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二十五章 冷月照何人,何人

第三百二十五章 冷月照何人,何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31 17:19  字數:5154

「冷月照孤城,西門吹輕雪!」

古老滄桑的聲音如附骨之蛆般回蕩於蘇敗的腦海中,清冷的月光撕開那無盡的黑暗倒映在蘇敗黑色眸子中,蘇敗緩緩睜開雙眼,舉目望著眼前起伏的巍峨宮殿。

柳絮般的雪花搖曳而下,鋪出滿地銀霜,刺骨的冷風輕拂著飛檐的樓角,壓抑的氣息至紅瓦雕牆宗滲透而出。

蘇敗目光掠過那萬重城樓,停留在西沉的圓月下,兩道如雪般孤寂的身影直立著,如亘古以來就屹立在太和殿上的雕塑般,清冷的月光將他們蒼白冷峻的面容勾勒的更加寂寥。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蘇敗輕聲喃喃道,眼前這熟悉的一幕曾絡印在他靈魂深處,然而再次目睹這一幕的時候,蘇敗心中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震撼和那種莫名的壓抑,其目光停落在那道路遠山冰雪般寒冷的身影上,「葉孤城!」

唯獨真正領悟葉孤城的劍意後,蘇敗才能徹底體會到葉孤城那種深夜中化不開的孤獨,在葉孤城的世界中唯一的點綴便是那白雲大海,獨自抱劍且行且進於茫茫劍道中。

目光微轉,蘇敗望向西門吹雪,他的身影還是站在風雪中,他的目光已不像昔日蘇敗初次見到他時的那般冰冷,然而他孤獨的眸子深處還是時而掠過寂寞的影子。

蒼白的月,蒼白的劍,蒼白的臉。蘇敗望著兩道如雪的白衣,喃喃道:「原來當寂寞散開的時候,無論是葉孤城還是西門吹雪,他們都是一樣的孤獨。高處不勝寒的寂寞本身只有身在高處的人才能體會到,他們或許便是這種明知高寒卻偏愛高寒的人。」

這兩道身影,一道如遠山上冰雪般寒冷的寂寞,一道如冬夜裡流星般孤獨的寂寞。

就在這時候,一道悠揚的劍吟聲蕩漾而起,劍氣沖霄,星光黯淡。銀月失色。葉孤城凝視著手中的劍峰,他的目光始終未停留在西門吹雪的身上,清風拂過那久盛不衰的太和殿,吹起那漫無邊際的雪花。葉孤城持劍緩緩走出。衣襟翻飛。似朵朵浮雲,如同被謫凡間的仙人,優雅無雙。

望著那道冰冷的劍峰。蘇敗忽然間覺得這月光已寒如殘冬之雪。

鏗鏘!一道猶若九天之外的清鳴聲撕開這刺骨的冷風,在蘇敗的注視下,西門吹雪的劍儼然出鞘,這柄讓漫天星光徒然失色的劍峰卻變得莫名沉重,這種沉重就算被無形的線所束縛住。

天地間所有的光輝全部集中在這兩柄不朽的劍上,而那兩雙同樣白皙的手儼然已握在其上,就在風雪乍起的剎那,這兩柄不朽的劍皆已刺出,驚艷唯美的劍光掙脫世間的束縛遺世而獨立於天地間,靜如白雲之飄渺,動如飛仙之唯美的劍光就這般緩緩的向著西門吹雪刺去。

蘇敗雙手緊握,目光轉向西門吹雪,他的目光已不像昔日那般清冷,而他手中的古劍亦不像昔日那般凌厲,是那無形的線將西門吹雪的劍束縛住,蘇敗知道,現在的西門吹雪已不是昔日的劍神,他的劍原本是劍神的劍,然而他如今已具有人類的感情,他已不再是神,而是人。

「西門吹雪的劍比起葉孤城的劍已慢了半拍。」蘇敗喃喃道,目光凝視著葉孤城手中那冰冷的劍峰,就在二者即將觸及的剎那,乍起的清風輕輕的彈開其劍峰,葉孤城的胸脯便已如同飄逸的白雲般迎上西門吹雪的劍。

一連串的血花再次在西門吹雪的劍峰處搖曳而下,這一刻彷彿成為永恆融入至蘇敗的靈魂深處,就算昔日曾目睹過,蘇敗心中的沉重還是那般壓抑,抬起頭,蘇敗目光至那柄劍峰上移開,轉向天穹,星光已覆滅,月色已埋葬於初現的曙光中,然而這片天地卻是顯得更加寒冷和黑暗。

蘇敗見到西門吹雪輕輕吹起劍上的血,偌大的紫禁之巔彷彿只剩下這道白衣身影。

通過那如雪般閃亮的劍身,蘇敗看到其上倒映出落寞蒼白的臉龐,那雙眼神有著說不出的疲倦和寂寞,比朋友更加尊敬的仇敵已死在他的劍下,今後他永遠只能獨自品嘗孤獨的寂寞,他的心更冷,他的人顯得更加寂寞,這偌大的天下還有誰能夠值得他拔劍?

蘇敗看見西門吹雪藏起了他的劍,抱起那具冰冷的屍體,拾起那柄冰冷的劍,踏著冷冷的劍光消失在紫禁之巔的曙色中,清寒的雪絮漸漸掩蓋住那抹刺目的嫣紅,蘇敗覺得那柄劍失去以往的冰冷,西門吹輕雪,劍已不出,今後誰又在風雪中吹血?

望著這道背影,蘇敗抬步追去,就像他昔日看見那道踏著斜陽走在古道中的身影,只是這道身影更冷了。

斜陽布滿的黃昏古道上,一座劍冢落寞的屹立於盡頭,而那道如雪的身影正落寞的站在劍冢前。蘇敗出現在這古道時便已見到西門吹雪和這座劍冢,他知道這座劍冢中埋葬著那名絕代風華的劍客。

凝視這座劍冢,蘇敗輕微一拜。

蘇敗知道無論是眼前的西門吹雪亦或者埋葬於其中的葉孤城,對他而言都是恩師的存在。

至今,他還記得葉孤城的那一句你學劍,也記得那道翱翔於白雲間的優雅身影。蘇敗側過頭望著西門吹雪,那張如雪般蒼白的面容上有著說不出的寂寞和冰冷:「他是還不是已決心永遠藏起他的劍,就像他要永遠把埋葬起葉孤城的屍體。」

蘇敗驀然一嘆,凝視著那遲暮的黃昏,清風攜帶著淡淡的梅花香撲面而來,同時捲起天穹盡頭處的白雲,這些白雲漸漸散去,彷彿被這場清風吹向天外。那座屹立於白雲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