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五十七章 騎虎難下

第三百五十七章 騎虎難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4-25 16:58  字數:3768

巨大的石劍靜靜的矗立於廢墟正中央,滄桑荒涼的氣息使得這些劍柱看起來並非死物,彷彿是橫跨時空長河而來的絕世強者,炫目的劍光將天地間僅存的暮靄驅散,就連那初升的旭日也失去光澤。

整片天地在這一刻彷彿瘋狂抖動著,轟鳴聲毫無徵兆的響徹而起。

劍域之圖正中央處,楚歌驀然睜開微閉的雙眼,遙望著廢墟所在的方向:「劍墓終於是開啟了,根據劍碑樓中殘留的隻言片語可知這宗門昔日的強大,劍意傳承台上銘刻的劍意絕對不同凡響。機緣出現能否把握住就要看你們自己的造化,宗門所能做的就是給你們保駕護航。」

「我們這屆琅琊宗弟子的整體實力不亞於前幾屆,他們不會讓我們失望。」李慕辰開口道,眼神卻是時刻注視眼前這高聳的劍碑,天冥劍墓已經開啟,這座通天劍樓同樣也開啟了。

「走吧!」楚歌淡淡道,起身向著巨大的劍橋走去。

其餘諸宗之主也紛紛動身,踏上劍橋。

就在天冥劍墓開啟的剎那,尖銳的破風聲自天際處驀然響起,緊接著便是數十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如同風暴般籠罩而來,荒琊五宗弟子各個臉色劇變,眼神戒備的望著那些疾馳而來的劍光,當瞧得為首的身影時,五宗中立即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驚呼聲:「我天涯閣的宗門強者終於出現,這座天冥劍墓非我天涯閣莫屬。」

「言之過早,我刀劍閣的宗門強者也出現了。」

「我百尺宗的宗門強者同樣也出現了,居然是白里依長老。」

「琅琊宗的宗門強者也出現,為首的那名長老是雲太虛長老,屬於刑堂的強者,還有那名披著青衫的長老是邊道城長老,傳聞他是陣堂數一數二的強者,看來宗門這次很重視這座天冥劍墓,咦,那不是劉子昂長老,他怎麼也會出現在這裡。」楊修墊著雙眼遙望著天際盡頭出現的身影,當目光觸及劉子昂的剎那,楊修的眉頭不由自主的輕皺而起。

滄月柳眉也是輕蹙,螓首微垂沉思道:「諸宗強者進入劍域之圖為的是那座劍樓,按照庄不周的說法那座劍樓關係到劍域之圖的隱秘,五宗如此大費周章就是要聚五宗之力破開劍樓的封印,怎麼會派遣強者出現在這裡,難不成這座天冥劍墓中的傳承足夠引起五宗宗主的重視?」

尖銳的破風聲鋪天蓋地而來,五宗強者的身影眨眼間便出現在廢墟上空,眼神狂熱無比的盯著十二柄劍柱,其上瀰漫而出的氣息竟是讓他們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這座劍墓絕對不凡。

「天冥劍墓已經開啟了嗎?琅琊宗這方現在是誰主事,悲戀歌和屠莫河那些人已經進劍墓了嗎?」雲太虛目光凌厲無比的掃過下方的琅琊宗弟子,一身修長的黑色風衣袍使他看起來十分的陰沉,特別是他的眼神,或許是身為刑堂強者的緣故,他的眼神帶著些陰沉,給大多數琅琊宗弟子帶來莫名的壓迫感。

「刑堂弟子血一見過太虛長老,悲戀歌領袖和蘇敗領袖以及屠莫河等人已經進入劍墓。」刑堂弟子中,一名全身被血袍籠罩的青年抬步而出,向著雲太虛行禮道。

蘇敗領袖!

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一旁的劉子昂臉色微變,他出現的剎那便試圖在琅琊宗弟子中尋找蘇敗的身影,然而讓他失望的是未尋到蘇敗的身影。

劉子昂並非是蠢貨,根據蘇敗這數月以來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敢斷定血煉中五宗弟子的全軍覆沒和蘇敗絕對脫不了干係,特別是自己兒子劉東的死,或許就是死在蘇敗手上:

「蘇敗出血煉後展現出來的實力就不亞於半步凝氣,若他在血煉中有這實力,以他往日里和東兒之間的恩怨,蘇敗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東兒,況且東兒恐怕也會主動去找碴。」

「如今蘇敗展現出來的潛力讓宗門極為重視,固然我知曉東兒的死和蘇敗有關,但我一出手對付蘇敗的話,宗門肯定會出手制止,李慕辰安排我來這裡就是為了試探我的態度。」劉子昂眼神變化不定,比起往日里的意氣風發,他如今的模樣倒是有幾分遲暮之年的滄桑感。

這名叫做血一弟子將天冥劍墓的信息全部吐露出來,甚至連開啟劍墓前的衝突都敘述一遍。

當提到蘇敗以一己之力斬殺天罡五重巔峰的古孤時,雲太虛等人虎目皆是一睜,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而當聽到蘇敗以一己之力重創太夜生的時候,雲太虛再也難以保持臉上的威嚴,面露震撼:「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在場的五宗弟子都親眼目睹蘇敗領袖擊敗太夜生那一幕,弟子豈敢造謠。」血一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奈,若非親眼目睹先前那一幕,他自己恐怕都不敢相信這一番話。

「我記得太夜生是刀劍閣年輕代第一人,其修為更是遠遠超過同齡人,他怎麼會敗在蘇敗手上?」邊道城有些不可思議道,天罡境越到後面,一重修為之間的差距如同鴻溝般不可逾越。

「領悟劍意掌控劍陣,蘇敗未及弱冠之齡便已至天罡四重,首座所言不錯,我琅琊宗確實又出一根好苗子,我醜話說在前頭,這蘇敗是我刑堂重點保護對象,誰若是敢在暗地裡對蘇敗下死手,休怪我刑堂不講同門情誼。」雲太虛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其眼神卻是若有深意的望了劉子昂一眼。

劉子昂頓時覺得一股刺骨的寒意籠罩全身而來,抬眸迎上雲太虛的目光,訕訕一笑道:「我劉子昂雖然不是深明大義的人但也懂得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