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的驚艷

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的驚艷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5-01 15:44  字數:5003

雪絮紛紛,蘇敗的聲音如同實質劍芒般割開這場風雪,吹向慕央和太夜生。

太夜生和慕央兩人心神劇震,頓時覺得搖曳而下的雪絮如同刀鋒般凌厲,其身形落在第九十道台階上。

轉過身,蘇敗微低著眸子,雙目掃過白茫茫的天地,最後落在慕央和太夜生兩人身上,這一望之下,他們兩個人的身體頓時有種被威壓籠罩而來的感覺,兩人身形微顫,在蘇敗的目光下,他們的靈魂彷彿要被蘇敗這道目光所破開,這是怎麼樣的一道目光。

彷彿蘇敗的目光只要在他們身上多停留片刻,他們的神智就會被徹底抹滅。

轟鳴聲在慕央腦海中轟轟響起,慕央身子顫抖的向後退出一步,他的靈魂彷彿在這道目光注視下要破體而出似的,無法承受住這道目光中所蘊含的劍意。

一時間,慕央竟是遲疑起來。

「是劍意,他的目光中已經蘊含著劍意,他對劍意的掌控居然到了如此程度。」太夜生眼露難以置信之色,這種感覺他就算在刀劍閣宗主身上都未曾體驗過,一種錯愕的感覺在太夜生心頭浮現而出,此刻蘇敗給他的感覺和先前極為不同,簡直判若兩人:「兩隻螻蟻?雖然你能夠領悟宗師劍意讓我感動異常的吃驚,但若是領悟宗師劍意就如此目中無人的話,就有些過了。」

「我已經領悟劍意,其實力絕非昔日的我。加上天涯閣的慕央,我倒你是如何能夠做到揉捏我們這兩隻螻蟻。」太夜生眼中的震撼微微收斂,其眼神漸漸變得陰冷起來,一股同樣凌厲的劍意在太夜生體內破體而出,太夜生衣袖揮舞間,上空盤旋的一柄利劍便是暴射而下,落在他手中。

「青峰師兄,這兩隻螻蟻交給我對付即可,劍旗的煉化就交給你,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如何煉化這道劍旗。」蘇敗沖著疾馳而至的青峰笑道。他的腳步驀然抬起。從容的向著第九十八道台階邁去一步,這一步落下的剎那,悠揚的劍吟聲再次在天地間轟轟響起,一股驚人的壓迫自蘇敗身體內湧出。

轟鳴間。蘇敗的再次邁出數步。踏著風雪。逐漸逼近慕央和太夜生兩人。

凌厲鋒芒,磅礴浩瀚的威壓滾滾碾壓而來,太夜生和慕央只覺得威壓臨身。體內的血液凝固住,一股無力感自四肢百骸中蕩漾而現。

「我的實力是半月前的數倍之強,太夜生也是如此,我們兩個人現在聯手,就算是天罡九重武者也要暫避其鋒芒,蘇敗的可怕是在於劍意和劍陣,而如今我們也擁有劍意,只要阻止蘇敗凝陣,我們就有機會。」儘管所領悟的劍意不如蘇敗,但慕央心中還是有幾分信心,而這信心則是源於他和太夜生的修為。

「殺了他,我就能夠成為下任宗主候選人,甚至得到天楓言首座的支持,佔據劍意傳承台,下任宗主更是非我莫屬。」慕央眼中的駭然漸漸被冷冽殺機所取代,慕央側過頭望向太夜生,嘶啞道:「動手!」

鏗鏘!

劍光如長虹般綻射,刺目耀眼,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自太夜生體內噴薄而出,可怕的劍罡緩緩凝聚於太夜生手中的巨劍上,刀劍閣弟子自古以來便是刀劍雙修,太夜生號稱年輕代第一,其劍術造詣自然不凡,巨劍攜帶著可怕的鋒利氣息,如山嶽般降臨。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整座石台竟是搖晃著,彷彿一座山嶽轟向石台。

「敗在你手中是我太夜生平生以來最大的恥辱,今日我太夜生就以我所領悟的劍意洗刷這個污點!」

「劍若化岳,鎮壓!」

巨大的壓力在劍身上蕩漾而出,一座山嶽的虛影驀然在太夜生劍身上空凝聚而出,這座山嶽虛影完全是由劍罡凝聚而成,其內更是灌注太夜生所領悟的劍意,整座山嶽虛影猶若實質,帶著磅礴厚重的滄桑感。

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彷彿停止流動,青峰被這股沉重的壓力壓迫著,其暴掠而出的速度有所緩解。

與此同時,慕央衣袖揮舞間同樣握住上空一柄劍器,望著蘇敗的目光充滿著炙熱和殺機:「太夜生所掌握的劍術和刀術一樣,偏向於剛猛風格,攻勢異常恐怖,而我的風雲劍術則偏向於靈活風格,無懈可擊。太夜生主殺,我主守,我等兩人一開始就立於不敗之地。」

慕央眼中精光暴射,其清風驟然在他衣袖間鼓盪而出,一抹劍意自劍峰間噴薄而出,化作璀璨劍光馳騁於天地間,浩瀚縱橫,以摧枯拉朽之勢狠狠斬向蘇敗的脖頸,兩道驚人殺機襲殺而至。

蘇敗的腳步沒有任何的停頓,如同踏在自家閣樓般從容,一步步的走向太夜生和慕央,他的右手卻是緩緩握住青峰古劍的劍柄,卻沒有出劍,目光帶著些許期待望向太夜生和慕央。

這兩人在劍術上的造詣確實不凡,甚至配合的天衣無縫,鋒利的劍光隱於山嶽虛影中,可怕的劍意化作清風蕩漾於劍光周圍,只是,這劍意落在蘇敗眼中就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太弱了,先不說這兩人只是初次掌握劍意,對劍意的掌控簡直是破綻百出。」

「況且我的劍意都能夠擊潰蒲團中的劍意,更何況是兩道未成氣候的劍意。」

鋒芒與凌厲在蘇敗的眸瞳中閃現而出,一抹驚艷的劍光撕裂風雪,猶如閃電般刺破天穹,就像深冬寒夜中划過天穹的彗星,橫跨虛空,凌厲的劍意凝聚成線,頃刻間就要撕裂這片天地。

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碾壓而來的山嶽虛影竟是如雲海般破碎開來,太夜生雙目微微有些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