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七十四章 暗流涌動

第四百七十四章 暗流涌動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3 06:04  字數:3437

大炎皇宗。

一座氣勢恢宏的古殿內。

數道身影猶如雕塑般矗立在古殿中,一動未動,這些身影身上都是瀰漫著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使得整座古殿內的空氣都停止流轉,壓抑無比。

冰魁面色陰沉的坐在最右側的位置上,他雙目微閉,但那瀰漫開來的殺意卻是使得整座古殿內的溫度徒然下降好幾度,誰都能看的出,冰魁此時心中充斥著無盡的怒火。

「那琅琊宗蘇敗倒是了得,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績,若是任他成長下去的話,今後註定又是一傳奇的存在,冰魁宗主你們宗的劉峰和劉洋敗在他手中倒是不冤……呵呵。」一道爽朗的笑聲徒然響起,打破古殿內的死寂。

冰魁雙眸猛的睜開,陰冷的望向出聲的中年人,冷聲道:「哼,離涯你少在這裡幸災樂禍,被廢的又不是你們劍罰的人…媽的,那小混蛋下手還真狠,我冰炎劍宗好不容易出了兩個好苗子,就這樣被那小混蛋給廢了。」

「離涯這傢伙就是站著不腰疼。冰魁宗主你也沒必要為這事情耿耿於懷,畢竟琅琊宗再怎麼蹦躂也沒多長的時間了。」又是一道輕笑聲在殿中響起。

聽到這句話,冰魁的臉色方才有所好轉,目光微轉,望向坐在首位的皇訾炎,輕聲道:「那邊,有何消息傳來,能不能按照原地的計劃執行?」

皇訾炎微閉著雙眸,好似察覺到冰魁的目光。緩緩睜開雙眼,淡漠的眸子中有著讓人遍體生寒的冷光掠過。淡淡道:「那邊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我們這邊的消息,你們宗內的傳送劍陣建造的如何?」

「雖然中途出了些差錯,不過在劍域大比前能夠完成。」冰魁應道。

「這些傳送劍陣關係著此次計劃能否成功,還望諸位要重視。」聞言,皇訾炎眉頭微微一皺。

「不過皇訾炎宗主,我們這麼做會不會太殘忍了,畢竟劍域待我等不薄。一旦我們這麼做的話,那麼整個劍域算是毀之一旦。」先前出聲的那名中年人,神情略微有些遲疑道。

「呵呵,不就是覆滅些宗門而已,算什麼殘忍?再說我等也不是覆滅劍域,而是為劍域尋一更好的發展,到時候劍域在皇訾炎宗主的領導下。我相信劍域會迎來嶄新的時代,況且得到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扶持,我們諸宗的實力也會得到飛躍的提高。」冰魁嗤笑道。

「對,冰魁宗主說的對,我們這是在拯救劍域,而非覆滅劍域。」先前出聲的中年人也是輕笑起來。緩緩道。

「到時候,在場的諸位就是新劍域最大的功臣,昔日皇某應諾諸位的一切都會一一實現。」

皇訾炎臉龐上也是扯出一抹淡笑,語氣卻徒然變得凜冽起來,「血琊、天羅宗、庄夢閣、百尺宗…接觸這些宗門的人可帶回什麼消息?」

「天羅宗、庄夢閣、百尺宗沒有什麼反應。顯然還保持中立態度,而血琊和靈域那些高層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不過到他們宗內的弟子和我們宗門弟子的交流倒是日漸頻繁,顯然是要與我們交好。」冰魁輕笑道,「這些人倒也精明,懂得看清楚局勢,到時,這些人應該會站在我們這邊。」

「庄夢閣和百尺宗原本就是荒琊州的勢力,加上鳳歌書院的原因,他們是不會站在我等這方,至於天羅宗的話,如果可能的話還是盡量拉攏,畢竟天羅宗也有一名王者的存在,不過若是對方繼續不知好歹的話,到時候也修怪我等心狠手辣。」皇訾炎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的笑容,

旋即揮揮手道:「還有,劍域大比之期將至,諸位這段時間內若是無重要時期的話就不要互相碰頭,免得引起楚歌那些人的猜疑。」

聞言,在場之人紛紛起身對著皇訾炎行禮,旋即身形便是緩緩退出大殿。

隨著眾人的退出,整座古殿再次安靜下來,皇訾炎目光轉向下方的皇玄夜,後者正閉著雙眸,淡淡的天地靈氣正縈繞在身側,顯然正在修鍊。

皇訾炎微微點頭,眼中掠過一抹欣慰,開口道:「這一次的劍域大比,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聞言,皇玄夜緩緩睜開雙眼,漆黑的雙眸中閃掠出兩道刺目的劍光,而後迎上皇訾炎的目光,輕笑道:「從小到大,我可曾讓父親失望過?放眼整個劍域,能夠威脅到我的也只有末浩日,而我如今已覺醒自身血脈,動用血脈神通道紋的話,輕而易舉就可以擊敗末浩日,呵呵,這次的劍域大比第一,非我莫屬。」

知子莫若父,皇訾炎知道皇玄夜能說出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他有絕對的把握,不過當想白日所見到的那名白衣少年時,他的眼神微微一凝,「有信心固然是好事,不過也不能太大意,免得陰溝裡翻船,今日你師弟麒墨就是個教訓。」

「嗯。」皇玄夜心中略微有些不以為然,不過表面上還是一副受教的神情,「父親,若是計劃成功的話,庄夢閣的下場是不是和琅琊宗一樣?」

「嗯,庄夢閣畢竟是荒琊州的勢力,加上鳳歌書院的存在,很難拉攏過來,怎麼,你難不成還真看上庄夢閣那妮子?」皇訾炎眉頭微微一皺,沉聲道:「當初是為了拉攏庄夢閣,我才囑咐你追那滄月,而如今已經沒有必要了。」

「看上倒是說不上,不過男人對於拒絕自己的女人總有種莫名的佔有慾。」皇玄夜搖著頭輕聲道,「再者,那女人確實不錯,先不說那姿色,單單她體內的血脈就有資格成為我的女人,難道父親不願看見我的後代中出現雙血脈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