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章 半步天罡

第三百章 半步天罡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15 14:57  字數:3342

??

和煦的春風攜帶著淡淡的珠璣濺落在蘇敗面容上,蘇敗微抬著頭望向那飛流直下的銀色匹練,嗅著那有些潮濕的空氣,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意,從容不迫的走向瀑布。

轟!轟!

銀色瀑布沿著山澗直墜而下,猶如怒龍般,頓時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於天地間。

恐怖的水流時刻衝擊著蘇敗那單薄而又欣長的身軀,蘇敗身形卻巍然不動,集訓至今也有將近一月的時間,在這一月中,蘇敗時刻按照李慕辰所安排的計劃修鍊,眼前這恐怖的瀑布可是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他可是忘記這一月以來自己到底被這瀑布沖向幽灘中,身上也多數不清的淤青傷痕。

比起眼前這恐怖的衝擊力,讓蘇敗記憶猶新的還是那滾落的山石,就算蘇敗修習過劍芒指,然而每天都要做到擊碎兩千餘塊山石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蘇敗記不住這些時日以來,自己的手指骨到底斷裂過多少次,若非李慕辰那強化版的琉璃晶水,自己這雙手絕對廢了。

銀色匹練轟轟而來,攜帶著恐怖的衝擊力,其水流順著蘇敗的身體曲線流淌而下,蘇敗低眸望著自己的腹部和雙臂,眼中掠出一抹無奈之色,就算經過如此錘鍊,自己的身體看起來還是如同文弱書生,甚至在腹部間都無法看見腹肌。

不過,蘇敗卻能感受到這具肉體內蘊含的可怕力量。

蘇敗心神微凝,其功點值所化的能量如同脫韁的烈馬般,馳騁於體內,融入他的血肉和骨骼中:「天罡境和凝氣境確實有著難以逾越的鴻溝,就算我這一月將十門不入流的武技修習至一代宗師的境界也無法衝擊瓶頸。」

大多數時間蘇敗都是按照李慕辰的安排修鍊,不過蘇敗還是有一些可支配的時間。

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提高自身的修為,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武技修習至一代宗師的地步,蘇敗除了將大部分精力放在天外飛仙和心劍之術上面,其餘精力集中在不入流武技上面,這種感覺倒是讓蘇敗十分的懷念,就像前世一個人拿著厚厚的奧數題躲在圖書館中刷題。

「入道,凝氣,天罡,先天為武道四境,其中入道和凝氣是為武道的門檻,而天罡和先天才算勉強踏至武道,很多人修習一生都止於凝氣九重。」蘇敗微皺著眉頭沉思,按照李慕辰的話語來說,人為器體,而我們所修習的真氣就是這器體中的液體,只要我們將這器體灌滿,然後將之打破便是突破桎梏:「顯然十餘門不入流的宗師獎勵還遠遠不夠讓我突破這種桎梏,不過經過這一月的苦修,隱約間也能夠接觸到其門檻。」

「或許我只要在修習一門不入流武技就能夠突破桎梏!」感受著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蘇敗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微閉著雙眼,腦海中浮現出那名拾劍而去的白衣劍客。隱約間,蘇敗有種強烈的感覺,待到自己突破至半步天罡時,那時候就會見到那名白衣劍客。

「西門吹雪。」蘇敗喃喃道,凌厲無比的劍意至體內散發而出,在如此恐怖的衝擊下,蘇敗漸漸學會讓自己的心境變得心如止水,甚至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領悟心劍之術,而他的劍意就像被洗凈鉛華般,變得更加內斂,然而蘇敗卻知道這種劍意才是最可怕的。

劍動則鋒芒畢露,劍寒九州。

劍靜則鋒芒內斂,溫潤如玉,謙若君子。

遠處陡峭的山石上,李慕辰負手而立,他看著那道巍然不動的白衣身影,眼中帶著些許震撼和動容,李慕辰至今還記得最初開始的時候,蘇敗要在瀑布下支撐五分鐘都是件很勉強的事情。

然而在經過短短五日的適應後,蘇敗居然能夠在瀑布下支撐半時辰而不倒,李慕辰知道,這並非是蘇敗身體強度驟然提高,而是他用意志在支撐著,這展現出來的執著和倔強可是讓李慕辰十分動容。

「強者之所以能夠睥睨天下的強者,除了無所畏懼的心境外,其倔強和執著也是不可缺少的。大荒世界中往往最不缺的就是天才,然而最不幸的也是天才,因為他們輕易就能取得常人無所觸及的成就,往往因為這樣,大多數天才都因此感到自滿,而這小傢伙完全是刻薄。」李慕辰喃喃道,目睹蘇敗那瘋狂的修鍊,就算是李慕辰也有所動容,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刻薄的人,並非是對他人刻薄,而是對自己刻薄。

除了吃喝拉撒的時間,其餘時間盡數都投入修鍊中。

盯著蘇敗那年輕的臉龐,李慕辰知道前者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績,並非取決於那可怕的天賦,同時他的意志和心境也是不可缺少的。想到這,李慕辰嘴角驀然揚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垂落於衣袖中的右手緩緩揚起,凌厲的劍氣似長虹般橫跨天際而去,緊接著就是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無數道山石至山澗間滾落而下,遠遠望去好似直墜而下的天外隕石,聲勢浩大。

轟!轟!

突如其來的聲勢使得蘇敗眉頭微皺,睜開雙眼,無數道黑影在他眼瞳中迅速放大著。

「終於要提高難度了嗎?」蘇敗輕吐道,昔日他錘鍊雙手的時候都是站在瀑布外,而如今他還在瀑布內,李慕辰就開始第二輪訓練,顯然是想要蘇敗在瀑布之下以雙手擊碎這些山石。

蘇敗一眼望去,儘是密密麻麻的山石。

倘若他未能將這些山石擊碎,以山石上攜帶的力量足以將他重創。

想到這,蘇敗全身都緊繃起來,眼神卻是平靜的望著滾落的山石,劍指微並,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