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六十八章 橫掃(下)

第四百六十八章 橫掃(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0 03:27  字數:3515

「這就是所謂的劍子嗎?也不過如此,弱。」

蘇敗的聲音固然有些低沉,然而以麒墨的實力又豈會聽不見,其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雄渾的真氣在他的雙拳處瘋狂的匯聚著,而後攜帶著極具壓迫的勁風,狠狠的對著蘇敗的臉龐砸來,「半年前不過半步天罡的傢伙也敢如此囂張,哼!」

可怕的勁風撲面而來,蘇敗平靜的望著這漫天而落的拳影,眼神也漸漸凜冽下來,他清楚的知道在這條街道中有著不少因為滄月而對心懷敵意的人,他今後若是想杜絕這些麻煩,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之震懾,而所謂的震懾就是以最震撼的方式擊敗眼前的麒墨。

想到這,蘇敗再也不收斂自身的氣息,他體內那沉寂的唯我劍氣在此刻竟是有種沸騰的跡象,而後一股雄渾無比的氣息猛然自體內席捲而出,如同風暴般橫掃而出,這種足以媲美先天一重巔峰的氣息波動頓時引起無數人臉色劇變。

「是先天境,這蘇敗他居然是先天境的修為。」

「先天境又如何?別忘記麒墨劍子如今是先天二重的修為。」

「難道你忘記麒墨劍子先前說這蘇敗在半年前不過是半步天罡,而如今是先天境。」

竊竊私語聲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無數人錯愕的望著蘇敗的背影。特別是涵玄獄和笑蒼生,兩人神情如同見鬼一般。他們比誰都清楚蘇敗半年前的修為。

「現在我可有囂張的資格?」帶著些許森冷的聲音擴散開來,蘇敗腳掌猛然一踏地板,整個身形騰躍而起,平靜的注視那在眼中迅速放大的拳影,也是雙拳緊握,體內唯我劍氣奔騰,一拳轟出,攜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力量。狠狠的轟向麒墨的拳頭上。

鐺!

刺耳的金鐵相交聲立即響徹而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在二者間蕩漾而出,在蘇敗這隨意一拳的轟擊下,麒墨臉色頓時慘白起來,其身形搖搖晃晃的朝後退去,驚疑不定的望著近在只咫的蘇敗,只有親自接觸後。他才知道這道單薄的身影內隱藏著多麼可怕的力量。

一旁的劉洋和劉峰等人見到麒墨在硬碰中竟是被蘇敗一拳所擊退,眼中皆是露出些許訝然,就算蘇敗是先天一重的修為,怎麼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戰鬥力?

咔!咔!

一拳擊退麒墨後,蘇敗緊握的手掌徒然舒展開來,並指為劍。狂暴無比的劍氣在他的指尖瘋狂的凝聚著,而後其手指好似化成鋒芒無鑄的利劍,帶著一股撕裂山嶽般的可怕之勢,快若閃電般的向著後退的麒墨衝去。

璀璨的劍芒閃現不定,猛然浮現在麒墨的眼前。那劍指上涌動的劍氣使得所過區域都是掀起道道漣漪,麒墨眼瞳頓時一縮。慘白的臉龐上湧現出一抹濃濃的忌憚,他看的出蘇敗這一劍指雖然簡單,顯然只是二品武技而已,然而其掌握程度已至爐火純青的地步。

麒墨手腕上的芥納鐲上有著光芒閃現,而後兩柄三尺左右,由墨色玄鐵打造而成的長劍,瞬息間便是被他緊握在手中,握住長劍的剎那,麒墨身上瀰漫的氣息越發凌厲,他後退的身形猛然止住,低吼一聲便是向著前方衝去。

唰!唰!

兩道極端凌厲恐怖的劍氣在長劍上蔓延而出,麒墨手中雙劍立即撕裂出道道森然的劍影,這些劍影快若閃電般的匯聚在一起,而後便是化作一道足足有丈長的十字架,這十架的兩端皆是幽暗的劍影。

望著那撕裂空氣而出的十字架劍影,白帝和素紅塵等人面色都是湧現出一抹凝重之色,如此攻勢,就算是先天境一重巔峰的修行者也只能暫避其鋒芒,而蘇敗卻徒手衝上去。

「裂宇之劍。」麒墨面色猙獰,雙手同時揮落,這道十字架劍影便是撕裂空氣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重重的與蘇敗的身影轟然相撞在一起。

剎那間,如同風暴般的劍氣,在這街道上空狂暴的肆虐開來,將四周矗立的劍閣樓宇處盡有劍痕顯現,縱橫交錯,甚至有些劍閣螻蟻直接倒塌,原本站在其上的修行者,也是連忙倉皇的退避開來,深怕被這些劍氣所波及。

巨大的十字劍影如同天塹般擋在蘇敗的正前方,他的手指正點落在其上,盯著其劍影上涌動的可怕力量,蘇敗眼神漸漸凜冽下來,而後,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在他的指尖迸發而出,這抹氣息是劍意的氣息。

「給我破!」蘇敗的聲音凜冽如刀鋒,乍現的劍意將這道劍影籠罩住,而後,這巨大的十字劍影,頓時咔咔聲作響碎裂開來,可怕的劍意攜帶著萬千劍氣,向著麒墨鋪天蓋地的掠去。

「不就是劍意嗎?」見十字劍影崩裂,麒墨眼瞳猛地一縮,而後眼中再次浮現出些許猙獰,只見一股同樣凌厲無比的氣息在他的雙劍出瀰漫而出,「劍意,我也有!」

唰!

麒墨的身形再次化作劍光暴掠而來,手中長劍幾乎同時向著蘇敗的脖頸和胸脯暴刺而去,擊潰那席捲而來的劍氣,其上的鋒芒直指蘇敗的腦門。

「又是劍意傳承台上的劍意……」蘇敗盯著那兩道破空而來的長劍,其嘴角處泛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其剛剛垂落的劍指再次晃起,最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閃電般的向著虛無的天地點去。

見蘇敗想徒手接下自己這一劍,麒墨慘白的面龐上立即泛起一抹猙獰,手中長劍刺出的速度再次暴漲。只是讓他有些錯愕的是,無論他這長劍刺出的速度有多快。對方劍指點落的位置剛剛好是自己長劍所刺出的軌跡,好似從剛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