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一十一章 重遇故人(下)

第四百一十一章 重遇故人(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30 23:57  字數:3085

嗡!

幽暗的劍身輕顫著,帶起悠揚的劍鳴聲。

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斜踏著陽光匆匆出現在女子的視線中,旋即那張白皙邪俊的面容也是出現在女子的視野中,女子微張著紅潤的小嘴,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道身影讓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然而她怎麼想也無法記起這道身影在何時何處見過。

大多數天涯閣弟子臉上都是露出些許憐憫,儘管他們接觸符陽才短短數日的時間,但他們卻知道這名西陀爛柯殿弟子的性子,因此在蘇敗出現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把蘇敗當做死人。

「嘖嘖,不知好歹的傢伙還想來個英雄救美,也不看看壞了誰的好事。」

「符陽閣下,這小子就交給哥幾個對付即可……」不少天涯閣弟子獻殷勤道。

「不用,我們西陀爛柯殿做事情都是不假手於他人……」黑衣青年淡淡道,其黑色眸子卻是變得如同刀鋒般凜冽,抬起眸直盯著蘇敗道:「難得有如此雅興才開開葷,還沒開始就被你敗壞了,這種感覺真讓人不爽。」

淡淡瞟了一眼黑衣青年,蘇敗眼角的餘光便是向著女子和周凡望去,那女子模樣雖狼狽,然而那窈窕的身姿以及俏麗的嬌顏倒是讓人有些心動,「琅琊宗弟子?」

聽到蘇敗的問話,周凡艱難的抬起頭,目光感激的望著臉色平靜的蘇敗:「多謝閣下出手相救,在下琅琊宗晚歌分宗弟子周凡,她是我的師妹寧採薇。」

「原來是分宗弟子,難怪看起來有些陌生。」蘇敗輕聲喃喃道,旋即沖著周凡和寧採薇道:「多餘的話待會兒再說,先解決眼前這些麻煩再說。」

見蘇敗旁若無人和周凡交談著,黑衣青年眼神越發的凜冽,「琅琊宗弟子嗎?居然還有漏網之魚,那些人還真是粗心大意。」

就在這時,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蘇敗後方響起,緊接著林涯和林瑾鑰的身形便是緊隨蘇敗而至,當見到這些天涯閣弟子和黑衣青年的時候,林涯和林瑾鑰臉上立即有著凝重浮現。

「咦,那些人不是林家子弟,他們怎麼還活著,薛若含這傢伙難道陰溝裡翻船了?」

「解決一群螻蟻居然把自己交待進去,薛若含簡直白活了這麼多年。」

而天涯閣弟子中也是冒出數道驚呼聲響起,一名看起來頗為魁梧的中年大步流星的走出,眼中冷光一閃:「那名琅琊宗弟子是符陽閣下的獵物,這些林家弟子就交給我們處理,記住除了那林瑾鑰外,其他人全部宰了。」

聽到這名中年人的冷喝聲,這十來名天涯閣弟子立即緊握住手中鋒利長劍,身形晃動間便是如同閃電般向著林涯和林瑾鑰衝去,森然的殺氣使得這片林海顯得更加陰森和悚然。

感受著這些徒然暴漲的氣息,林涯和林瑾鑰等人立即緊繃著身軀,臉色徒然劇變,就在他們準備出手的剎那,道道如同洪鐘的劍鳴聲自這片林海中響徹而起,林涯和林瑾鑰臉色微變,駭然的望向前方那道白衣身影,一道驚天可怕的劍意以蘇敗為中心衝天而起。

劍意縱橫,森然的劍風毫無徵兆的在這片天地間吹刮著,這十來名天涯閣弟子還沒反應過來的剎那,其身體便是撞向劍風,可怕的劍意如同實質般,瞬間就洞穿這些天涯閣弟子的身軀。

嘩嘩!

眨眼的功夫,這些天涯閣弟子屍首分離,化作血水濺落滿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在場眾人由心底湧現出一股寒意,儘管此時烈陽高照,但是他們後背還是有著冷汗翻滾淌落,各個如同見鬼般望著蘇敗,特別是林涯和林瑾鑰,原本他們以為已經見識了蘇敗的實力,不過現在才發現蘇敗先前展現出的實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那名出聲的中年人,此刻面容上也是浮現見鬼般的神情,眼中充斥著驚駭和難以置信,好半響後他才回過神來,身形急忙的朝後退去,聲音也變得有些尖銳:「劍意,這是琅琊宗的心劍之術…傳聞很少有琅琊宗弟子會將心劍之術修習成功…你到底是誰,琅琊宗中絕對沒有像你這般年輕的強者。」

「我嗎?如果我說我是你大爺,你相信嗎?」蘇敗輕笑道,他倒是沒想到這名中年居然能夠看出自己動用的是心劍之術,依舊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只是他臉上展現的笑意落在中年人眼中就顯得有些毛骨悚然。

聽著中年人有些慌張的話語,周凡和寧採薇也是從眼前這震驚的一幕中回過神來,當下,望向蘇敗的眼中有著狂喜湧現,儘管他們不知道眼前這白衣少年是誰,但憑藉他會心劍之術這一點,那就足以說明這白衣少年的身份,要知道心劍之術那可是楚歌宗主的成名劍技。

「他到底是誰?沒想到我琅琊內宗中居然還存在如此年輕的強者,今日或許我和周凡師兄有救了。」寧採薇絕望的眸子中徒然迸發出異彩,美目流轉於蘇敗那張白皙的面容上。

而黑衣青年則是眉頭直鎖,見中年人慌張的後退,呵斥道:「慌什麼?不就是心劍之術,他又不是琅琊宗主楚歌,就算領悟劍意使用心劍之術,也發揮不出心劍之術的真正威力。」

聞言,中年人臉上的慌張方才有所收斂,尷尬一笑道:「符陽閣下說的對,我也是一時間被這心劍之術的名頭所嚇倒,你也知道我天涯閣的諸多強者都是死在楚歌的心劍下……」

說到這裡,中年人臉色徒然變得猙獰起來:「又是領悟劍意…又是心劍,這少年在琅琊宗中顯然是翹楚的存在,若是能夠宰了他,琅琊宗恐怕是要心痛半死。」

「也是,在我西陀爛柯殿中,領悟劍意的弟子都有資格成為核心弟子…琅琊宗估計費了無數心思才培養出這少年。」黑衣青年輕笑道,其凜冽的眸子中有著殺意瘋狂的湧現,束縛於其後的長槍竟是如同衝天而起,瞬息間便是化作一道流光向著蘇敗暴射而去,攜帶著恐怖無比的力量,所過之處竟是有著氣弧顯現。

無盡的鋒芒壓迫而來,蘇敗抬眸望著這道如同蟒蛇般的長槍,微垂的右手直接是向著半空中點去,可怕的劍罡自指尖處暴射而出,轟轟撞向長槍。

鏘!

長槍劇震,好似要被這道劍罡撞開,就在這時,黑衣青年身形閃電般的破風而現,一隻慘白的右手探出衣袖,握住長槍,一抖,數道槍影便是刺向蘇敗的周身要害之處:「蒼龍出海!」

「西陀爛柯殿…呵,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接觸了,那就算是收點利息了。」蘇敗輕聲喃喃道,劍指微並,驟然向著正前方點去,可怕的劍罡迅速的在他的指尖縈繞。

見到眼前這熟悉的一指,林涯和林瑾鑰皆是露出古怪的神色,這傢伙是打算一招鮮嗎?

鐺!

清脆的聲響帶著火花在半空中迸濺而現,黑衣青年那暴刺而出的長槍竟是止住,在其鋒利的槍尖處有著兩根修長的手指,而手指上所蘊含的力量自己將這柄長槍壓得有些彎曲。

「古怪,他的肉體怎麼如此恐怖,還有這股劍意怎麼如此凌厲,我的攻勢居然無法一舉擊潰這道劍意……」感受著長槍處洶湧澎湃的力量,黑衣青年臉色看似平靜,心中卻是掀起了轟然大波。

蘇敗的攻勢自然不會因為黑衣青年的神色而有所緩解,右手猛的握住這柄長槍,右臂一抖,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道在他的手掌處洶湧而出,這一扯間,黑衣青年如同遭受重擊般,整個身體直接是向著蘇敗倒去。

同時,蘇敗微垂的左手也是猛然緊握,直接向著黑衣青年的面孔轟去。

可怕的勁風撲面而來,黑衣青年臉色微沉,青筋直接在左臂上浮現,同樣抬拳向著正前方轟去,迎上蘇敗這一拳。

砰!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一圈肉眼可見的勁氣漣漪擴散開來,黑衣青年身體猛的向著後方退去,他後退一步,腳下便有著裂痕迅速的浮現,反觀蘇敗,其身形巍然不動。

二者間的差距一眼就能夠看的出來,寧採薇和周凡兩人身軀微震,這白衣少年太強了,居然以肉身的力量壓制住符陽,寧採薇更是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語著:「太好了,這下子那些內宗弟子有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