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九十二章 黃泉日

第三百九十二章 黃泉日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16 17:33  字數:3050

唳!

悠揚的劍吟聲驀然間響起,一道如同溝壑般的深淵在廢墟中急速的蔓延而出。

雙翼血龍難以置信的望著下方這一幕,這道溝壑彷彿貫穿整個廢墟,寬達數十丈,若非親眼目睹他絕對不敢相信那薄如殘雪的髮絲竟然能取得如此威力,這是帝道境強者的髮絲?

蘇敗也是低眸望著這道溝壑,內心同樣也有些震撼,臉上卻泛著淡淡的笑意,平靜的望著雙翼血龍道:「皇道境強者寸草便可斬斷天地,而帝道境強者更是神可通天,彈指扭轉乾坤的存在,你說以你的實力能否擋住我師尊的一根手指?」

蘇敗的語氣帶著難以掩飾的驕傲和自豪,雙翼血龍眉頭直皺,心中直打退堂鼓:「奶奶的,這螻蟻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是在唬本皇,若他的師尊真的是帝道境強者,本皇就算僥倖轟殺這螻蟻也無法避開他師尊的追殺,這一命換一命划不來。」

蘇敗見雙翼血龍那遲疑的樣子,變化的手指徒然停住,只是靜靜的望著雙翼血龍。

「罷了,算本皇怕了你,不過今日本皇和你各自退讓一步,不過醜話說在前頭,你這螻蟻若是敢冒犯到本皇,本皇就算拼了老命也要讓你知曉冒犯本皇的下場……」

雙翼血龍龐大的身軀向著後方退去,罵罵咧咧的低吼聲在天際處回蕩,只是他那猩紅的眼瞳中卻是閃現著莫名的寒意:「哼,三月後便是黃泉之日。你就算今日沒死在本皇手中,那日也會直接化成一抔黃土。到頭來還是難逃一死……」

「黃泉之日?」蘇敗眼瞳微縮,心中隱隱約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雙眸直勾勾盯著雙翼血龍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無知的螻蟻,你連黃泉之日都不知道,還敢留在劍域之圖,看來還真是無知者無畏。」雙翼血龍咧嘴露出森白的巨牙,似笑非笑道:「就讓本皇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所謂的黃泉之日便是每次劍域之圖關閉的六月後。那時整座劍域之圖中會湧現出一股神秘的力量,這股神秘力量會將外來者的生機全部奪走。」

「就如同昔日你們諸宗的那些先輩,原本是想留在劍域之圖中試圖染指新的劍墓,到最後反而把卑微的賤命留在這裡,可悲。」

雙翼血龍眼神森冷的盯著蘇敗,逐字道:「你也逃不過這種下場,到頭來還是要死。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黃泉之日?」

蘇敗嘴角噙著這陌生的字眼,望向雙翼血龍那戲虐的神情,後者看起來並非是在胡言亂語,若真有這事情的話,自己恐怕真的難逃一死。

對於周陽當初的那番話,蘇敗可是謹記於心。劍域之圖核心地帶中存在一座祭壇,但這座祭壇周圍存在可怕的封印,昔日諸宗強者也是花費數月精力才將這些封印破去。

蘇敗知道若是他單獨一人的話,想要破去這些封印恐怕就是要花上漫長的時間。

「媽的,怪不得周陽那些人臨死前的時候會說。自己若是想要破解封印就要依賴於他們,否則自己是絕對無法在三月內將那些封印破解。

「不過周陽和洪嘯等人有必殺我之心。而我又沒有什麼手段能夠控制他們四人,只能除去。」

蘇敗眼神變化不定,其目光頓在雙翼血龍身上,心中喃喃道:「這畜生是忌憚我那所謂的師尊,他覺得不敢對我再次輕易出手,倒是可以利用下。」

雙翼血龍見蘇敗一臉的苦逼樣,心中別提有多爽,雙翼輕振,正欲朝後退去。

蘇敗立即出聲道:「慢著!」

「怎麼?小螻蟻莫非你還想讓本皇為今日此事道歉不成?」雙翼血龍語氣森冷道。

「不是,此事原本就沒有對錯,要怪就怪那些諸宗強者,畢竟這劍域之圖是你的地盤,我等這些人只是外來者,而那些諸宗強者更是不知好歹的冒犯你,而我只是不幸躺著中槍了。」蘇敗平靜道,他雙手間凝聚的劍印也漸漸歸於虛無,「我只是想問你一句,這口惡氣你能否咽得下去?」

「本皇堂堂的雙翼血龍,豈能咽下這口惡氣,待到下次劍域之圖開啟時,本皇非得將那些螻蟻碎屍萬段。」雙翼血龍咬牙切齒道,顯然是對於諸宗強者圍攻的事情耿耿於懷。

「劍域之圖才剛剛關閉數月,要等到下次劍域之圖開啟恐怕要數十年的時間。」

蘇敗看著雙翼血龍,意味深長道:「俗話雖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閣下是堂堂的雙翼血龍,豈能將這恥辱留到數年後去雪恥?」

「你們螻蟻就是虛偽,表面一套暗地裡又是一套,想說什麼就直接點,別繞來繞去。」雙翼血皇聲音如雷鳴般洪亮,神色略微有些不耐煩。

「閣下果然爽快,快人快語,本公子就不拐彎抹角直接挑明,我師尊給我的歷練任務就是覆滅這些宗門,閣下數月前應該也知曉我是受到這些宗門強者的追殺、這樣看來,這些宗門都是本公子和閣下的仇敵,不知閣下可有興趣和本公子聯手?」蘇敗摸著下巴沉聲道。

「哼,說這麼多你還不就是想利用本皇,本皇豈是你三言兩語可以蠱惑的。」雙翼血龍冷聲道,語氣帶著些許嘲諷:「再者,你小子能否熬過黃泉之日都是問題,還想出劍域之圖。」

「不可否認,以我自己的實力是無法在黃泉之日來臨前離開劍域之圖。」蘇敗皺著眉頭,旋即輕笑道:「但是只要有閣下的相助,我相信能夠安然無恙的離開劍域之圖,到時候,你我一起殺上那諸宗,血洗諸宗,如何?」

「哼,你們螻蟻說的話總是比唱的還好聽,可惜讓你失望了,本皇若是能離開劍域之圖早就離開了,又豈會被困在這裡百餘年。」雙翼血龍呲牙冷笑道。

雙翼血龍這番話雖是在譏諷蘇敗,但蘇敗卻是聽出雙翼血龍話語中的無奈,雙眸若星辰般明亮,若有所思道:「的確,每隔十餘年劍域出口便會出現,你們若是想離開劍域之圖的話應該輕而易舉,難不成……」

「你看起來倒是不蠢,沒錯,整座劍域之圖中存在一股無形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得我們這些劍域之圖中的生靈無法離開。」

「數十年前,本皇就曾試圖通過那道出口離去,媽的,那道出口上瀰漫的威壓差點將本皇的軀體粉碎。」

雙翼血龍心有餘悸道,顯然這件事情給他帶來的陰影至今還未抹去:「否則以本皇那驚艷絕倫的天賦,一旦離開劍域之圖,只要給本皇百餘年的時間同樣可以成為帝道境強者,那時一口氣就能吹死你師尊。」

對於雙翼血龍的自我吹噓,蘇敗直接無視掉,而是沉思著,半響後才開口道:「這麼說來閣下也想離開這劍域之圖了?」

「廢話!」

雙翼血龍瞥了蘇敗一眼,剛剛誇這螻蟻聰明,現在就蠢起來,哎,螻蟻果然是不經誇:「在這地方修鍊雖然能時刻淬鍊本皇的軀體,甚至得到劍墓中的傳承,但始終有無形的力量壓制住,本皇若是想突破桎梏的話就得離開這鬼地方。」

聞言,蘇敗笑了,笑的極為燦爛。

「媽的,看你笑的那麼賊就註定是要打壞主意。」雙翼血龍冷笑道:「想要本皇幫你,讓你離開這座劍域之圖,門都沒有,本皇還想看你化成黃土的狼狽樣,那時候本皇非得在你屍體上撒泡龍尿。」

蘇敗嘴角微抽,恨不得抽這雙翼血龍一巴掌,不急不慢道:「我有辦法讓你離開劍域之圖!」

「媽的,你不唬本皇會死?你這螻蟻自身都難保,還有辦法讓我離開這鬼地方。」雙翼血龍譏諷道,言語間頗為不屑,本皇活了這麼多年豈不是你可以誆騙的。

「唬你?本公子沒有那麼無聊,你別忘記我師尊是帝道境強者,劍域之圖雖神秘,但以我師尊的手段還是能破開這劍域之圖,想要讓你離開這劍域之圖更是輕而易舉的小事情。」蘇敗淡淡道。

聞言,雙翼血龍剛剛想反駁,但是仔細一想這番話還真是有幾分道理。

看著雙翼血龍那苦思的樣子,蘇敗心中暗自冷笑,老子就是唬你,你也不得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