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八章 底牌盡出

第二百七十八章 底牌盡出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03 02:44  字數:3100

熾烈的劍光正激蕩,一道道劍氣徹底割裂這片斷壁殘垣

崩裂的轟鳴聲劃破雲霄,蘇敗所站的地面正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向下沉陷,在無數道駭然的目光中,兩道衝天而起的劍影分外的刺目璀璨,遠遠望去,整片廢墟的上空彷彿有著千萬道光芒迸射,磅礴雄渾的天地靈氣至潮水般洶湧而現。

一道道恐怖無比的劍氣如同潮水般席捲而出,倒塌的宮殿在這一刻變成廢墟。翻滾的煙塵中,秦獄那道俯衝而下的劍光漸漸散去,道道數尺長的裂痕正以一種極端的速度蔓延至洛凱等人腳下,其內暴射而出的劍氣使得眾人紛紛朝後退去,就連悲戀歌腳下的祭壇也是輕微搖晃。

站在遠處眺望此處的諸閣弟子皆是露出錯愕的神情,腦子略微有些反應不過來。

望著被破壞一塌塗地的廢墟,喃喃道:「這就是劍陣的威力?我當初也曾和半步天罡境界的劍陣師交手過,當我那劍陣師竭盡全力也未造成如此恐怖的波動,蘇敗這劍陣居然有這威力。」

「並非只是劍陣而已。」悲戀歌漠然的目光至那道道蜘蛛網般的裂痕上橫掃而過,眼神略微有些凝重,在這些劍痕上,悲戀歌能夠感受到道道摧枯拉朽般的劍意,淡淡道:「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劍陣和劍意的結合體,以劍意凝聚劍陣,他果然是不折不扣的瘋子,這等威力的劍陣就算是書墨你恐怕也十分棘手。」

談書墨如墨的劍眉微擰著,他捫心自問,倘若只是未有準備的情況下接下這恐怖的劍陣,絕對會付出代價,眯著雙眸,談書墨盯著那翻滾而起的煙塵,輕聲道:「秦獄在那麼急促的情況下接下蘇敗這劍陣,恐怕是要付出些許代價了。不過秦獄先前那劍式也十分可怕·蘇敗應該也會受到波及,沒準也會落個重傷的下場。」談書墨雙手緊握住祭壇上的護欄,眉宇間有著些許期待,到底誰勝誰敗?

洛凱已被眼前這遍地狼藉弄的面無血色·同時略微有些慶幸,先前幸虧是領袖師兄出手,倘若是自己的話,那麼先前那恐怖的劍陣絕對可以將自己轟成碎片。

「蘇敗師弟應該沒事吧。」林瑾萱美眸飛快的掃過那倒塌的廢墟,聲音中帶著少許顫音。

書生和徐荒兩人眉頭也是微皺,只能死死盯著那翻滾的煙塵,就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那衝天而起的沙塵算是漸漸散去,觸目驚心的宮殿廢墟完全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而在廢墟的一處有著一道挺拔如岳的身影矗立未動·凌厲霸道的氣息讓洛凱等人各個狂呼而起:「領袖師兄。」

「我就知道領袖師兄肯定安然無恙,蘇敗呢?」

「誰知道?也許直接被領袖師兄那一劍轟成碎片,不過他能夠將領袖師兄逼到這一步也算是不簡單。」

比起先前,此刻秦獄全身如墨的黑衣儘是破碎,袒露出如同古銅色的肌膚。秦獄抬起眼眸,望著四周那倒塌的碎石和蔓延而現的裂痕,那冰冷的眸子中終於是泛起了忌憚之色,殷虹的鮮血至他的指尖淌落。

「一開始你就裝出潰敗的局面從而拖延時間凝聚劍陣,你對自己很有信心。」

「不過事實證明你的選擇是對的。這道劍陣確實很恐怖·甚至讓我不得不動用全力應付。」

「但你終究不是天罡境。倘若你是天罡境的話,我或許真的會死於這劍陣下。」

低沉的聲音驟然回蕩在廢墟上空,秦獄手中的巨劍猛的揚起·兇悍無比的勁風至劍尖上洶湧而出,頓時將廢墟正中央翻滾的塵埃席捲而去,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那張白皙面容上噙著淡淡的笑意使得洛凱等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鴉雀無聲。

誰都沒想到在經歷如此恐怖的衝擊後,蘇敗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

徐荒和書生兩人相視一笑,林瑾萱俏臉上也是露出嫣然的笑意。

目光平靜望著那道矗立如岳的身影,蘇敗緩步踏出灰塵瀰漫區,左手微揚,恐怖雄渾的氣息在左手間蕩漾而出·淡淡道:「你第一次能夠接下我的兩儀劍陣,那麼第二次還能安然無恙的接下嗎?

聽到這句話·秦獄那冷峻的面容上浮現出抹森冷的笑容,冷冷道:「你可以試試能否在我眼皮接二連三的凝聚劍陣。」

聞言,蘇敗嘴唇徒然抿出森冷的弧度,手中的青峰古劍赫然斜划出半空,在虛無的空中蕩漾出道道漣漪,然後狠狠的落在蘇敗和秦獄兩者之間。與此同時,蘇敗右手徒然按在左手上,兩手相合,蘇敗平靜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想要凝聚劍陣的話,你阻攔的住嗎?」

瞬息間,蘇敗雙手已是翩然而動,只見在前方的虛空中立即有著道道劍印蕩漾而出。

秦獄臉色微變,腳掌猛然狠狠踏落,重重的對著蘇敗暴沖而去。

望著這劍拔弩張的一幕,大多數人心臟都砰砰加快跳動著。洛凱更是伸著長脖,直直盯著蘇敗那翩然而動的手指,冷笑道:「在領袖師兄有所準備的情況下想凝聚劍陣,簡直是痴人做夢。」

然而當看到蘇敗那恐怖的結印速度時,洛凱心頭狂震:「媽的,他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十丈,六丈。

當秦獄身形距蘇敗還有三丈的時候,身形猛然止住,皺著眉頭看向蘇敗身前那浮現而出的兩道劍影,其上散發而出的兩種氣息使得空氣一陣動蕩,幽火和寒意洶湧。

蘇敗望著面沉如水的秦獄,輕輕笑道:「事實證明,你攔不住。」

「兩儀劍陣。」蘇敗雙手相合,兩道劍影似長虹般勾動著天地靈氣,恐怖無比的幽火和寒意在其上縈繞著,遠遠望去好似通體布滿火焰的天外隕石和萬年冰川,劃破長空,對著秦獄暴射而去。

蘇敗先前單手凝聚劍陣時,兩儀劍陣就那般恐怖,更何況是現在。

眼前這兩儀劍陣使秦獄身後的諸閣弟子惶恐逃竄,深怕殃及池魚。

秦獄抬頭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兩儀劍陣,雙手緩緩緊握著,眼神之中有著陰冷涌動,身形卻一動未動,如同山石般矗立於原地,任由那兩儀劍陣籠罩而來。

「啊!」

諸閣弟子見到這一幕皆是驚呼而出,這兩儀劍陣比起先前還要恐怖,秦獄師兄莫非還想徒手接下?

後退中,洛凱慘白的面容上微微揚起一抹冷笑:「領袖師兄終於要動用那底牌了嗎?」

「就算你掌握如此恐怖的劍陣亦不能改變你被我碎屍萬段的下場,今日,無論我付出多大的代價,你都得死。」毛骨悚然的森然冷笑聲驟然在廢墟中蕩漾而起,秦獄緩緩抬起頭,其面容赫然扭曲的猙獰可怕,甚至道道血管隱約間可見。

悲戀歌和談書墨注意到秦獄這般詭異舉動,眉頭皆是微皺,輕吐道:「西秦封劍技!」

蘇敗同樣盯著氣勢徒然暴漲的秦獄,眉頭微皺,喃喃道:「終於要來個魚死網破了。」

轟!

一股霸道無比的氣息至洪水般洶湧而現,這股氣息之強竟是掀起滿地滾落的碎石。

「好恐怖的氣息,秦獄領袖動用西秦皇族的封劍技了。」

突如其來的強悍氣息頓時使得眾人伸長脖子,目光死死盯著秦獄那挺拔的身影,感受著至秦獄體內散發而出的雄渾氣息,大多數弟子都是驚呼而出:「天罡四重左右的修為。」

書生和林瑾萱他們望著這一幕,眉頭微皺。秦獄動用西秦封劍技是意料之中的情況,然而真正目睹這一幕的時候,他們還是不由的為蘇敗擔憂起來,天罡四重的修為。

磅礴無比的力量充斥在秦獄體內,秦獄感受著體內那股強大的力量,森然的目光靜靜望著那轟轟而來的兩儀劍陣,手掌緩緩緊握巨劍,一道道恐怖無比的劍罡至掌心蕩漾而出,將整柄巨劍都覆蓋住,猶如曜日般璀璨刺目。

「該是一切塵埃落地的時候了。」秦獄雙腳微微移開,泛著寒芒的巨劍猛然揚起,如同黑色閃電般撕裂空氣而出,迎向轟轟而來的兩儀劍陣。

望著這一幕,蘇敗嘴唇也是抿出刀鋒般冷冽的弧度,相合的雙手也是再次翩然而動,喃喃道:「是時候結束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