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七章 龍爭虎鬥

第二百七十七章 龍爭虎鬥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02 21:03  字數:3331

鏗鏘!!

劍意凌霄,蘇敗手持青峰古劍,其單薄的身影在此刻卻是徒然洶現出恐怖磅礴的氣息。

蘇敗眼神淡淡望著那轟轟而落的巨劍,在其劍影距蘇敗頭顱還有數尺寸的剎那,蘇敗步伐輕輕向前邁出一步,如若柳絮般搖晃不定,竟是以著一種極為震撼人心的姿態避開這一劍。

「原本以為能夠輕而易舉的的收拾掉你,現在看來是我想錯了。」

「這就是你所領悟的劍意嗎?就讓我看看號稱非先天不能掌握的劍意到底有多恐怖。」

秦獄漠然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凝重,其巨劍竟是直接迴轉,恐怖凌厲的劍氣在半空中掀起道道漣漪,旋即那龐大的劍聲赫然是帶起鋪天蓋地的劍影,宛如狂風暴雨般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席捲而去。

唰!唰!

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猶如蜘蛛網般迅速的在斷壁殘垣中爬出,磅礴無比的氣息使得洛凱和書生等人各個屏氣靜息,特別是站在祭壇上的談書墨其嘴角更是揚起一抹期待的神情,淡淡道:「天罡境三重。我記得當初楚修師兄在半步天罡時曾殺過天罡三重的武者,而領袖你也曾在半步天罡時殺過天罡二重的武者。倘若蘇敗今日真的有幸斬殺秦獄,那麼今後他的風頭可能要掩蓋過楚修師兄和領袖你。」

悲戀歌眼眸微眯著,目光凝固在蘇敗那手中的青峰古劍上,好似想起什麼,喃喃道:「那柄劍。」

「那柄劍?」談書墨眉頭微皺,目光轉向青峰古劍那修長無比的劍身上,其上一股鋒利無匹的氣息浩蕩而出,猶如頃刻間就能夠撕裂天地,輕聲道:「這就是劍意嗎?就算相隔甚遠都有種壓抑的感覺,不愧是讓諸多先天強者為之嚮往的存在。」

「謝無鋒。」悲戀歌古井無波的目光中徒然泛起一抹追憶之色。

「謝無鋒?」談書墨目光微變,好似這個名字帶著某種魔力。

談書墨眸光似電·直勾勾盯著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面容上露出些許不可思議之色:「還真是昔日謝無鋒的青峰劍,只是這柄劍怎麼會被蘇敗得到?」

錚!天地間乍響一道震耳欲聾的劍鳴聲,蘇敗手中那黯淡無光的青峰古劍像是洶湧澎湃的銀河般·直破雲霄,劍光璀璨,凌厲無比的劍氣如潮水般洶湧而現,勾勒漫天的沙石。

鐺!鐺!

清脆的金鐵相交聲響徹而起,幽暗如水的青峰古劍與拒絕不斷轟撞,一連串的火星迸濺。

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至二者間擴散而出,凌厲無比的劍意竟是隱約間壓制住秦獄的劍勢·特別是隨著道道劍影重合在一起,秦獄只覺得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已是化作碧海青天上洶湧而下的瀚海般,浩浩蕩蕩·磅礴無比的力道讓秦獄眉頭微皺:「劍意的力量果然霸道。倘若要讓你繼續成長下去,今後或許你真的會成為我西秦的大敵。」

摧枯拉朽般的劍意讓秦獄本能的感到危險,這一刻,秦獄無比理解李慕辰昔日為何要出面偏袒蘇敗,秦獄手中掌握無數關於蘇敗的情報,數月前他修為方才是入道四重而已,而如今修為卻已是凝氣九重,加上這可怕的劍意,這種恐怕的成長足以讓人感到心驚膽顫。

「而如今的你只是任我宰割的螻蟻罷了。」秦獄聲音如洪鐘大呂般·其挺拔如岳的身影凌空而踏,巨劍竟是在半空中瘋狂的旋轉著,方圓數丈內的空氣直接被橫掃一空·秦獄垂在衣袖的左手也是徒然按住劍柄,雙手持劍,龐大的劍身立劈而下:「君臨天下!」

鏗鏘!

兩道璀璨刺目的劍光竟是讓大多數無法睜開雙眼·只聞震耳欲聾的鏗鏘聲在耳旁如雷般響起,緊接著就是恐怖無比的能量如驚濤駭浪般橫掃天空,方圓數丈內的天地都輕微抖動數下。

堆砌的斷壁殘垣碎裂開來,餘波掃過時竟是留下光滑如鏡的斷痕,徐荒和洛凱雙方人馬紛紛朝後退去,凝視著那道橫空而來的巨劍虛影,以及那道如同魔神般的身影·洛凱臉上露出些許笑意:「君臨天下劍式。蘇敗修習的月水影劍是二品劍技,領袖師兄的劍式也是二品劍技·然而在領袖師兄的修為卻是天罡境。」

璀璨刺目的劍光像是隕落的星辰般,漫天壓落而下,秦獄手中的巨劍攜帶著恐怖的勁道,狠狠撞上蘇敗的青峰古劍,猶如鋼鐵轟撞的聲音響徹不斷。

蘇敗腳步微退,秦獄立即如同鬼魅般緊隨而來,巨劍如虹,橫掃而下,筆直的向著蘇敗的俯衝而去,頓時,整片天地間都響徹人膽寒的鏘鏘聲響。!

書生和徐荒兩人皆是望著那兩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雙手微攥,這秦獄不愧是天樞閣的領袖,手中的劍式可是層不出窮,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勢竟是穩穩的將蘇敗壓制住。

目睹這一幕的諸閣弟子各個暗呼過癮:「不愧是秦獄領袖,霸道無比的劍勢一如既往的恐怖。」

「蘇敗的實力也不錯。面對秦獄如此恐怖的攻勢居然能夠支撐這麼久,雖然落入下風,不過秦獄領袖想要在短時間內擊敗蘇敗領袖的話,恐怕還要動用更強的劍技。」

「蘇敗的戰鬥意識很出色,竟然能夠一劍未落的擋住秦獄的攻勢。」談書墨微皺著眉頭,低語道:「不過秦獄這傢伙還未把這君臨天下的劍式完全展開,一旦動用全力的話,蘇敗恐怕支撐不住。」

悲戀歌目光平靜的望著兩道交錯而過的身影,淡淡道:「秦獄現在應該很是瞥屈。」

「瞥屈?」談書墨神情微微一怔。

「表面上蘇敗好似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