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才齊聚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才齊聚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12 14:58  字數:4368

死寂的沉默後就是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劃破雲霄。

儘管青年先前的言語只是刻意針對蘇敗和徐荒等人,然而其中流露出對琅琊七閣的蔑視感還是讓大多數琅琊七閣弟子反感,親眼目睹蘇敗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碾壓青年,各個覺得解氣無比。

僅僅電光火石間分出勝負,緊隨蘇敗而來的書生和七罪也有些傻眼,這傢伙的肉體強度好像提高了很多。

遠處,滿臉期待的分宗弟子各個目瞪口呆,劉封師兄可是天罡境的實力,怎麼會落敗如此之快。

「怎麼可能?」青年狼狽的躺在地面上,一股霸道無比的氣息至他體內流竄著,這股可怕的氣息將他體內的真氣盡數震潰,他全身的肌肉都抽搐著,冷汗直冒,這是劍意!

「蘇敗師弟的實力好像又提高了!」

楊修和林瑾萱他們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緊接著便是露出燦爛的笑容,特別是楊修惡狠狠的瞪著青年。

蘇敗望著手上沾染的血跡,略微皺眉,甩了甩,大步的走向落敗的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你聽過我昔日的傳聞,那麼應該知道惹惱我的代價吧。」

望著大步走來的蘇敗,青年臉色微變,儘管前者臉上噙著十分好看的笑容,然而他卻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正欲艱難的爬起來,只是體內那蕩漾的可怕劍意讓他一動就呲牙咧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敗走來。冷冷道:「如今正是集訓的關頭,你如果做出過火的事情恐怕是會被取締資格。」

噗!

血光迸濺,森白的骸骨浮現而出。孤零零的右臂直接被拋起。

劇烈的痛楚讓青年身體狂顫。望著絲毫不留情的蘇敗,青年那猙獰的面孔上終於泛出些許恐懼。

「取締資格?抱歉,你恐怕不知道琅琊內宗的規矩,在琅琊內宗內就算是殺了人也只是被押送至執法塔。所以你來琅琊內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學會適應這樣的環境。這裡的人可是很殘忍的。」蘇敗雪白的牙齒折射出淡淡的寒光。手中的青峰古劍以更兇悍的力道狠狠砸落,這一次,蘇敗是以青峰古劍的劍背砸落至青年的大腿處。瞬間有著一道骨骼破碎的聲音響起:「溫室里的花朵?這麼文藝的名字可不適合我們,我還是比較喜歡類似魔鬼和惡魔這樣的稱呼。」

咔擦!

蘇敗抬起腿,乾淨利落的踏落在青年的胸脯處,瞬間,蘇敗身上的琅琊戰服變得沉重無比,青年冷汗直冒,頓時覺得有數座大山轟撞而來,臉上青筋聳動。

廣場上,瞧得蘇敗那狠辣的手段,分宗弟子皆是倒吸口氣,反觀那些琅琊七閣弟子倒是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當初蘇敗以一己之力挑翻開陽閣那才叫狠,手起劍落,連眼皮眨都未眨。

青年痛的哀嚎著,而遠處旁觀的分宗弟子竟是不敢上前阻止,蘇敗那狠辣的手段可謂是將他們震懾住,特別是四周那些琅琊七閣領袖的目光讓他們有種置身於獸群般的感覺。

「蔑視我們琅琊七閣?話說我們看起來真的那麼仁慈,居然用花朵來形容我們。」

「早就想去執法塔看看,要不我們聯手幹掉這些分宗弟子。」

人群中,不時傳出琅琊七閣領袖的鬨笑聲,這鬨笑聲和青年的慘叫聲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些分宗弟子甚至有種錯愕的感覺,這琅琊內宗弟子當真像分宗中傳聞的那般不濟?

「得饒人處且饒人,還望蘇敗領袖手下留情!」

低沉的聲音猛然想起,遠處一道高大的身影如同炮彈般暴射而來,同時,一股霸道強悍的氣息排山倒海般的洶湧而出,眨眼間這道身影就重重落在分宗弟子前,一絲絲裂痕迅速的在他腳下浮現,向著蘇敗蔓延而去,可怕的劍氣至迸濺的碎石間湧現。

緩緩揚起青峰古劍,蘇敗望著那蔓延而來的裂痕,直接一腳橫掃而出,青年慘叫一聲,其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向著這道身影甩去,同時,蘇敗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出一步,沉重的步伐使得青色石板狂震,那道裂痕也徒然止住,望著這道身影,眼中掠出一絲訝然:「好強!」

「項師兄!」瞧得眼前的身影,十餘名分宗弟子各個如釋重負的鬆口氣,臉上也再次浮現出笑容。

項生羽單手接住青年,瞥見青年身上的傷勢,眉頭微皺,旋即道:「劉封,我說過了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參與劍域之圖,並非是為了挑起內宗和分宗之間的爭端。」

「項師兄!」青年猙獰的面孔上露出狂喜的神情,捂著斷臂森寒道:「這件事情並不是我主動挑起的,而是對方率先動手,我只能反擊,項師兄你可要為我做主。」

「閉嘴!」項生羽的臉色愈發的冰冷,向著蘇敗拱手道:「多謝蘇敗領袖手下留情。」

青年張了張嘴,看到項生羽眼中的警告,只能無奈的低下頭,眼中儘是怨恨之色。

側過頭,項生羽向著兩名弟子點點頭,率先轉身向著廣場的邊緣走去。瞧得息事寧人的項生羽,圍觀的琅琊七閣弟子都是有些意興闌珊的聳聳肩,向著四周散去。

「這傢伙不簡單,居然能夠咽下這口氣。」書生抬起草帽,眼角的餘光凝固在那道遠去的背影上:「分宗中居然有如此可怕的人物,他的實力應該比起秦獄和鬼不凡更強?」

「並不是所有分宗的弟子都是一些酒囊飯袋。前幾屆,分宗中也出現一些比擬天樞閣領袖的妖孽。」徐荒擦拭嘴角的血跡,略微有些無奈道:「抱歉,又給你添麻煩了。」

蘇敗緩緩收回目光,搖頭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