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八十章 問鼎四境

第三百八十章 問鼎四境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08 21:40  字數:3785

!--go--凌厲的劍氣自模糊的刻印上瀰漫著,這道道刻印中彷彿隱藏著一柄柄鋒利絕世的劍器。本文來自WwW.

蘇敗的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起來,其目光直勾勾盯著這些刻印,頓時感到一道道凌厲的劍意,撲面而來: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吾宣揚涯雖有雄心壯志重複劍宗昔日雄風,奈何資質有限……」

「吾宣揚涯雖為荒古銅殿最後守護者定當守護荒古銅殿,等待劍祖以及百聖歸來之日。」

……

寥寥草草的字體間卻是透露出一抹悲涼和落寞,蘇敗稍微掃一眼,這些信息大多數都是透露這名強者宣揚涯為何存在這座宮殿中的原因,而蘇敗也算正式知曉這座宮殿的名字,荒古銅殿。

正如蘇敗所想的那般,這些石棺中埋葬的就是所謂的劍祖與百聖,而這名宣揚涯直至生命終結前也未等到這些強者蘇醒。

修道固然能夠突破自身的桎梏,提高壽元,但並非是萬古長存的。

蘇敗看到這些字體的最後,這字體間流露出的語氣也越來越惆悵和不甘,他彷彿看到一名絕世強者漸漸遲暮,直至隕落的一幕,任他風華絕代的強者到頭來也只是化作一抔黃土。

蘇敗驀然一嘆,以這名強者的修為若是走出這座荒古銅殿必將名動末劍域,而因為自身的執念,這名強者終身未曾出荒古銅殿半步,直至坐化在這裡。

蘇敗的嘆息聲自荒古銅殿中回蕩著,揉著有些發酸的眼睛。蘇敗起身轉向這座祭壇的最右側。

可怕的勁道自蘇敗的腳掌間洶泄而出,一道道勁風以蘇敗為中心瘋狂的掀起,一道道模糊的刻痕頓時在銅面上顯現而出。

蘇敗眼神狂熱無比的盯著這些刻痕,據宣揚涯交代,他在那無盡歲月的修鍊中曾將自己的部分修鍊心得感悟刻印這座祭壇的四周,權當做枯燥乏味日子中的樂趣之一。

可怕的劍意在刻痕間滲透而出,蘇敗知道宣揚涯是以手指划出這些刻痕,加上無盡歲月的洗禮,這些刻痕上殘留的劍意還如此恐怖,由此可知宣揚涯對劍意的掌控有多恐怖.

蘇敗先是稍微掃過一遍。這些修鍊心得和感悟按照境界的劃分可分為八塊部分。

其中蘇敗最熟悉的部分自然就是武道四境的四部分。入道,凝氣,天罡,先天。

「原來武道四境後就是問鼎四境。道基境。王道境。皇道境以及帝道境,據這位強者交代他的修為就是止步於帝道境五重。」蘇敗輕聲喃喃道,他曾試圖向李慕辰詢問過先天境界後面的境界。那時候李慕辰也只是模糊的告訴他是道基境,但遠遠不如這裡所交代的那般清楚。

「先天境巔峰強者凝練精血于丹田中,凝聚出一滴道亦可踏至道基境,那時候丹田氣海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先天劍氣就會凝聚成真元,是為道基境。

「道基境巔峰強者將自身的精血不斷精鍊,將精血,真元以及自身的靈魂力量相互匯聚,亦是所謂的精,氣,神,三者凝聚出一枚金丹亦可踏至王道境,那時候的丹田氣海會再次發生變化,稱為紫府。」

「王道境巔峰強者想要突破至皇道境,必要條件就是要領悟劍意,唯獨領悟劍意後才能領悟出所謂的劍勢,一旦領悟劍勢,王道境強者的精氣神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皇道境巔峰強者想要突破至帝道境,其先決條件就是將勢掌握至極致,然後演化出神通,所謂凝練出神通道紋,而這道神通道紋就會出現在金丹上,是為帝道境。」

「而有些帝道境巔峰的強者甚至將這種神通道紋烙印在自身鮮血中,通過血脈將這種神通傳承下去。」

蘇敗眼瞳迅速的明亮起來,目光再次轉向右側的刻痕,他仔細看了片刻,這些部分所講解的大部分是武道四境的修鍊心得,衝擊瓶頸的竅門以及感悟。

當蘇敗心神完全沉浸在這些字跡當中的時候,彷彿親身經歷那種修鍊過程,甚至蘇敗往日里有些懵懵懂懂的地方在這一刻也豁朗變得明了無比。

「在琅琊宗的那段時間,我雖然得到李慕辰的指點,但我畢竟未經歷過系統的學習,同時李慕辰的修鍊心得也不如宣揚涯這般透徹,我若是早點接觸到這些也能少走些彎路。」

蘇敗看著這些修鍊心得有滋有味,就如前世看到那些數學先輩對公式的推導過程。

只是,蘇敗如今的修為是天罡四重,先天境以後的修鍊心得和感悟對他多言就顯得玄奧晦澀,就算蘇敗自認為自己的天賦不錯,但也沒有自信到能夠將這些修鍊心得以及感悟轉換為自身的東西。

逐字將這些修鍊心得默記於心,蘇敗知道就算現在用不上這些修鍊心得和體悟,但他突破至先天境後,這些修鍊心得以及感悟會讓他少走些彎路。

這些修鍊心得晦澀無比,蘇敗大概用了半時辰的時間才將之記住,他的背後已經被湧出的汗水打濕,緊繃的身軀漸漸鬆弛下來,「先天境的修鍊心得對我而言還算是一知半解,不過這今後對我衝擊先天境有著莫大的幫助。特別是道基境,居然對血氣的要求那麼嚴苛,也難怪琅琊宗要獎勵弟子妖龍真血,恐怕是為今後衝擊道基境打基礎。」

「我的肉身得到鯤鵬心血的淬鍊,其血氣可謂雄厚,今後衝擊道基境的難度也漸漸遠遠低於其他人。」

蘇敗單薄的嘴唇抿出一絲笑容,揉著有些發脹的頭腦走向祭壇的左側,這裡的銅面上赫然泛著些許銅銹,同時其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