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七十七章 屠榜(上)

第四百七十七章 屠榜(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4 16:05  字數:3464

一指!

聽著蘇敗這平靜而又囂張的話語,悲戀歌眼神立即凝重起來,他知道以前者的性子能說出這樣的話語,那也就意味著他能夠做到,想到這,悲戀歌體內的真氣再次瘋狂的洶湧而出,而後他腳下的石塊也紛紛裂開,「兩位,看來我們只能動用前些日子準備用來對付的皇玄夜的那劍術,否則一指敗給這混蛋未免顯得太狼狽了。」

「嗯。」笑蒼生和涵玄獄兩人相望一眼,皆是重重點著頭,而後兩人便是迅速的向著左右兩側退去,這樣一來,三人便成三角之勢,將蘇敗包圍在其中,同時,一道道可怕的劍氣在三人的腳下撕裂而出。

咔!咔!

碎石迸濺,這些劍氣緊貼著地面向蘇敗暴射而來。

然而這些劍氣還未觸及蘇敗的剎那,一道清風就在蘇敗身側蕩漾開來,這些劍氣紛紛泯滅,蘇敗雙眸微眯,略微有些好奇的望著悲戀歌兩人,在他的感應中,悲戀歌三人的氣息近乎相互融合在一起,而後,一股可怕無比的劍氣風暴自三人身側蕩漾而現。

瞬息間,悲戀歌三人手中的劍器便是化作道道劍影在半空中揮舞著,划出一道道讓人無法捉摸的軌跡,而劍氣便自這些劍影中迸發而出,然後向著身側的劍氣風暴灌注而去,遠遠望去,這倒卷的風暴猶如扭動的巨龍。

唰!唰!唰!

頓時間,無數碎石迸濺,整座琅琊斗台劇烈的顫抖起來,其表面更是千瘡百孔。

而廣場上,不少人都說面露震驚之色,他們看的出悲戀歌三人正在全力施展某道劍術,其劍氣風暴上湧現的可怕力量讓他們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

就算是那洛靈劍子,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凝重的神情,「這道劍術不凡…居然能夠將三人的力量牽扯在一起。這樣一來,這道劍術的威力恐怕將超過先天境一重的承受範圍,甚至先天三重。」

「這是什麼劍術?」楚牧晴眸中泛起些許凝重,側過頭望向談書墨。顯然她也不知道涵玄獄什麼時候居然掌握了如此恐怖的劍術,而後者則是輕微一笑道:「三封獨龍陣劍術,這門劍術原本是悲戀歌領袖得自劍域之圖中的劍墓,品級已經達到四品武技級別,然而卻有個最大的缺陷,需要三人配合方才施展出來…在半月前,悲戀歌領袖慘敗於皇玄夜之後,他便開始研究這門劍術,因為我等的實力不夠,他只有邀請笑蒼生閣下和涵玄獄閣下。沒想到他們已經將這劍術掌握,這下蘇敗領袖要吃朽頭了。」

「三封獨龍陣劍術。」

三道低沉的冷喝聲在琅琊斗台上空徒然響起,轟鳴聲在這片天地間蕩漾開來,只見那三道如同實質的劍氣風暴在上空飛快的匯聚在一起,而後形成一道更加龐大的劍氣風暴。以一種撕裂天地般的威勢席捲而出。

其中,隱約可見到三道身影在風暴中閃現不斷,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這道劍氣風暴狠狠的向著下方的蘇敗籠罩而去,頓時,三道可怕的劍意。瘋狂的從半空中席捲開來。

嗡!

整座琅琊斗台不斷晃動著,好似隨時都會解體。

凜冽刺骨的勁風撲面而來,蘇敗一襲白衣獵獵作響,他整個身體在這道龐大的劍氣風暴前顯得格外的渺小,然而一股可怕無比的劍意卻在蘇敗身側蕩漾開來,猶如颶風般呼嘯在蘇敗的周身。帶起悠揚的劍吟聲。

而後,在那無數道目光中,蘇敗緩緩的伸出修長的手指,並指為劍,向著虛空按去。

「大荒劍囚指!」

隨著蘇敗手指的點出。整片天地間的靈氣彷彿都有種沸騰的跡象,虛無的天地中頓時蕩漾起道道漣漪,一道龐大的劍指在這些漣漪中撕裂而現,猶如一根擎天之柱般,帶起無盡的劍意,掠過半空,直接與那籠罩而來的劍氣風暴悍然撞在一起。

轟!

兩者相撞的剎那,天地彷彿在此時都安靜下來,而後震耳欲聾的轟鳴便是在眾人耳旁瘋狂的響起,距琅琊斗台最近的修行者紛紛捂著雙耳,神情駭然的望著這一幕,可怕的劍氣餘波在半空中橫掃而出,這些人措手不及下直接被掀翻身子。

呼tt!

唯寂劍意縈繞在劍指周圍,整道劍指看上去如同鋒芒畢露的利劍,一舉將這道劍氣風暴撕裂開來,不過在劍氣風暴的衝擊下,整道巨指也是迅速的暗淡下來,道道裂痕在其上蔓延,不過這道巨指在轟開劍氣風暴中,依舊是轟在悲戀歌三人身上。

砰!砰!砰!

沉悶的撞擊聲在半空中響起,悲戀歌三人承受這道巨指的轟擊後,身上縈繞的真氣幾乎潰散,體內血氣狂涌,殷紅的鮮血自口中狂噴而出,而後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搖椅晃的向著下方的琅琊斗台墜去。

同時,巨指也是崩潰開來,再次化作風暴在這片天地間橫掃開來,使得琅琊斗台附近的修行者不得不再次朝後退去,待到這風暴消散時,眾人方才發現,這座琅琊斗台此時已是溝壑縱橫,一道道巨大的劍痕如蜘蛛網般蔓延開來,佔據整座琅琊斗台。

而在這溝壑縱橫的斗台正中央處,一道白衣身影傲然而立。

望著這道身軀如槍的身影,而後又望著前方半跪在地的三道身影,全場死寂,誰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束,這一幕,就算斷定蘇敗在十回合能夠擊敗悲戀歌三人的青年,他臉龐上也是湧現出一抹驚訝。

「你這傢伙未免也太變態了,才半年而已,就強到這種地步,竟是在未動用劍陣的情況下就擊潰我等好不容易施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