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章 雨紛紛,劍蕭索

第三百六十章 雨紛紛,劍蕭索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4-27 16:34  字數:4124

有一種人,已接近神的境界,因為無情。

有一種劍法,是沒有人能夠看得到的,因為看見的人都已入土。

有一種寂寞,是無法描述的,因為深入靈魂深處。

一種孤獨寂寥的壓抑感充斥在蘇敗的內心,蘇敗修長的身影端坐在石台的邊緣,茫茫天地間這道身影顯得如此卑微單薄,而那股孤獨寂寥的氣息讓他看起來萬丈雪峰上的一樹寒梅,迎風而立。

「他的劍是殺人的劍,他的笑只在血花在劍尖綻放的時候泛起,殺人對他而言是一件極為神聖而又美麗的事情,在他眼中雪和梅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那麼僅次於這二者的就是劍鋒上滑落的那一連串血花,他的劍很無情。」

「他對劍有著一種偏執,他或許就是那種抱劍而生,含劍而死的人,劍對他而言不僅僅只是兇器那麼簡單,更是生命的延伸,若說寂寞點綴了西門吹雪,那麼西門吹雪的存在便是粉飾了劍,他的劍很寂寞,那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那種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寂寞。」

蘇敗的氣息完全收斂,其心神完全沉浸在腦海里的畫面中,彷彿化身那道白衣身影。

若說蘇敗先前是刻意將自己的心境呈現出那種寂寞的心境,當蘇敗心神沉浸其中時,那種寂寞便如潮水般席捲他全身,仿若附骨之蛆揮之不。蘇敗的身影顯得越發的落寞,而就是這樣的背影落在雲太虛等人眼中卻多出幾分蕭索。

劍意傳承台出現到現在已有半月的時間。也就是說蘇敗在石台邊緣處傻坐了半月的時間,一動未動,如同俗世中的老僧坐禪般,相比之下,笑蒼生的身形已經站在第十七道台階上,挺拔如岳的身影橫亘於蒲團上,一抹撕裂天地的鋒芒在他的身體內散發而出,顯然他對劍意的領悟已漸入佳境。

笑蒼生一側,悲戀歌負手而立,慘白如雪的長髮瘋狂的搖曳著。他的眉宇間也流轉著一抹凌厲的氣息。他的肉身強度雖然不如笑蒼生,然而憑藉著自身的意志赫然踏上第十七道蒲團。

悲戀歌作為天樞閣第一人,甚至被稱為最接近楚修和蘇贏的天才,其天賦自然恐怖無比。

一道道無形的勁風自悲戀歌周圍蕩漾而現。將清風渲染的更加肅殺。

雲太虛的目光流轉於笑蒼生和悲戀歌之間。眼中儘是欣慰之色:「悲戀歌的天賦果然不錯。才短短半月的時間他就已經接觸到劍意的門檻,只要他加深對那道劍意的感悟,那麼領悟劍意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笑蒼生的天賦倒也不賴,領悟劍意的進度絲毫不亞於悲戀歌。」

「謝無峰的天賦也不錯,領悟劍意的進度竟是超越悲戀歌和笑蒼生。可惜,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情耽誤了他的時間,他如今的實力恐怕早就超越在場所有人,甚至直追逆沐風和空之流。」邊道城語氣帶著些許惋惜,這是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她從來不缺乏驚艷絕世之輩,當你在原地踏步的時候就注意被其他人超越,光芒也會被徹底的掩蓋,這是一個時代的不幸,同樣也是一個時代的幸運。

「天道酬勤,想要在這場浩大的修行盛宴中超越其他人,要做的就是比誰更拚命,那件事情雖然對他打擊很大,不過幸好他能夠看開,知恥而後勇。」雲太虛話語中同樣帶著些許惋惜,眼眸微垂,目光落在那道白衣身影上。

蘇敗他到底在做什麼?難道真要放棄眼前感悟劍意的機會?

諸宗強者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是停留在各宗翹楚身上,當瞧見自家弟子領悟劍意的進度不如其他宗弟子時,諸宗強者眉頭直皺,特別是秦天機和方君涯,慕央和太夜生雖然接觸到劍意的門檻,但是領悟進度遠遠不如悲戀歌和笑蒼生,最多就是與涵玄獄旗鼓相當。

「幸好還有琅琊宗那白衣少年墊底,嘖嘖,琅琊宗未免太浪費了,將領悟劍意的名額浪費在那名叫做蘇敗的少年身上,若是讓我刀劍閣弟子進劍意傳承台,我刀劍閣必然又多一名領悟劍意的天才弟子。」方君涯的語氣帶著些許羨慕和戲虐,目光轉向雲太虛和邊道誠,嘴角冷笑更盛。

整個天地間顯得格外的壓抑,劍意如潮水般肆虐於天地間,掀起道道漣漪。

吳鉤拉扯著滄月的衣角,眼珠轉動不停:「距劍域之圖關閉還有數日的時間,老大他難道真的要放棄領悟第二道劍意的機會,這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滄月伸長著玉頸,雪白的玉頸在陽光的襯托下顯得更加嫵媚動人,聽到吳鉤這番話,滄月嘴角微努:「他比誰都要精明,若是換是你,你會放棄領悟劍意的機會?放心,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些什麼,不過他絕對不會將時間荒廢。」

吳鉤扳著自己的手指,開口道:「這倒也是,還有三日的時間,劍域之圖就要正式關閉。悲戀歌那些都沒有登頂,更別談煉化劍意傳承台上的戰旗,難道這座劍意傳承台只能繼續擱置在天冥劍墓中?」

滄月沒有理會吳鉤的惋惜,明媚的雙眸直勾勾的盯著那道白衣身影,許久後才驀然開口道:「胖墩,你有沒有覺得敗類他有時候和這個世界看起來格格不入?」

吳鉤神情一怔,「有嗎?」。

「沒有嗎?」。滄月反問道,玉容上徒然綻出燦爛的笑容:「幸好有我們在。」

靜,冷風在天穹處低吼著,斗轉星移,日出月落,三日的漫長等待悄然而逝。

諸宗強者眼中的期待也漸漸被煩躁和無奈所取代,今日就是劍域之圖關閉的日子。如果他們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