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三十七章 窮途末路?

第四百三十七章 窮途末路?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6-16 22:26  字數:3125

謝謝魅眼妖瞳,影音大大的打賞。畢優答辯終於結束了,作為一名學渣居然華麗麗的轉身變成學霸,都是淚,明天開始更新終於敢穩定了,8點-10點一更,18點-20點二更,如果有第三更應該是在11點左右

璀璨的金色洪流自秦梵體內迸發而出,在那光芒涌動間,一座金色塔影在海域中迅速顯現,整座塔影看似虛浮,然而其上卻有著一股沉重無比的波動瀰漫。

而那秦梵則是腳踏金色洪流,如同一尊魔神,其身上涌動的氣息竟是瘋狂的暴漲著。

秦天機望著這道金光閃現的塔影,眼中掠出一抹凝重,在這塔影前,他體內的真氣幾乎凝固住,一股莫名的威壓撕裂這片海域轟然呼嘯而至,「血脈神通道紋,難怪秦梵會被西陀爛柯殿如此看重。不知道蘇敗該如何應付,最好這兩人直接拼個兩敗俱傷……」

秦梵目光漠然的望著那道暴掠而來的劍光,感受其上縈繞的劍意,他的嘴角掀起一抹自信的笑容,只見他左手微抬,閃電的向著正前方的海域按落,低呼道:「九天浮屠……」

在秦梵聲音蕩漾開來的瞬間,這片海域中涌動的浪潮竟是如同被一雙無形的巨手撕裂開一般,整座金色塔影光芒涌動,攜帶著可怕滔天的力量轟轟而出,彷彿塵世間任務事物在這座金色塔影前都會化為虛無的存在。

唰!

金色塔影轟轟而來的剎那,蘇敗這一劍便已徑直的撞上這座金色塔影上,金鐵相交聲頓時響起。那巨大的金色塔影竟是輕顫著,就這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卻將這座金色塔影阻擋住。而唯寂劍意更是在劍峰處迸發而現,向著整座塔影傾泄而下……

「區區劍意就想破開我的九天浮屠,給我鎮壓。」

見金色塔影擋住蘇敗這一劍,秦梵狂笑而出,其左手卻再次抬起。只見他周身涌動的金色光芒變得更加狂暴,頓時間這些金色光芒再次向著金色塔影灌注而去,古老的鐘鳴聲自金色塔影中鼓盪而起,整座金色塔影漸漸變得凝練起來。

「可惜我的修為還是不夠,否則他的血脈神通道紋再如何玄奧也絕對擋不住我這劍神一笑。」

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道在劍柄上彈開,蘇敗望著這道越來越凝練的金色塔影,其眼神在此刻也變得凝重起來,旋即他身後鯤鵬風翼劇振。身形向著後方暴掠而去,與此同時,鐵劍直接被他收進芥納鐲,而他的雙手則是迅速的變化出道道劍印,凌厲的劍意頓時在他指尖撕裂而出。

「狗屁的宗師劍意,在我的血脈神通道紋前也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眼中涌動著得意的笑意,秦梵左手再次按落,整座金色塔影再度攜帶著一股恐怖無法形容的力量。向著蘇敗的身影轟轟而去。

整片海域在此時都劇烈的顫抖起來,金色光芒涌動,蘇敗望著那愈發接近的金色塔影。身形卻是猛然止住,雙手緩緩相合,磅礴的唯我劍氣如同潮水般在他體內呼嘯而出,灌注至劍印中,這些暗淡的劍印頓時迸發出璀璨的星光,而在這些星光間。一道銀月虛影緩緩而現,將蘇敗的身影籠罩在內。

「周天星斗七曜太陰劍陣……」

清冷的月光將蘇敗的眸子渲染的更加刺冷,蘇敗站在銀月虛影中,他身後的黑髮也是無風而動。

在這道銀月虛影剛剛顯現的剎那,這方海域間的天地靈氣都是沸騰起來,瘋狂的向著銀月虛影灌注而去,使得銀月虛影越發的凝練。

「劍陣。」

秦梵咬了咬牙,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忌憚,蘇敗掌握的手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過他對於自己這血脈神通道紋極為有自信。

在秦梵有些戲虐的眼神注視下,金色塔影最後還是追上蘇敗的身影,悍然的與這道銀月虛影轟撞在一起,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瞬息間在這片海域間掀起。

轟……

方圓萬餘丈內的海域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著,一道道可怕的能量在二者間橫掃而出,無數道漣漪泛起,好似整片海域都變得扭曲無比。

那擴散而開的金色光芒和天氣靈氣,更是化作風暴在這片海域間肆虐。

望著這一幕,秦天機略微有些頭皮發麻,他看的出蘇敗這道劍陣的威力幾乎是昨日的數倍,如果蘇敗先前動用這道劍陣的話,他或許真的會陰溝裡翻船。

「若非秦梵這小子最後趕到……後果還真不堪設想,不過秦梵這所謂的血脈神通道紋還真厲害,隱約間竟是壓制住蘇敗這道劍陣。」

「血脈修行者,不愧是被喻為上天的寵兒。」秦梵看著那道迅速黯淡下去的銀月虛影,眼中立即閃現過一抹戲虐的神色,他看的出這道劍陣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

望著明暗變化不定的銀月虛影,蘇敗雙眸卻是微閉起來,手指再度舞動,緊接著劍印在他的指尖迅速的浮現,其天地間的靈氣再次向著他的指尖涌去。

見得在銀月虛影下再次結陣的蘇敗,秦梵唇角掀起森然弧度,「無論你結出多少道劍陣,我的九天浮屠都能將之擊潰,九天浮屠給我鎮壓!」

話音未落的剎那,秦梵身形已徑直的暴掠而出,他體內涌動的金光再次瘋狂的湧向塔影,使得這座塔影迸發而出的光芒更加璀璨奪目,如同一輪曜日般刺目,而隨著他身形鄰近,只見得那懸浮於銀月虛影上空的金色塔影頓時嗡鳴起來,猶如劍鳴,一道道似劍的光芒洶湧而現,然後直接撞落在銀月虛影上。

「砰!」

「砰!」

「砰!」

整片海域彷彿被這些光芒所充斥,密密麻麻。

而銀月虛影在承受這些光芒的撞擊時,劇烈的搖晃著,一道道裂痕也是如同蜘蛛網般蔓延而出,最終在秦梵戲虐的目光中崩潰開來,蘇敗的身形也再次出現在秦梵眼皮底下。

秦天機連忙開口提醒道:「秦梵殿下現在不是殺這小混蛋的時機,皇道金丹的下落我們還沒問出來。」

秦梵的眉頭輕微一皺,若非秦天機提醒,他接下來還真的要轟殺蘇敗,「現在確實不能殺他,不過也不能太便宜他,只要讓他留著一口氣就行。」

想到這,秦梵的左手已經再次抬起,旋即便是向著正下方的蘇敗按去,「想為秦宇那些廢物討點利息再說……」

隨著秦梵的左手按落,金色塔影已經呼嘯而下,攜帶著密密麻麻的金色劍芒,這種動靜,驚天動地。

轟!轟!

金色塔影還未出現在蘇敗的十米內,這暴掠而下的金色劍芒便是將蘇敗的身影徹底淹沒,一道道漣漪在金色劍芒所過之處蕩漾而出。

秦天機眼露寒意的望著那道漸漸變得模糊的身影,旋即微抬,盯著秦梵的背影,森然的笑容浮現,「你很快就會步上蘇敗的後塵,蠢貨。」

凌厲的劍氣在秦天機手指滲透而出,隱約間有兩道蛇影在他的雙手處伸縮不定,顯然,秦天機已經時刻做好出手的準備,而出手的契機便是蘇敗被這道金色塔影重創的時候。

然而就在秦天機蠢蠢欲動的剎那,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在這片空曠的海域中響起,秦天機連忙向著蘇敗所在的方位望去,只見一道道森然的劍風徒然在這海域中掀起,劍意匹射,這些金色劍芒紛紛崩潰。

「心劍之術?這小混蛋泛起結劍陣了嗎?」

秦天機森然一笑,心劍之術固然可怕,但蘇敗修為卻不夠強悍,這心劍之術還不足以撕裂這道金色塔影。

劍意縱橫,蘇敗微閉的雙眸緩緩睜開,他望著那轟轟而來的金色塔影,黑色眸子中終於有著冷冽之色涌動,他變化不定的雙手卻是再度交叉在一起,剎那間,盤旋於他周圍的劍印驟變。

一片片璀璨的星光在他的周圍再度蕩漾而現,竟是化作一片星空,劍印也是化作星辰,而在這些星辰間,兩道龐大無比的獸影緩緩而現。

哞!

這兩道獸影剛剛出現的剎那,兩道令天地劇顫的獸吼聲自這片星空中咆哮而出,這方區域的天地靈氣竟是瘋狂的向著這兩道虛影灌注而去,使得這兩道虛影漸漸凝練起來。

蘇敗略微有些疲憊的聲音在這星光中響起,「周天星斗偽四方星宿劍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