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一十章 重遇故人(中)

第四百一十章 重遇故人(中)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30 22:01  字數:2910

?

聽到蘇敗這句莫名的話語,林涯和漂亮女子神情皆是一怔,旋即注意到什麼,目光紛紛戒備無比的望著前方那片鬱鬱蔥蔥的林海,其尖銳的破風聲毫無徵兆的響起。

頓時,兩道狼狽的身影自林海中衝出,神色慌張的望著後方,彷彿那裡有著什麼可怕的存在。這兩道身影倉惶逃竄著,然而就在他們衝出百餘丈的剎那,便有數道身影自上空中閃掠而去,擋住這兩道身影的去路。

「桀桀,還想逃?你們這些琅琊宗的廢物,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一名背負著長槍的青年鬼魅般的出現在樹梢間,居高臨下望著下方兩道狼狽不堪的身影,眉宇間帶著些許戲虐。

被圍在中間的兩人,一男一女,男的約莫三十餘歲左右,原本沉穩的臉龐上此刻卻噙著些許絕望的神色,一道猙獰的劍痕自他的腹部間顯現,猩紅的鮮血時刻淌落著,比起這名男子,一側的女子看上去倒是稍好些,不過那張頗為嬌美的臉頰上卻是一片慘白。

見到被封鎖的去路,男子絕望的雙眸中漸漸浮現出絕然,偏過頭望著正居高臨下盯著自己的青年,背對著女子沉聲道:「我留下來斷後,待會兒我會盡量拖住這些人。」

聽著男子絕然的話語,女子那慘白的俏臉上浮現出些許苦澀:「周凡師兄……兩名天罡境九重的存在加上十來名天罡境修行者,今日我們已經在劫難逃,以其如同喪家之犬般倉皇逃竄,還不如留下來和這些人來個玉石俱焚。」

「胡鬧!」男子厲聲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將這個消息帶回去,否則的話,我們怎麼能對得起涯離要塞中正在死戰的師兄弟……咳……」說到一半,男子劇烈的咳嗽著。原本有些雄渾的氣息迅速的萎靡下來。

黑衣青年嘴角挑起一抹森然的笑意,蹲下身,雙手交叉於胸前。冷冷望著垂死掙扎的兩人,「有趣。你這廢物若是能拖住我,那我符陽這天罡九重的修為豈不是相當於擺設?

「況且你們還真無知的以為劍域會派遣救援者來這裡?現在的劍域正焦頭爛額的應付我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他們怎麼會有精力顧及你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小輩。」黑衣青年說到這裡有些意興闌珊,向著下方的天涯閣弟子揮揮手道:「那男的殺了,至於女的就留下來,這蠻夷之地女子的滋味我倒是想嘗嘗。」

聞言,兩側的天涯閣弟子立即緊握住手中的劍器。滿臉猙獰的向著男子和女子走去,同時嗤笑道:「哥幾個下手可要注意分寸,不要敗壞了符陽閣下的雅興,不過這妮子看起來倒是挺水靈的。沒準符陽閣下嘗嘗鮮後,我們哥幾個也能喝點湯。」

「確實夠嫩的,嘖嘖老子我也有好幾月沒有開葷了。」這些天涯閣弟子紛紛出聲道,嘴角噙著一抹淫笑,眼神頗為火熱的盯著這名女子。

遠處。林涯和漂亮女子望著這一幕,臉上皆是露出複雜的神色。

「林涯叔,是琅琊宗的弟子?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出手?」其後,林家子弟中有人出聲道。

「出什麼手。當初我林家遭殃的時候,他們琅琊宗何時對我林家有過庇護,甚至連我姐的死活都沒有過問……」漂亮女子柳眉微蹙,怨氣十足道。

「對,瑾鑰小姐說的對,涯叔我們還是趁著現在這些天涯閣弟子未發覺趕緊離去,否則的話,這些天涯閣弟子恐怕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沒錯,瑾鑰小姐的安全為重,家主萬分囑咐我等,我等不能冒這個險,救人不成反而將自己搭進去。」

聞言,林涯無奈的搖著頭輕嘆道:「無論是這兩名琅琊宗弟子,還是天涯閣弟子,他們來時的方向都是涯離邊塞所在的方向。」

「涯叔,你的意思是說涯離要塞那邊出事情了?」漂亮女子眼神微變,臉色莫名的沉重。

「**不離十。」林涯語氣凝重道。

蘇敗懶懶打了個哈欠,眼角的餘光掃過那兩名琅琊宗弟子,看其樣子倒是挺陌生的,抬步向著前方走去。

見到蘇敗動身,大多數林家子弟眉頭皆是一皺,顯然是想勸說蘇敗不要去管這件閑事,但是一想到蘇敗若不管閑事的話,自己等人豈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

想到這裡,這些林家子弟倒也不好意思開口,只能轉目望向林涯和漂亮女子,漂亮女子也是欲言又止的樣子,而林涯則是硬著頭皮道:「閣下,那邊有兩名天罡九重的存在……」

「我知道。」蘇敗轉過頭望向林涯,那又豈會不知林涯的話外之音,淡淡道:「我這個人很懶,通常遇見閑事的話也懶得去管,不過要管的話就有一定的理由。」

平淡的語氣卻是表露出蘇敗的態度,蘇敗沒有繼續理會林涯等人,向著前方不疾不徐的走去。

就在蘇敗和林涯交談的時候,那些天涯閣弟子已經蜂擁而上,那名男子如同受傷的凶獸般瘋狂的咆哮著,不顧四周那招架而來的攻勢,狂笑道:「可悲,昔日堂堂的荒琊五宗之一的天涯閣居然甘心成為西陀爛柯殿的走狗,我周凡昔日就算是死也要把你們這些走狗拉下去。」

「西陀爛柯殿的走狗?呵,至少天涯閣有這個資格,而你們琅琊宗就沒有……」黑衣青年輕笑道,他的身體立即俯衝而下,右手緊握揮動,穿過數名天涯閣弟子的身影,然後以著一種極為刁鑽的弧度轟向男子的胸脯,極為可怕的力道如潮水般暴涌而出:「區區劍域還敢逐鹿末劍域,爾等一群烏合之眾遲早會在我西陀爛柯殿強者前土崩瓦解。」

「砰!」

沉悶的轟鳴聲蕩漾而起,然後在那女子絕望的目光中,這名自稱周凡的男子如同斷線的風箏,竟是直接被黑衣青年一拳所轟翻,摔了個狗吃屎。

「周凡師兄!」女子不顧周圍的攻勢,其身形向著男子衝去。

周凡艱難的抬起頭,望著衝來的女子,蒼白的面孔上露出一抹慘笑和絕望:「最後還是連累你了,採薇,記住就算是死也不能落在這些人手中……」

「在我面前,我若是想讓一個人死的話,那誰都活不了,但我不想讓誰死,那誰也死不了……小丫頭,乖乖的束手就擒,你若是將我侍候舒服了,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你成為我的侍女。」黑衣青年在半空中翻轉,其身體如同炮彈般轟向周凡,其中右腳狠狠的踏在周凡的胸脯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女子,大手更是直直的向著女子抓去:「八卦吸星掌!」

瞬間,一股可怕無比的撕扯力以黑衣青年為中心洶湧而出。

女子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窈窕的嬌軀不受控制的向著黑衣青年衝去,望著黑衣青年嘴角泛起的淫穢笑意,絕望的神色自女子眸中迅速浮現。

黑衣青年的手掌正對著女子的胸脯,看著女子臉上的絕望,黑衣青年嘴角的笑意更盛。

然而就在黑衣青年手掌距離女子不足半丈的時候,一道尖銳的破風聲突然在後方響起,旋即便是有著一道黑影猛掠過林海,對著黑衣青年的後背暴射而來。

突如其來的破風聲立即引起天涯閣弟子的注意,各個抬起頭望著那道黑影,隱約見到那片林海中閃現而出的一道白衣身影,而黑衣青年也是面色微沉,右手徒然一握,猛的轉身轟出,恐怖的氣勁暴涌而出。

「鏘!」金鐵相交聲響徹而起,這道黑影立即被青年一拳轟飛,倒射而去,赫然是一柄黑色巨劍。

失去那股可怕的撕扯力,女子向前傾的身體隨之止住,慘白的俏臉上有著一抹錯愕,抬起頭向著黑影的來源處望去。

只見,一名白衣如雪的少年打著哈欠,很是懶散的向著這方走來,那斑駁的陽光在他腳下彷彿都碎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