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四十章 變故

第四百四十章 變故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6-18 20:33  字數:3045

這是一柄約莫三尺長的血劍,通體瀰漫著猩紅的血光,透過劍身隱約間可見到其內似乎有著猙獰的鬼影涌動,看上去格外的猙獰,陣陣凄厲的鬼嘯聲自這柄血劍中輕顫而起。

整柄血劍似長虹般撕裂黑暗而現,一道約莫數丈的劍光在血劍上迸發而出,攜帶著一股毀滅般的氣息直指蘇敗的腦門。

蘇敗的眉頭輕微一揚,盯著這柄血劍,他竟是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他看的出這柄血劍並非是真實存在,而是有精血凝練而成,其內甚至有著劍意涌動,「是軒琊的血脈神通道紋嗎?不,這柄血劍上流轉的氣息並非是軒琊的氣息,反而更像是西陀爛柯殿的功法波動,莫非是西陀爛柯殿的強者。」

蘇敗的面色在此時漸漸變得凝重,尖銳的劍嘯聲在他後方響起,只見得鯤鵬風翼變得更加幽暗森冷,蘇敗的身形瞬息間便是暴掠出十餘丈,然而讓蘇敗感到詫異的是,這柄血劍竟是有著靈性似的,緊隨於自己身後。

「這等手段倒是類似於所謂的御劍術……若真是西陀爛柯殿的強者,其實力到底如何?」

「這座劍墓畢竟是皇道境強者劍墓,西陀爛柯殿不會將如此重要的劍墓交給普通先天境,莫非會是道基境強者?若真是道基境強者的話,以我目前的實力遇上他必死無疑。」

一道道凄厲的劍嘯聲在蘇敗後方響起,蘇敗能夠清晰的察覺到那柄血劍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接近自己,甚至有著可怕無比的劍意在其後迸發而現,鋪天蓋地的向著自己席捲而來。

「真夠邪門的,簡直比起前世的那種跟蹤導彈還恐怖。」

蘇敗眼中徒然閃現出凜冽的寒意,他知道他已無法閃避開這一劍,因為這一劍好似已經鎖住他的氣息。其涌動的劍意更是將周圍的海域封鎖,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這柄血劍所追上。

「這道血劍要是與西陀爛柯殿有關。那麼追殺者應該就在這附近的區域。」

「留給的時間不多了……」

蘇敗輕吐口氣,他的身形猛然止住。磅礴凌厲的唯我劍氣開始如同潮水般的自其體內洶湧而出,而後蘇敗的右指便是凌空一點。

隨著蘇敗這凌空一指點落,磅礴凌厲的劍意自蘇敗的指尖迸發而現,掀起可怕的劍意風暴,而後,一道巨大的劍指刺破這風暴,緩緩而現。

古老滄桑的氣息在這道劍指上涌動。周身蕩漾的劍意更是如山洪般洶湧而去。

「大荒劍囚指。」

看著這道劍指,蘇敗身形迅速的朝後方呼嘯而去,其巨大的劍指便於那暴掠而來的血劍轟然相撞。

「砰!」

在撞擊的剎那,整片海域迅速的劇震著。

可怕的颶風席捲而開。直接將這片海域內涌動的水流卷開,一種可怕無法形容的力量波動在這柄血劍的劍峰處湧現,蘇敗的大荒劍囚指僅僅只是撐住瞬息,一道道裂痕便如同蜘蛛網般其上蔓延而出,最後轟然崩潰。整柄血劍絲毫未損的向蘇敗的背影暴掠而去,鋒芒未減。

大荒劍囚指固然可怕,但蘇敗如今的修為畢竟只有先天一重,因此蘇敗從未有過大荒劍囚指能將這柄血劍擊潰的可能,從開始蘇敗就打算這大荒劍囚指只是用來為自己爭取些時間。

而他呢?

幽暗的劍印在蘇敗指尖迅速的顯現。當聽到其後傳來的轟鳴聲時,蘇敗臉色越發的凝重,喃喃道:「這柄血劍比起想像中還要可怕……周天星斗七曜太陰劍陣,結!」

蘇敗的雙手在此時徒然相合在一起,璀璨的星光自蘇敗周身蕩漾而出,幻化成一片星空,同時間,一道令人心悸的陰冷氣息也是瀰漫於這片星空中,緊接著一道璀璨奪目的銀月虛影自星空中緩緩而現。

「七曜太陰劍陣的威力固然不錯,不過想要擋住這柄血劍,遠遠不夠……」

踏著星光,蘇敗的身形再次呼嘯而出,他相合的雙手再次舞動起,如蝴蝶般夢幻變化,又是一道道劍印在他的指尖迅速的浮現而出,而就在這時,那呼嘯而至的血劍已經來臨。

轟!

一場恐怖無比的靈氣風暴自銀月虛影中席捲而出,整片海域間的天地靈氣都有種沸騰的跡象。

而就在血劍即將觸及這靈氣風暴的剎那,道道猩紅如血的劍光自血劍內迸發而出,遠遠望去如同銀河直墜九天似的,這浩瀚的劍光所過之處,整片的靈氣風暴盡數被撕碎,向著銀月虛影籠罩而去。

磅礴凌厲的劍意在劍光中涌動,這柄血劍還未撞上銀月虛影,銀月虛影上便已是千瘡百孔,待到血劍撞在其上的剎那,銀月虛影徹底崩潰開來,化作漫天星光消散,這道太陰七曜劍陣也化作虛無。

蘇敗感受著其後那恐怖的波動,深吸一口氣,現在他只能動用最強的劍陣,心神微動間,功點值立即化作能量在他體內涌動,蘇敗雙手凝聚劍印的速度竟是有所加快,突破以往的瓶頸,百餘道劍印在他周身迅速的顯現,天地靈氣瘋狂的倒卷而來,一片浩瀚星空迅速蔓延而出,其內,兩道龐大無比的劍陣勾勒而現。

「周天星斗偽四方星宿劍陣……」

蘇敗的聲音伴隨而起,璀璨奪目的星光洶湧而出,竟是化作兩道龐大無比的虛影,這兩道虛影出現的剎那,這方區域的天地靈氣變得更加狂暴。

青龍虛影!玄武虛影!

而這兩道虛影剛剛成形的剎那,便已向著後方暴射而出,最後,與那道筆直掠來的血劍悍然相撞在一起。

轟!

撞擊的剎那,曜日般的光芒在這海域中橫掃,緊接著便是有一道讓蘇敗都為之變色的能量風暴在其內瘋狂的肆虐開來,方圓百餘丈內的海水瞬間化作虛無。

但就在這能量風暴中,一道猩紅的劍光自其中劃破,帶著轟隆隆的聲音在海域中划過一抹刺眼的血光,彷彿有著無盡的血氣在其上翻滾。

噗!

這道猩紅的血光瞬息間便已出現在蘇敗的後方,一種久違的死亡氣息在蘇敗心頭湧出,蘇敗想也不想,整個身形向著右側偏去,只是才剛剛移出半步的剎那,他頓時感覺到一股沛然巨力重重地轟在自己左肋骨上,那股力道比秦梵和秦天機的攻勢還要恐怖,蘇敗悶哼一聲,鮮血猶如潮水般嘩啦啦的流下來,染紅他一襲白衣。

蘇敗臉色瞬間變得無比慘白,其氣息也迅速的萎靡下來,他低眸望著胸前一道迅速蔓延開來的劍痕,以及那露出半截劍身的血劍,嘴角泛起一抹無奈的笑意,自己已經動用全力,底牌盡出還是無法擊潰這柄血劍。

這柄血劍到底是什麼?

其威力遠遠超過蘇敗的想像,最讓蘇敗感到棘手的是,一道磅礴無比的凌厲劍意自這柄血劍上迸發而出,這道森然的劍意正在蘇敗體內瘋狂的蔓延著,撕扯著蘇敗的經脈和血肉。

撕心裂肺的痛楚席捲而來,蘇敗眉頭只是一皺,心神微動間,兩道可怕的劍意在他體內蕩漾而出,向著這道劍意鎮壓而去。

在這兩道劍意的衝擊下,這道森然的劍意竟是莫名的輕顫著,然後便是如同潮水般朝著血劍退去,見到這一幕,蘇敗輕微鬆了口氣,正欲拔出這柄血劍,他卻是詫異的發現,這柄血劍竟是與自己的血肉與骨頭融合在一起,他若是將這柄血劍拔出來的剎那,就要撕裂這些血肉和骨頭,「好邪門的劍術……」

慘白的面孔上湧出一抹凝重,蘇敗握住血劍的力道徒然加大,甚至有著劍意在其指尖出涌動。

顯然,蘇敗是想直接震潰這柄血劍,然而一股更加磅礴的力道自血劍中反彈而出,將他的力量盡數抵禦。

就在這時,而後那黑暗的海域中,一道雄渾無比的氣息洶湧而出,儘管相隔甚遠,然而他帶來的壓迫竟是絲毫不減。

「是西陀爛柯殿的強者!」

迎上這股氣息,蘇敗沒有任何的猶豫,鯤鵬風翼舒展而開,劇振著,森然的劍風在翼下成形,蘇敗身形再次呼嘯而出……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