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五十六章 劍墓終啟

第三百五十六章 劍墓終啟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4-24 23:23  字數:3694

天地間彷彿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就連那風都徹底凝固住。請百度搜眼快,即可找到本書最新最全的章節

一股無法形容的震撼感充斥在他們的心頭,特別是刀劍閣弟子,面色獃滯的望著這一幕,一種恐怖的情緒如同潮水般在他們心頭洶湧而出,這可是刀劍閣年輕代第一翹楚。

刀劍閣中的競爭可是激烈無比,太夜生能夠踩著無數同門弟子傲視刀劍閣,這一切足以說明太夜生的實力,然而現在堂堂的太夜生竟是敗在這名不經傳的少年手中,這一幕若是傳出去,這白衣少年足以名動五宗。

素紅塵紅潤的嘴唇微張,玉手緊攥著蘇暖的小手,喃喃道:「敗了。」

楚牧晴也是獃獃望著那具如同死狗般的屍體,美眸中異常連連。

「太夜生在刀劍閣中的地位如同涵玄獄師兄在庄夢閣中的地位,像他這樣的翹楚居然敗在蘇敗手上,以劍意凝聚劍陣,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太驚艷了。」楚牧晴玉手掩著紅唇,喃喃自語著。

就連熟悉蘇敗實力的書生和吳鉤,當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上也有著掩蓋不住的震撼,唯獨滄月語笑嫣然,明媚的目光凝固在那道白衣身影上,喃喃道:「不經意間他已經超越我這麼多。」

凌厲無比的劍意瀰漫於天地間,漸漸收斂於蘇敗的手指間。

蘇敗交叉的雙手微垂,眼神漠然的望著太夜生的身體,一襲血衣已破碎不堪,其猩紅的鮮血自太夜生的毛孔中滲透而出,甚至可見到密密麻麻的劍痕。

天罡四重的修為加上大成的劍意,蘇敗如今的實力儼然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在這種情況下,蘇敗凝聚出的三才劍陣威力自然也是呈幾何暴漲,就算太夜生修為雄厚,然而也無法承受住這道劍陣的衝擊。

只是當蘇敗目光注視在太夜生胸脯處的剎那,其劍眉卻是徒然一挑:「沒死!」

砰!

凌厲的劍氣至雙腳間晃動而現,蘇敗的身形一閃便如同長虹般向著太夜生直衝而去。

「你們還傻站著幹什麼,難道真想讓我死在蘇敗手中?一旦我死在蘇敗手中,以你們的實力能夠擋住琅琊宗的攻勢。」原本半死不活的太夜生日彷彿察覺到蘇敗的殺機,身體猛的騰空而起,眼神驚駭的望著蘇敗,這個時候的他顯然是無法保持住以往的鎮定和從容,尖銳的聲音在這片廢墟間蕩漾開來。

「太夜生絕對不能死在蘇敗手中,否則以蘇敗和悲戀歌等人的實力,就算我庄夢閣和其他宗門聯手恐怕壓制不住,那麼手中的天冥玉劍恐怕就要拱手讓人了。「在太夜生尖銳聲音響起的剎那,涵玄獄的身形便已閃電般的掠出。

笑蒼生雙腳也是猛的一踏,可怕的力量在他四肢百骸間鼓盪著。

唰!唰!

兩道如同長虹的身影劃破長空,以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向著蘇敗直奔而去。

就在蘇敗身影即將追上太夜生的剎那,這兩道身影便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太夜生的兩側,當親眼目睹太夜生身上那可怕的傷勢時,笑蒼生和涵玄獄都有些動容。

涵玄獄抬起頭望著那道御空而來的白衣身影,輕笑道:「得饒人處且饒人,蘇敗領袖展現出的實力足以證明有資格持有天冥玉劍。呵,我們荒琊五宗可是荒琊州中的中流砥柱,往日里宗門之間雖然有摩擦,然而畢竟隸屬荒琊州,蘇敗領袖又何必將事情做絕。」

踏空而至,蘇敗迎上笑蒼生以及涵玄獄那深淵如海的氣息,眉宇間流露出一抹惋惜,目光審視著太夜生,以他的實力應該無法承受住三才劍陣的轟擊,而如今看來太夜生只是受了重傷而已,聽到涵玄獄這句話,蘇敗嘴角挑起一抹譏諷的笑意:「把事情做絕?涵玄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琅琊宗和刀劍閣之間的關係,百餘年以來,我琅琊宗死在他們刀劍閣手上的弟子可不再少數,看來你們庄夢閣和笑蒼生是打算和刀劍閣以及天涯閣聯手了!」

凌厲的殺機伴隨著蘇敗這句話,仿若寒冬冷風般向著笑蒼生和涵玄獄吹刮而去。

「蘇敗領袖對楚牧晴師妹有恩,同時閣下與滄月師妹關係匪淺,若非萬不得已我涵玄獄也不願站在你的對立面,但是你們琅琊宗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威脅到其餘諸宗,若是我們不聯手的話,恐怕就要失去手中的天冥玉劍。」涵玄獄沒有在意蘇敗話語中的譏諷,反而是向著蘇敗無奈的拱手。

轟!轟!

而就在這時,又是兩道強悍無比的氣息至天地間蕩漾而出,凝聚成虹,悲戀歌和屠莫河等人紛紛向著蘇敗所在之處匯聚而去,白帝更是凝聚出劍陣,可怕的劍影在天地間展開,現場的氣氛再次緊繃起來。

其餘諸宗的弟子緊繃著身軀,鏗鏘聲不絕於耳,一柄柄雪亮的劍光破風而現,匯聚在一起。

慕央注意到現場局勢的緊張,巧妙避開青峰的攻勢後便飄然退去,落在太夜生身側,凝視著太夜生身上的傷勢,不由倒吸口冷氣,他沒想到太夜生居然會敗的如此徹底,甚至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迎上慕央的目光,太夜生虛弱無比的咳出一口血,森冷道:「讓你見笑了,沒想到我刀劍閣堂堂的第一翹楚也會有陰溝裡翻船的一天,若非昔日我曾得到刀輕涯首座恩賜的血甲,今日我恐怕就要隕落於此。」

說到這裡,太夜生滿是血跡的左手捂住胸脯,一大塊的血色碎甲至武衣中緩緩飄落,一股寒意卻是首次在太夜生的心頭湧現而出,他清楚的記得刀輕涯首座說過,這血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