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五十一章 秒殺

第四百五十一章 秒殺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6-27 22:35  字數:2887

靜!

天地在此刻好似歸於死寂,轟鳴聲在方君涯耳旁中盡數消散,他的臉上有著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湧現出來,目光如同見鬼般的盯著青幽冥船,那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

在這半年以來,方君涯始終難以忘卻那一道身影,在氣勢恢宏的劍台上,一道優雅如仙的身影負手而立,那漫天的雨水如同劍器般向著他朝拜,那在他眼中看似遙不可及的萬千劍意在他面前低鳴。

方君涯原本以為,這道身影已經被他從腦海中徹底剔除乾淨,然而再次目睹這道身影的時候,昔日那一幕再次在他腦海中顯現出來,如同刀鋒般凌厲的畫面讓方君涯的臉上的笑意漸漸凝固住,其後化作瘋狂的聲音咆哮而起:「這怎麼可能?你不是死在那鬼地方……還有周陽他怎麼會讓你走出那鬼地方。」

看著神情有些瘋狂的方君涯,慕錢和王瑤鑰兩人臉色都是一變,當他們目光順著方君涯的臉色望去時,眼中皆是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看其樣子,這方君涯好似認識蘇敗?

青幽冥船上,蘇敗也是緩緩抬起頭,那閃爍著寒意的雙目望著滿臉難以置信的方君涯,緩緩道:「這還用說,宰了那幾人我自然就能夠走出那鬼地方。嘖嘖,我才走出那地方不久就遇見方老狗你,這天公還真是作美……」

「天公確實作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方君涯臉龐上再次泛起猙獰的笑容,他握住巨刀的手因為興奮而微微顫抖著,「沒想到老天會給我這麼一個機會,楚歌你當年給予我的痛苦和恥辱,今日我就用你們琅琊宗第一天才的血來洗刷……一旦你知曉他未死在那鬼地方,反而是走出那鬼地方,死在我手裡,那時。你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琅琊宗!

慕錢和王瑤鑰神情皆是一震,眼神古怪的盯著蘇敗,葉晨閣下是琅琊宗弟子?

「不對,琅琊宗年輕代中最出色的弟子在劍域二十五宗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無論是那被稱為傳奇弟子的楚修,還是被稱為劍域二十五子的悲戀歌,按照方君涯所言。葉晨閣下若是琅琊宗弟子,那為我在劍域中未曾聽過,也未曾聽姐提起過。」

王瑤鑰黛眉微微一蹙,她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蘇敗的身影,無論是前者那先天境的修為。還是那領悟的劍意都展現出前者妖孽的天賦,琅琊宗中若真有這樣的弟子,如今又豈會被大炎皇宗給壓制著,任由皇玄夜騎在琅琊七閣的頭上?

「如果這葉晨閣下真的是琅琊宗弟子,那劍域二十五子恐怕還要增加一人,甚至過幾年,葉晨閣下還有機會得到傳奇弟子的稱呼。」慕錢神色變化不定。「不過,前提是要度過今日這一劫,就算我和葉晨閣下聯手,也只能勉強擋住這修羅劍方君涯……可惜,我若是煉化那些精血,我也能突破瓶頸,踏入先天四重,到時聯手。甚至有機會斬殺方君涯。」

就在王瑤鑰和慕錢兩人心中掀起轟然**的時候,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在青幽冥船上響起:

「當初你尚且不能宰了我,更何況是現在。」

蘇敗臉上也是泛起燦爛的笑意,他的腳輕輕向著前方一邁,虛空一踏,迎著前方這股雄渾如洪的氣息,一步步的向著上空的方君涯走去。「嘖嘖,方老狗你以往看起來雖然不像樣,不過至少像個人,如今怎麼變成如此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呢?」

「小小年紀心計倒是不錯,可惜方某豈是那種因為一言兩語就被激怒的人。」

「小子,當初是有雲太虛等人在,你才逃過一劫,而今日,我倒憑藉天羅宗的這些廢物,你還能如何逃過今日這一劫。」方君涯雖然口口聲聲說不在乎蘇敗話語中的譏諷,然而他的眼神卻是因為蘇敗這一句話而徹底陰沉下來,在其身體內,真氣鋪天蓋地的瀰漫開來,使得這方區域劇烈的震動著,發出嗚嗚的響聲。

天羅宗的廢物。

慕錢和王瑤鑰臉色皆是微沉,特別是王瑤鑰,她雖然在劍域中沒有得到劍域二十五子的稱呼,不過往日里也曾得到諸多前輩的讚譽。

「慕錢長老,你和葉晨閣下兩人一起出手對付方君涯,至於其他人就交給我等。」王瑤鑰緊握著手中的長劍,蓮步輕抬間,凌厲的劍意便自劍上瀰漫開來。

「呵,這方老狗由我一個人就可以,慕錢前輩以及王瑤鑰閣下你們幫我攔住其他刀劍閣弟子就可以……」

而就在王瑤鑰邁出數步的剎那,一道噙著些許笑意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緊接著蘇敗的身影便已顯現而出,那雙凜冽如刀鋒般的眸子正平靜的注視著方君涯,輕笑道:「逃?抱歉,以你先天四重的修為還不足以讓我產生這個念頭。」

話落的剎那,蘇便便是抬步朝著方君涯的走去,就算前方的氣息如怒浪般狂涌,蘇敗的步伐始終微變,沉穩。

「真是大言不慚的傢伙,不要方長老出手,我李雲聰一人就可以解決你……」一側的刀疤男子見到蘇敗走來,他腳尖一點,手中鋒利的長刀便是以一種極為狠辣的姿態怒斬而出,帶起鋪天蓋地般的刀光,如同洪水般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之處席捲而去。

唰!唰!

後方的王瑤鑰等人見到這一刀,面色皆是輕微一變,這刀式簡單無比,然而卻是變化無窮,其內蘊含的可怕力量更是將這方區域涌動的空氣撕裂開來。

然而,面對刀疤男子這恐怖的一刀,蘇敗的步伐始終那般從容,眼皮微抬,一股雄渾無比的力量在他體內洶湧而出,這股氣息波動絲毫不亞於刀疤男子身上瀰漫的氣息。

唰!

凌厲的劍氣在蘇敗的指尖涌動,蘇敗雙指並曲,如同鋒利的劍器般直刺而出,竟是向眼前這些刀光點去。

「先天境!」一旁正在觀望的方君涯臉色劇變,目光如同見鬼般盯著蘇敗體外洶湧而現的力量,下意識出聲道:「李雲聰,退!」

只是刀疤男子見到蘇敗竟是想徒手接下自己這一刀時,他的刀式便是完全展開,眼瞳中湧現出些許猙獰和譏諷,刀鋒微轉,道道刀光盡數落在蘇敗的劍指上,頓時金鐵聲響徹,但絲毫未在蘇敗的劍指上留下絲毫的傷痕。

「就這點本事也敢出來丟人,給我破!」蘇敗緩緩抬起頭,那閃爍著寒意的雙目正平靜的注視著刀疤男子,可怕無比的劍意暴涌而出,勢如破竹,摧枯拉朽般撕裂這些刀光,狠狠的點落在下墜的長刀處。

鐺!

就在接觸的瞬間,蘇敗指尖涌動的劍氣猶如山洪般洶湧而出,其內更是攜帶著可怕的劍意,轟的一聲,竟然順著刀疤男子手中的長刀,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狠狠的轟向刀疤男子的胸脯。

砰!

只聞一道低沉的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刀疤男子那衝來的身影就已極為狼狽的倒飛而出,猩紅的鮮血正噴洒而出,刀疤男子的氣息也是急速的萎靡下來。

「死了?」王瑤鑰望著刀疤男子下墜的身體,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她竟是察覺到刀疤男子的氣息已經若有若無,直至消散,顯然這刀疤男子已經死了不能再死。

比起王瑤鑰的錯愕,大多數刀劍閣弟子都是面面相覷,甚至忍不住倒吸口冷氣,雲聰長老在他們刀劍閣中實力雖算不上佼佼者,但後者畢竟是先天境修行者,才短短的瞬息,居然被蘇敗給秒殺。

「方老狗,接下來該輪到你了。」蘇敗側過頭,對著滿臉凝重的方君涯露出燦爛的笑容,其噙著些許笑意的聲音緩緩蕩漾開來,響徹這方海域……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