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五十六章 抵達

第四百五十六章 抵達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01 03:48  字數:2973

一望無際的蔚藍天際中,突然間有著尖銳的破風聲響起,旋即在那厚重的雲層間,三道龐然陰影撕裂雲層而出,高亢的啼鳴聲在這片天際蕩漾開來,鋒利如劍的雙翼好似劃破天際,呼嘯而過。

斑駁的陽光照落在青血巨鷹那龐大的軀體上,青色鱗片折射出刺目的光芒。

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正靜靜的盤坐在青血巨鷹背上,淡淡凌厲的劍氣在他的周身蕩漾而現,這些劍氣竟是將迎面而來的狂風撕裂開來,他的身形巍然如岳,一動未動。

「瑤鑰師妹,這傢伙是誰?看其樣子,他應該不是我們天羅宗弟子吧。」

青血巨鷹上,那名叫做陽軍的青年雙臂抱在胸前,目光帶著些許詫異的望著蘇敗。

這青血巨鷹身上的鱗片光滑無比,加上前方吹刮而來的狂風極為可怕,普通修行者坐在青血巨鷹上都是微微顫顫,心驚膽跳,深怕控制不住自身平衡,掉下青血巨鷹,而後者居然坐在這青血巨鷹上修鍊起來,這等魄力以及手段讓青年略微有些佩服。

「琅琊宗的弟子,在半途中遇見就捎帶上。」王瑤鑰明媚如陽光的目光緩緩落在蘇敗身上,在斑駁陽光的映襯下,後者那張白皙的面容看起來更加的出塵。

「琅琊宗的弟子?」陽軍眼中立即浮現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搖頭輕嘆一聲。

「怎麼了?」王瑤鑰柳眉微蹙。

陽軍目光在蘇敗身上緩緩收回,側過頭沖著王瑤鑰低語道:「數日前,童寸師兄從宗內來晚歌郡,在他口中我可是聽聞了不少最近關於琅琊宗的事情,琅琊宗弟子如今的處境可不怎麼好。」

「大炎皇宗那些傢伙現在難道還在挑事?我走時,劍域諸宗不是曾下令諸宗弟子不準在大比這段時間內在劍域內挑事,大炎皇宗那些人往日里行事再怎麼霸道,恐也不敢頂風作案吧。」王瑤鑰輕聲道,「除非那些挑事的人是不想參加這次的劍域大比……」

「凡事都有漏洞。劍域雖然禁令弟子不準在劍域中挑事,然而卻沒有禁令在劍域外可以不挑事?」陽軍撇嘴道,「大炎皇宗對於欺負琅琊宗弟子的事情還真是孜孜不倦,居然還特意跑到劍域外去圍堵那些外出執行任務的琅琊宗弟子。」

「確實有些喪心病狂了……那琅琊宗的高層沒有表態?還有悲戀歌劍子,他難道咽的下這口氣?」

王瑤鑰柳眉蹙的更深,眼角的餘光卻是掃過蘇敗的側臉,她注意到。那如刀削般的臉頰上隱約間有著凜冽的寒意顯現。

「這畢竟是弟子間的恩怨,琅琊宗高層總不能拉下身份來教訓大炎皇宗那些傢伙。呵,作為琅琊宗唯一在劍域中的劍子,悲戀歌自然是替琅琊宗弟子出面。」說到這裡,陽軍嘴角處泛起一抹頗為遺憾的笑容,「可惜。大炎皇宗那些傢伙可是時刻等著悲戀歌出面,悲戀歌他一出手,皇玄夜那傢伙自然不會當做沒看見。於是,這兩人就此交上手,可惜,悲戀歌劍子的實力還是稍弱一些……」

「那一戰,不僅僅悲戀歌臉面掃地。就算是琅琊宗的臉面也是蕩然無存。現在,琅琊宗弟子見到大炎皇宗那些傢伙都是遠遠的避開,繞著走。」說到這裡,陽軍幾乎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就算此時陽光明媚,然而他卻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

而讓陽軍感到刺骨的寒意赫然是來自前方的那道白衣身影,只見蘇敗的雙眸微微抖動,旋即緩緩睜開。深邃如星空的眸子中有著凜冽的寒意涌動,就算陽光也在這道目光前失去了溫度。

轉過身,蘇敗望向陽軍,輕聲道:「悲戀歌敗了?」

「嗯!」迎上這道目光,陽軍全身不由緊繃起來,「還有素紅塵以及白帝,這些琅琊宗的翹楚都是盡數敗在大炎皇宗那些人手中。」

聽著這些熟悉的名字。蘇敗臉上卻是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輕聲喃喃道:「看起來這段時間,大伙兒的日子還真不好過。」

「唉,現在你們琅琊宗大多數弟子都在盼望著楚修傳奇、空劍子、逆沐風劍子等人的回來。這些人一旦從鳳歌書院回來。大炎皇宗等諸宗弟子也不敢如此明目張胆的挑事。」陽軍輕聲嘆道,在他看來,劍域二十五宗應該同氣連枝,又何必如此內鬥,有這精力浪費在這方面,還不如好好修鍊。

聞言,王瑤鑰那緊蹙的柳眉卻是徒然舒展開來,美目的轉向蘇敗,俏麗的嘴角揚起一抹炫目的笑意,道:「皇玄夜那些傢伙能夠繼續蹦躂的時間不長了。」

「確實,一旦劍域大比結束,以皇玄夜這些人的實力肯定是會被安排去鳳歌書院,到時候,他若想繼續挑事的話,也要掂量下自己能否惹得起楚修傳奇。」陽軍有些幸災樂禍道。

「劍域大比。」蘇敗目光轉向王瑤鑰,眼中帶著些許詢問。

「就是劍域二十五宗年輕代弟子間的比斗,說是為了激勵年輕代弟子而舉行的。每個宗門都會派出百餘名弟子參與這次大比,凡是在這次大比中表現優異的不僅僅能夠得到劍域的獎勵,同時還會被安排去鳳歌書院修鍊。」王瑤鑰輕聲應道,「同時這也算是劍域二十五宗內年輕代弟子的第一次交鋒,這次前來海域獵殺凶獸也就是為了這次劍域大比而準備。」

「沒想到剛剛回來就遇上這樣的盛事。」蘇敗點點頭,重新坐回位置修鍊起來。

「瑤鑰師妹,這傢伙到底是誰?為何單單一個眼神竟是給我一種如同凶獸般的感覺?」直至蘇敗重新修鍊時,陽軍方才察覺到那股刺骨的寒意有所消散,隨手擦拭掉額頭上的汗珠。

聞言,王瑤鑰神情略微有些猶豫,旋即還是開口道:「蘇敗!」

「蘇敗?就是那個讓滄月劍子念念不忘的天樞閣領袖蘇敗?琅琊宗的那些傢伙不是說蘇敗已經去世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陽軍接連吐出幾個疑問。

「具體緣由我也不知道。」王瑤鑰搖著頭道。

「不過這傢伙長的倒是挺好看的,難怪能夠讓滄月劍子那般惦記,甚至無視末浩日和皇玄夜的追求。」陽軍輕聲喃喃道,其眸子中卻是浮現出些許擔憂,「不過要是讓那群傢伙知道蘇敗尚在的消息,他今後的日子註定要不平靜了……」

時間在枯燥的飛行中流逝,這次的飛行足足持續了兩日的時間,幸好中途沒有遭遇到其他事情,待到第三日天色漸漸明了,破曉的曙光碟機散天地間殘留的夜幕時,那座座氣勢恢宏的萬壑群峰在地平線的盡頭顯現。

「已經到了劍域的邊緣地帶,再過片刻就能抵達劍域。」王瑤鑰的聲音在蘇敗耳旁響起,蘇敗雙眸睜開,目光投向這些被雲霧所掩蓋的群峰,在那裡,一座座龐大的讓人咂舌的劍殿顯現,蘇敗依稀記得,昔日這些劍峰上只有起伏的蒼莽林海,顯然,這些劍峰已經成為劍域二十五宗的宗門所在地。

「這便是劍域嗎?簡直煥然一新,這些宗門的底蘊看來都不弱於琅琊宗。」相隔甚遠,蘇敗卻在這些模糊的輪廓間,察覺到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彷彿有著無數凶獸蟄伏在萬壑群峰間,

同時,蘇敗起身,即使他站在青血巨鷹的背上,但也難以一眼將這萬壑群峰盡數收入眼底,由此可知劍域如今的範圍有多大,甚至琅琊宗昔日的宗域都已經被歸併於其中。

「在劍域有專門的妖禽停留所,待會兒青血巨鷹就會停留在那裡,那時候,蘇敗閣下你就可以通過停留所內的短程傳送陣,前往你們琅琊宗。」站在青血巨鷹頭顱上的陽軍,轉過身沖著蘇敗道,同時他的手已按落在青血巨鷹的頭顱上,青血巨鷹頓時發出一聲高亢的啼鳴聲,向著下方的群山萬壑俯衝而去。

「嗯!」蘇敗點點頭,抬頭目光帶著些許懷念的望向眼前這蔚藍的天際,那數張熟悉的面容在他腦海中緩緩顯現,「琅琊宗,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