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五十章 方君涯

第四百五十章 方君涯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6-26 20:27  字數:2941

青幽冥船,原本躺在甲板上的天羅宗弟子紛紛站起來,面色凝重的望向海域的盡頭處,陣陣滔天巨浪瘋狂的掀起,旋即便是有著百餘道劍光破浪而現,道道雄渾的氣息立即瘋狂的散開,使得這方海域上空涌動的空氣幾乎凝固。

「刀劍閣弟子……這氣息莫非是他的氣息,嘖嘖,還真是冤家路窄。」蘇敗望著眼前這一幕,其眉頭不由自主的輕挑起來,旋即白皙的面容上便有一抹戲虐的笑意泛起,「方君涯!」

「是刀劍閣弟子。奇怪,劍域強者不是將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修行者驅除出晚歌郡,這些人居然還敢在晚歌郡露頭。」王瑤鑰美目轉向慕錢,後者眉頭此刻正緊皺著,迎上王瑤鑰的目光,慕錢眸中有著凜冽的寒意涌動,「皇者劍墓以及被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搬之一空,劍域強者自然不會在晚歌郡久留。不過,這些刀劍閣弟子出現在這裡確實有些蹊蹺。不管如何,既然遇見了那就宰了這些兔崽子。」

「戒備!」

慕錢的身形向著上空暴掠而去,旋即手掌向著正前方拍去,璀璨的金光在他的手掌心出迸發而出,竟是化作一道十餘丈的金色掌影,而後掌影便是呼嘯而出,倒卷的海浪紛紛崩潰,這道掌影瞬息間就已經出現在這些刀劍閣弟子的正上空。

嘩!嘩!

一道漩渦在海域中迅速的攪動而現,這些身影並未金色掌影的出現而有所止步,其速度反而有所暴漲。就在這道掌影即將臨身的剎那,一道刀光猶如烈日般升騰而起,其刺目的光芒將金色掌影上的光芒徹底掩蓋,狠狠撞上這道掌影。

頓時。咔咔聲響徹天際,一道漣漪在劍光兩側散開,這道掌影竟是被撕裂成兩半,驚人的風暴在二者間擴散開來。

「劍域天羅宗?我原本以為劍域的修行者都已經撤離晚歌郡。沒想到居然在途中還能遇見天羅宗的弟子……」一道爽朗的笑聲在海域上空蕩漾而起,在那道璀璨的刀光後,一道魁梧無比的男子踏空而出,手持一柄如彎月般的巨刀,其上淌著猩紅的鮮血,這名男子剛剛出現去,其目光便是落在慕錢身上,眼中有著戲虐之色涌動。

「修羅刀方君涯!」望著這道身影,慕錢的臉色終於是變化起來。一股極為凶戾的氣息從這道身影體內瀰漫而出。讓他感到心頭髮寒。

「我方君涯的名號什麼時候如此出名。不過你既然知道我方君涯的名號,那也知道我這名號是如何得來的,你若是識趣的話就不要逼我出手。」方君涯輕笑道。他袒露著雙臂,其雙臂上竟是有著密密麻麻的劍痕。而這劍痕並不局限於他的雙臂,甚至在他的面孔上有著有著無數道劍痕縱橫交錯,一眼望去,方君涯的面孔看起來十分的猙獰。

「修羅刀?」蘇敗揉著眉頭,眼角的餘光在諸多刀劍閣弟子身上橫掃而過,旋即落在方君涯身上,比起當初,方君涯的修為顯然有所精進,不過比起秦天機那先天五重巔峰的修為,他還是稍有不如,大概只有先天四重巔峰左右。

「他是刀劍閣的長老,我曾聽人說過他身上那些劍痕是琅琊宗宗主楚歌留下的。因此,他對劍域修行者恨之入骨,無論是劍域二十五宗中哪一宗弟子,凡是屬於劍域修行者,只要遇上他都會以最殘忍的手段將之殺害。」王瑤鑰美目泛著一些冷意盯著那道充滿凶戾的身影,輕聲道:「同時此人也極為狡詐,凡是遇見我劍域強者時,此人都是直接撤離。」

「沒想到他今日居然會出現在晚歌郡,以慕錢長老的實力絕非此人的對手。」說到這裡,王瑤鑰柳眉蹙的更深,側過頭對著蘇敗道:「葉晨閣下,待會兒我天羅宗若是與這些人交起手,煩擾你出手幫我照看下青幽冥船。」

蘇敗神情一怔,他原本以為王瑤鑰會開口讓他出手,沒想到只是讓他照看青幽冥船,輕聲道:「我原以為你會讓我出手對付這方君涯……」

「你以為我不想?不過這方君涯畢竟是赫赫有名的強者,加上這是我劍域和刀劍閣之間的恩怨,我豈能只顧我天羅宗而讓你趟這趟渾水。」王瑤鑰沖著蘇敗感激一笑,其蓮步輕抬,黑裙下那雙修長圓潤的**晃動間,她的身形便已向上空掠去,與此同時,天羅宗的其餘兩名先天境修行者吳起和吳隆也是御空而上。

「逼你出手?你不覺得這番話說的未免有些過早了,慕某可不認為以你方君涯的實力能夠壓制住我天羅宗。」慕錢面色凝重,雖忌憚對方的實力,不過並未失去該有的理智,就在這番話自他口中說出的剎那,尖銳的破風聲便在慕錢的後方響起,王瑤鑰、吳起、吳隆三人紛紛呼嘯而至,雄渾無比的氣息自三人體內洶湧而出,向著方君涯籠罩而去。

嘩!嘩!

可怕的氣息在這片天地間撕裂而出,原本歸於平靜的海域再次掀起滔天巨浪。

承受這三道氣息的衝擊,方君涯臉色卻絲毫微變,眼中掠過一抹猙獰,他嘴角掀起一抹嘲諷,道:「先天境每重間的差距之大就如同天塹,你以為憑藉三名先天境一重的小蝦米就能扭轉這差距?」

「況且,你天羅宗真當我刀劍閣的弟子只是擺設而已嗎?」

方君涯嘴角的笑意漸漸擴開,旋即袖袍猛然一揮,其後便是有著四道身影掠來,至在他們的身上還有淡淡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同時,雄渾無比的氣息至這些人身上蕩漾開來,顯然,這四人都有著先天境的修為。

「方長老又何必和這些人廢話,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其中一名臉上有著刀疤的青年直接是掠過方君涯,化作一道光影暴掠而出,在他的手中,一柄猙獰的長刀顯現,旋即便是向著慕錢怒斬而下。

薄如蟬翼的刀鋒上有著一道奪目的刀光迸發而出,撕裂正前方的空氣,刀未落,其下方的海域中卻是出現一道足足有數十丈的深痕。

盯著這道在眼中迅速放大的刀光,慕錢臉色微變,正欲抬手,一側的王瑤鑰卻是抬步邁出,手中的長劍輕描淡寫的朝前一刺,恰當好處的停落在刀光下墜的位置。

鐺!

金鐵相交的輕鳴聲響徹而起,一道可怕無比的劍意徒然在長劍上撕裂而出,這柄厚重無比的長刀竟是被彈起,而持刀的刀疤男子更是朝後退出數步,驚疑不定的盯著王瑤鑰,「劍意!」

方君涯眼神深處寒意掠過,緩緩道:「好漂亮的女娃,小小年紀就有先天境的修為,甚至領悟劍意……看樣子你在天羅宗的地位應該不低,嘖嘖,原本以為只是些小蝦米,沒想到還遇見一隻大魚。」

聞言,慕錢、吳起、吳隆等人臉色皆是一變,對於刀劍閣和天涯閣而言,劍域中領悟劍意的修行者幾乎都是他們的必殺對象,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在王瑤鑰展現出劍意的剎那,他們就知道眼前方君涯對王瑤鑰有著必殺之心。

轟!轟!

方君涯的耐性好似隨著他這番話說完就全部耗盡,先天四重巔峰的真氣自體內洶湧而出,其眼中也是有著有著凶戾,不徐不疾的朝王瑤鑰走去。

砰!

隨著方君涯每邁出一步,這片天地間便有著一道爆鳴聲響起。

承受這股突如其來的氣息壓迫,慕錢和王瑤鑰臉色皆是劇變,特別是慕錢,他的修為原本就高於王瑤鑰,因此更能察覺到方君涯體內那股洶湧澎湃的力量,在這股力量前,他不禁有種無力的感覺……

砰!砰!

慕錢和王瑤鑰的心臟皆是砰砰加快跳動著,體內的真氣甚至還出現一絲停滯,然就在他們實在經受不住這股氣息衝擊,欲出手的時候,方君涯的身體卻是如同中邪般,傻傻的站在半空中,一道難以置信的神色在他的臉上迅速的浮現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