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基(免費章節)

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基(免費章節)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06 22:27  字數:4584

「楚歌宗主,劍域之圖中原本就存在無盡變數,諸宗弟子前往劍域之圖的目的就是為了歷練,因此歷屆以來都有諸多宗門翹楚死在劍域之圖,我刀劍閣翹楚夜太生這次隕落於你們琅琊宗中都沒說什麼。」刀輕涯尖聲笑道,一股極為陰冷卻極為強悍的氣息波動自體內蕩漾而現,整個身體如巨山般橫亘於楚歌前方。

「刀輕涯閣下這番話在理,況且蘇敗此子並非是隕落在方君涯和天機手中,楚歌宗主又何必遷怒於他人,這未免顯得你們琅琊宗氣量窄小。」天涯閣宗主秦逍遙踏空而出,雖面帶笑意,然那雙目卻有著陰森森的光芒涌動,猶如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蛇。

百尺宗宗主百里奚雖然未出言,不過他同樣朝前邁出數步,以表明他的態度,年邁的身影在這一刻徒然節節拔高,眼神頗為平靜的望著楚歌,他知道楚歌若因為這事情遷怒方君涯和秦天機,絕對也會涉及周談秋,他百里奚可以不管方君涯和秦天機的死活,但周談秋作為他的弟子,他不得不管。

唯獨庄夢閣宗主庄不周靜靜的矗立在半空中,低眸望著劍意傳承台,彷彿這件事情和他庄夢閣無關。

三股強悍的威壓如風暴般在天地間橫掃開來,道道漣漪在楚歌的周圍蕩漾而現,楚歌的步伐卻始終那般從容,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一雙深邃的眼睛掃向刀問天以及秦逍遙等人,猶如蒼鷹俯瞰著大地,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氣,淡淡道:「我楚歌平生有兩件最大的憾事,其一看見昔日的兄弟戰死宗門前我卻未能出劍,其二親自將妻兒送到秋道武宗當人質,至今妻子的遺骨尚在秋道武宗中未遷回琅琊。」

「蘇敗,他是蘇贏唯一的骨肉,他如果是技不如人死在同輩手中。我楚歌不會說一言半語。」

「但他卻是死在我們這一輩人手中!」

楚歌原本有些平靜的聲音在這一刻如同萬雷轟鳴般響徹天地,所有人都為之一驚,他們頓時察覺到周圍天地間的靈氣居然暴動起來,一道道劍氣自楚歌身上洶湧而出,高達百餘丈,照耀虛空通透。

秦逍遙和刀問天的眼瞳徒然一縮,此刻面對這道修長的身影他們竟是不由自主地產生出一種渺小的感覺。

「道基境!」百里奚微垂的眼皮輕微一顫。滄桑的眸子中徒然爆發出精光,仿若第一次見到楚歌般細微打量著他,蒼老的面孔上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意:「楚歌宗主不愧是昔日能夠和蘇贏並駕齊驅的天才,不聲不響間便打破先天桎梏踏至道基境,今後我荒琊州又多出一名道基境強者,實在是可喜可賀。」

「道基境。楚歌你藏的還真深,幸虧這次通天劍樓的封印未破除,否則這通天劍樓恐怕是要落入你們琅琊宗手中。」秦逍遙陰冷的眸子中漸漸顯現些許忌憚,他看著楚歌,就好像看著一座無法攀越的高山。

刀問天面露驚疑不定的神色,望向楚歌的眼神中也是忌憚無比。

在場的強者中唯獨庄不周神情未變,俊朗的面孔依舊保持著古井無波的神色。就算他聽到楚歌突破至道基境,他的眼神也未起波瀾,而是靜靜望著劍意傳承台,第九十九道台階處。

「道基境,我記得宗門強者曾言武道四境後便是道基境,沒想到宗主的修為已經突破至道基境。」談書墨沖著悲戀歌笑道,彷彿要心中的那股瞥屈全部宣洩出來,「不過宗主他們曾提起的皇道境又是什麼?」

悲戀歌空洞的目光停落在楚歌的背影上。眼中難得湧出些許狂熱,「入道,凝氣,天罡,先天這四境為武道四境,亦被稱為武道築基,而其後就是問鼎四境。分別為道基境,王道境,皇道境,帝道境。至於其中的具體劃分我也未曾接觸過。不過聽聞末劍域的最強者就是皇道境,西陀爛柯殿主,武盟。」

「按照末劍域中的說法,西陀爛柯殿主和武盟等人都是被稱為問鼎皇者。」屠莫河低語道,雙手緊攥,望向楚歌的眼神中儘是狂熱之色,「若宗主能夠再進一步,他就能夠成為問鼎王者。」

「問鼎皇者。」白帝和素紅塵嘴中噙著這個陌生的字眼,此刻他們終於知道諸宗強者為何不惜代價要誅殺蘇敗,同時白帝和素紅塵又有些惋惜,抬眸望著那座化為虛無的巨門,可惜。

劍氣風暴在天地間瘋狂的掀起,楚歌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他每踏出一步便有著轟鳴聲在他腳下響起,他的腳步仿若踏在諸宗強者的心頭,諸多刀劍閣先天強者臉色劇變,豆珠大的汗水自額頭處翻滾而落。

「恭喜楚歌宗主突破桎梏,今後我荒琊州在末劍域中的地位又會提高不少。」刀問天硬著頭皮擠出一抹笑容,旋即眼神卻再次變得凜冽起來:「不過楚歌宗主你可能忽略了一點,這裡是劍城,就算你已經是道基境的修為在這裡也只能展現出天罡境巔峰的修為。」

「五宗先輩曾約定,劍域之圖中諸宗強者不得對後輩出手。」

秦逍遙雙手也是一拱,輕聲道:「這件事情確實是我等理虧在先,我等事後會給楚歌宗主一個交代,況且追殺蘇敗的並非是天機和方君涯,如今劍域之圖關閉,那些追殺者也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

「代價?一名皇道境強者,秦逍遙你認為你們給我一個怎麼樣的代價?」楚歌瞥了秦逍遙和刀問天一眼,旋即目光便是投向遠處身形劇顫的方君涯和秦天機身上,一道道波紋驟然在天地間蕩漾而出,眨眼間便是形成狂暴無比的風暴,其內滲透而出的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