|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七十八章 屠榜(中)

第四百七十八章 屠榜(中)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5 07:36  字數:3359

屠榜?

琅琊劍閣對於大多數琅琊宗弟子而言都是不陌生的存在,就算是蘇敗曾經也在琅琊劍閣中修鍊過,其內的幻境對於修鍊武技和磨練身法都有著極大的幫助。

而那琅琊劍閣排行榜更是無數琅琊宗弟子為之狂熱的存在,只要能上琅琊劍閣排行榜就能夠獲得琅琊劍閣的獎勵,蘇敗依稀記得自己在琅琊劍閣排行榜上位居第三百名。

「怎麼回事?」蘇敗眉頭皺了皺,他知道以談書墨的性子能露出這樣的神情,那就意味著琅琊劍閣確實出事情了。

「是大炎皇宗,皇玄夜正帶著大炎皇宗弟子正在衝擊琅琊劍閣排行榜,我們琅琊宗大多數弟子的名額都被他們給擠下去。」談書墨恨恨道。

「琅琊劍閣不是屬於我們琅琊宗的,怎麼大炎皇宗弟子也可以進去修行?」蘇敗側過頭,看向悲戀歌,後者也正皺著眉頭。

悲戀歌沉吟道:「劍域創建的時候,劍域二十五宗的大多數修行之地都是無條件的對其他宗門開放,我們琅琊宗的琅琊劍閣也是如此,只要其他宗弟子能夠付出一定的劍域貢獻點就能進琅琊劍閣修鍊…不過這麼久以來,各宗弟子都是在自己的宗門修行之地修鍊,並未到其他宗的修行之地修鍊。」

說到這裡,悲戀歌空洞的眸子中驟然有著寒意湧現,其語氣也漸漸變得凜冽起來:「顯然,皇玄夜這次帶大炎皇宗弟子來琅琊劍閣就是為了打臉。打我們琅琊宗的臉。」

「劍域現在不允許弟子爭鬥,特別是出了昨日那事情後,就連在外也不允許弟子爭鬥,而皇玄夜處心積慮來琅琊劍閣屠榜,顯然是為了針對你。」涵玄獄輕笑道。

「他要玩,那我就陪他玩玩。」蘇敗微皺的眉頭卻是舒展開來,嘴唇抿出一抹笑意,率先轉身躍下琅琊斗台。

悲戀歌和談書墨等人相望一眼,旋即緊隨蘇敗其後,留下四周那些發愣的諸宗弟子。不過他們很快便是回過神來。眼神有些戲虐的望著蘇敗離去的方向,然後飛快的跟上去,同時,

皇玄夜帶著大炎皇宗弟子在琅琊劍閣屠榜的消息。也是迅速的在劍域中散開。

「琅琊劍閣?」遠處的閣樓上。青年略微有些困惑道:「那是什麼地方?」

「類似於我們血琊的妖魂試煉塔。前段時間我曾去過,不過琅琊劍閣比起試煉塔還要難上數倍,聽說就連楚修傳奇都未能闖過琅琊劍塔九層…不過那也是當初的楚修傳奇。以楚修傳奇如今的實力要闖過劍塔九層應該不在話下。」洛靈解釋道,旋即望向青年,「師兄可有興趣前往琅琊劍閣?」

「終究只是一些小打小鬧而已,有這時間我還不如回去好好研究化血劍經。」青年緩緩收回目光,伸了個懶腰,旋即對著一旁的洛靈道:「對了,你昨日帶來的精血我已經煉化差不多,待會兒你來的時候別忘記再捎帶幾桶。」

……

琅琊劍閣。

往日里琅琊劍閣就是諸多琅琊宗弟子匯聚的修鍊之地,而近日的琅琊劍閣,幾乎是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蔓延至視線盡頭都是閃動的身影,那種喧雜的吵雜聲在這片區域瀰漫開來,震耳欲聾。

諸多琅琊宗弟子匯聚在這裡,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的望著那片佇立於雲霞中的石劍,其上閃現的字體璀璨奪目,顯得格外的刺耳,昔日這些石劍上顯現的名字都是他們琅琊宗弟子,然而現在大多數名字都被一些陌生的名字所取代。

「這就是你們琅琊宗引以為傲的琅琊劍閣排行榜嗎?原本以為這琅琊劍閣的試煉塔會有些難度,現在看來竟是只是些普通的試煉幻境而已,比起我大炎皇宗的九浮屠地獄塔相比還差了些檔次。」一名黑衣青年雙臂抱胸,目露冷笑的望著前方怒目相視的琅琊宗弟子,而在他身後,在站著許多大炎皇宗弟子,他們同樣是面含冷笑,眼神之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驕狂。

「就是感覺有些可惜劍域貢獻點,聽聞他們琅琊宗若是有弟子上琅琊劍閣排行榜,琅琊宗就會有所獎勵,而我們大伙兒都上榜了,這琅琊宗居然也沒拿出點獎勵來表示表示。」

「呵呵,師兄,琅琊宗沒把我們轟走就不錯了,還表示…我等還是少說幾句,安心等待皇玄夜師兄出來,也不知道皇玄夜師兄能否將榜首的的楚修傳奇給擠下去,如果擠下去的話,那時候琅琊宗這些傢伙的臉不知道會有多臭…」

聽著大炎皇宗弟子囂張的話語,琅琊宗弟子弟子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特別是有些火爆脾氣的弟子更是直接開口破罵道:「超越楚修師兄?這種話就算是你們大炎皇宗的石軒都不敢輕易說出來,他皇玄夜充其量只是個劍子而已,還想將楚修師兄踩在腳下。」

「是嗎?待到皇玄夜師兄將榜首位置佔據的時候,我倒那時你們是否還像現在這般嘴硬。」黑衣青年嗤笑道,他的目光遙遙落在遠處,那座高聳入雲的劍塔山,眼中露出些許期待。

「楚修師兄在琅琊劍閣排行榜上的積分都是數年以前的積分,他皇玄夜倒是好意思挑戰。」

而就在黑衣青年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一道噙著戲虐的笑聲頓時在天際處蕩漾開來,而後數十道身影浩浩蕩蕩,橫跨天際而來。

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琅琊宗弟子當下便是抬起頭,望著那道白衣身影時,臉上的陰沉瞬間蕩然無存,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立即回蕩在這片天地間,「是蘇敗領袖…還有悲戀歌領袖。」

凌空虛踏,蘇敗身形閃掠而至,他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