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七十六章 新老霸主交鋒

第四百七十六章 新老霸主交鋒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4 02:30  字數:3500

悲戀歌!

涵玄獄!

笑蒼生!

這三人在蘇敗未崛起的時代中註定是最璀璨的存在,比如悲戀歌,昔日琅琊宗琅琊七閣的第一人,更是雄踞琅琊劍閣前十的存在,甚至宗內有強者將悲戀閣比喻成最接近楚修的人,而涵玄獄和笑蒼生兩人在宗門中的地位如同悲戀歌。

同時,這三人還是被劍域王者評為劍域二十五劍子,由此可知這三人的實力有多恐怖。

然而在先前,這三人竟是向蘇敗發出邀戰。

這一則消息幾乎在短短的數分鐘內傳遍了整個劍域,所有人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是愣了起來,甚至有些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因為這邀戰並非是單對單,而是悲戀歌三人聯手對付蘇敗,儘管後者在昨日表現出不凡的實力,但也不足以引起三名劍子如此重視……

一時間,無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起,而後一道道身影自各宗中暴掠而出,他們的方向幾乎一致,那便是琅琊宗的琅琊斗台,往日里琅琊斗台是琅琊宗弟子互相比斗的場合,如今自然成為悲戀歌等人腰戰的地方。

雖值清晨,然琅琊斗台卻顯得極為熱鬧,那片遼闊的琅琊斗台四周,儘是黑壓壓的人頭,人聲鼎沸,顯然這些人都是聞訊而來的諸宗弟子。

無數道好奇的目光投射在琅琊斗台上的數道身影上,不過大多數目光還是停留在那道白衣身影上,後者站在零碎的陽光中,看似消瘦單薄的身影卻給人一種優雅如仙的感覺,特別是後者臉龐上那噙著的燦爛笑意,讓不少女子眸中秋波流轉。

「他就是蘇敗嗎?長的倒是很好看,難怪能夠讓滄月劍子念念不忘。」

「何止長的不錯,就連實力也是恐怖的可怕,難道昨日你們沒聽聞要塞那邊發生的事情嗎?」

素紅塵站在琅琊斗台四周那凸起的石台上。一襲紅色衣裙迎風而搖曳,那圓潤修長的**在紅裙中若隱若現,使得兩側的諸宗弟子紛紛投來狂熱的目光,而前者好似渾然未覺。目光帶著些許複雜望向場中那道白衣身影。

「師姐,你別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一旁,蘇暖拉扯著素紅塵的衣袖,其目光卻是直直盯著場中那道白衣身影。

「死小暖胡說些什麼。」素紅塵俏臉上掠過一抹緋紅,而後瞪了蘇暖一眼,「不過小暖,你說蘇敗領袖他能不能接下悲戀歌領袖他們的攻勢,儘管蘇敗領袖昨日展現出的實力不俗,不過悲戀歌領袖他們也不是吃素的…」

「肯定會啊!」蘇暖想都沒想道。

「為什麼?」素紅塵詫異的轉過頭。好似等待蘇暖接下來的見解。

蘇暖彷彿沒有注意到素紅塵轉過頭來,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中那道身影,道:「因為這些人中,蘇敗領袖長的最好看啊。」

與此同時,在琅琊斗台西北方位的一座閣樓上。兩道身影緩緩而現,瞬間就有一股刺鼻無比的血腥味瀰漫開來,為首的那名青年顯得格外的邋遢,長發雜亂無章的披在雙肩,然而他眼神卻是格外的清明。

青年泛著猩紅的眼瞳,一動未動的盯著下方的琅琊斗台,「那名穿白衣的少年就是蘇敗嗎?」

「嗯。就是他。」迎著青年望向去的方向,洛靈微微點頭。

「還不錯,就不知道像不像師尊所說的那般優秀。」青年輕笑道。

洛靈雙眸虛眯,目光迅速的掃過場中的其餘三道身影,側過沖著青年問道:「繁銘師兄覺得這蘇敗能否擊敗悲戀歌這三人?悲戀歌、笑蒼生、涵玄獄這些人的修為雖然只有先天境一重而已,然而三人手中掌握的手段倒是不少。就算遇上麒墨那些人也不遜色。」

青年微微搖頭,輕聲道:「十回合。」

「師兄你是指蘇敗能夠在十回合內擊敗悲戀歌三人?在修為相差無及的情況下,就算蘇敗領悟著不凡的劍意,然而要在十回合內擊敗悲戀歌三人,未免有些困難吧。」洛靈神情一怔。旋即好似想起了什麼,繼續道:「不過聽師尊說,蘇敗在劍陣上也有著不凡的造詣,他若是動用劍陣的話,或許在十回合內還有可能擊敗悲戀歌三人。」

青年再次搖頭,輕笑道:「不,我所指的是他不動用劍陣的情況下。」

「這可能嗎?」洛靈怔怔道。

全場的目光,此時顯然都是匯聚在琅琊斗台上的四道身影上,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不過對於這些目光,蘇敗等人視若未堵,蘇敗眼神平靜的望著前方一字站在的身影,磅礴的氣息波動在這三道身影上瀰漫開來,悲戀歌三人就靜靜的站在琅琊斗台上,然而他們腳下的石台都微微有些凹陷下來,可怕的力量在他們體內蕩漾出來,使得這方區域的空氣都是劇烈的鼓盪起來。

「沒想到弄出如此之大的動靜,如果在眾目睽睽之下挨揍的話,那臉可丟大了。」涵玄獄目光掠過四周那涌動的身影,其手掌朝著虛空中一握,一柄古樸長劍便是被他握在手中,他隨意的揮動著長劍,竟是有種淡淡的雷鳴上響起,而後他體內的真氣便是狂涌而出,縈繞在長劍兩側,居然化作電蛇遊走,「所以,得更需要擊敗你了。」

「的確,你我好歹也是各宗的翹楚,而如今在三打一的情況下都輸給蘇敗的話,回宗之後非得被宗內弟子鄙視一輩子。」笑蒼生嘴角難得泛起一抹笑意,他寬大的手掌也是一握,兩柄泛著暗血色的短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體內雄渾的真氣如潮水般湧出。

悲戀歌雖然沒有出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