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五章 撕臉,殺!

第三百六十五章 撕臉,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4-30 22:37  字數:4682

嗡……

淡淡的劍鳴聲在傾盤大雨中瘋狂掀起,這劍鳴聲並不洪亮卻是傳遍方圓數千丈的地域。

百餘道劍器自動的脫鞘而出,如同受到無形力量的牽扯向著蘇敗暴射而去,劍尖遙遙指向蘇敗所站的位置,仿若俗世中臣子朝拜君皇似的,其劍鳴聲漸漸顯得悲鳴起來。

蘇敗負手而立,單薄的身影在百餘柄劍器的襯托下竟是顯得高大無比。

「萬劍朝宗之象,我記得宗內的典籍曾記載過,凡是能夠領悟劍意時出現萬劍朝宗之象就意味著所領悟的劍意就是宗師劍意,在末劍域極為流傳的說法凡是領悟皇級劍意,今後成就必然不亞於皇道境。」邊道城倒吸口冷氣,眉宇間有著掩飾不住的震撼。

「嗯,這還是上古末劍域鼎盛時代留下來的說法。」雲太虛緊攥的雙手上已是青筋聳動,他的聲音顯得頗為激動:「多少年了,怕是劍道式微以來,我末劍域中再也未有人曾領悟過宗師劍意,如今蘇敗領悟劍意竟是引動萬劍朝宗之象,如此驚才艷艷,就算蘇贏在世也比不了。」

雲太虛聲音變得無比堅決:「今日就算你我三人全部隕落在這裡,也要讓蘇敗安然離開劍域之圖。」

「嗯。」邊道城目光森冷的望著一側的方君涯和秦天機,如同擇人而噬的凶獸。

「劉子昂。我知道你現在仍然不死心,但如今情況不一樣,你應該知道一名皇道境強者對我們琅琊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們琅琊宗今後有資格逐鹿末劍域,甚至在末劍域中佔據一席之地。」雲太虛轉過頭沖著劉子昂輕聲道,而後者的臉上充斥著複雜的神色。

迎上雲太虛那帶著些許懇求的眼神,劉子昂深呼口氣,輕吐道:「我劉子昂不敢忘記自己的身份,我雖然是劉東的父親,但我還是琅琊宗的長老。」

「這其中的利弊我比兩位更加清楚。況且蘇敗領悟的是宗師劍意。凌駕於皇級劍意之上,只要他不隕落,他今後能取得的成就必然不亞於武盟,西柯殿主以及秋道宗主那些人。」

「在大是大非前。我劉子昂還是懂的分寸。雖然有些不甘。但我劉子昂豈能因為一己之欲將琅琊宗前程毀在我手中。兩位儘管放心,今日若是血戰我劉子昂絕不退步。」劉子昂深情並茂,激情慷慨道。

一側。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心中也是掀起滔天巨浪,秦天機目光掃過周談秋和染婉玉,意味深長道:「兩位應該比誰都清楚萬劍朝宗意味著什麼,昔日琅琊宗蘇贏憑藉道基境的修為就讓四宗屈服,若是琅琊宗出了名皇道境強者,那麼我等四宗在荒琊州中再無立足之地。」

「沒錯,擁有皇道境強者的琅琊宗必然不會偏居一隅,甘願屈於荒琊州這彈丸之地。」

「而琅琊宗想要立足末劍域,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頓荒琊州,到時候我們四宗恐怕就會蕩然無存。」

「輕則整宗撤離荒琊,重則整宗覆滅傳承斷掉。」方君涯語氣凝重無比,眼中湧現出的寒意漸漸凝固在那道白衣身影上,蘇敗展現出的天賦越可怕,他心中的殺意就更盛。

「我知道兩位在庄夢閣和百尺宗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關係到宗門利益前,我秦天機可以拋開個人恩怨,不追究那丫頭片子和胖墩對吾兒所做的事情,希望兩位也能夠像我這樣,以宗門利益為主,不要參與過多的個人情感。」秦天機出聲提醒道,其森冷寒意驟然在雨水間蔓延而出。

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眉頭皆是一挑,都從對方眼中看出決然。

染婉玉美眸游離於滄月和蘇敗間,端莊的玉容上泛起一抹無奈的笑意:「滄月這妮子恐怕是要恨我一輩子。」

「遠山冰雪般的寂寞,冬夜裡流星般孤獨的寂寞,這世間恐怕也只有體會到這種寂寞,甚至甘願忍受這種寂寞才能夠達到他那種境界。」蘇敗輕聲喃喃道,其雙目越來越明亮,直至眸瞳中閃現而出的劍光使得這片天地暗淡無關,狂笑聲驟然響起:「我明白了,這世間,性痴則其志凝,故書痴者文必工,藝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無成者,皆自謂不痴者也,而劍痴者方能成為劍神,這是一種偏執,對劍道的偏執。」

蘇敗傲立於傳承台之巔,白衣勝雪,其笑聲越來越大,體內以及青峰古劍上瀰漫的那股劍意氣息也是越來越盛,如同狂風暴雨般肆虐於天地間,這股氣息竟是讓秦天機和方君涯這等強者感到忌憚。

慕央和太夜生等人更是有種置身於怒海中的感覺,紛紛朝後退去,退下傳承台,只有這樣才感到那股壓迫有所緩解,一抹潰敗感在五宗翹楚間瀰漫。

就連悲戀歌和笑蒼生,心中也是產生一種無力感。

天穹間,黑色烏雲瘋狂倒卷著,數以千萬計算的雨滴竟是脫離重力的束縛,如同戰場上脫弦的利箭向著蘇敗傾斜而去,若從正上空望去,以蘇敗為中心,密密麻麻的雨水急墜而至,形成碩大的漩渦。

滄月和吳鉤兩人側目的望著自身的上空,雖烏雲倒卷,竟是毫無一滴雨水。

「你們看那雨水。」林瑾萱指著飛濺的雨水,眼露震撼。

只見豆珠大小的雨水居然形成劍峰的模樣,一絲絲凌厲的氣息在其上瀰漫。

如此詭異的一幕再次震撼了所有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萬劍朝宗的時候還能引起如此天地異象嗎?」邊道城語氣帶著些許震撼。

「我怎麼知道,我對於萬劍朝宗的了解也僅僅局限於宗門典籍上。」雲太虛隨口敷衍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