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三才劍陣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三才劍陣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3-01 21:15  字數:3356

奔騰的瀑布宛如白色玉帶般,倒泄於巨石間。

澎湃咆哮,聲如奔雷,激揣翻騰,珠璣四濺。

突兀而出的山石上端坐著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蘇敗微睜著雙眼,清瘦俊逸的面容上布滿著狂喜之色,白皙的手指翩然而動,只見在蘇敗的掌心前隱約間有著兩道劍影凝聚而出,恐怖無比的氣息立即肆虐於天地間,氣勢雄渾而磅礴。

「經過數百次的失敗算是凝聚出地劍印,三才劍陣現在只差一步就能夠真正的凝聚出來。」蘇敗臉上的狂喜漸漸收斂,目光再次變得如同深潭般寧靜,盯著閃爍著幽暗光芒的劍影,蘇敗眼神愈發的凝重,他知道三才劍陣中其天劍印才是核心,因此這天劍印的難度遠遠超過前者:「今天是名額爭奪賽的第二日,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微閉著雙眼,蘇敗十指再次翩然而動,勾勒出道道讓人眼花繚亂的劍印,而隨著劍印的變化,磅礴無比的天地靈氣徒然至天地間貫徹而下,融入這些劍印中。

正在修鍊的書生和徐荒兩人紛紛睜開雙眼,盯著蘇敗掌心那隱約間凝聚而出的第三道劍影,臉色凝重無比。

「奶奶的,如果師弟一不小心控制不住這劍印,那豈不是直接被這些劍印給轟殺。」西門求醉狠狠吞了口唾沫,身體下意識遠離蘇敗,只是在他話語剛剛說出的剎那,轟鳴聲驟然在瀑布之下浩蕩而起。震耳欲聾。

蘇敗眼神微變,只覺得磅礴無比的壓迫至四面八方而來,其身軀好似遭受重擊般,狠狠的甩進瀑布之下的湖泊里,宛如洪波決口,蕩漾著波光粼粼的幽潭上徒然掀起漫天珠花,似巨龍吐沫。

望著這一幕,西門求醉微張著嘴,怔怔道:「娘的,還真讓我說中了。師弟你可不要嚇師兄。」

唰!唰!唰!

書生和徐荒等人立即向著深潭疾馳而去。見從幽潭中鑽出腦袋的蘇敗,微微鬆了口氣。

蘇敗吐了口灌進腸胃中的湖水,微皺著眉頭:「凝聚天劍印第十道的時候,人劍印和地劍印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失控。甚至引起整座劍陣的崩潰。」

蘇敗躍出深潭。向著林瑾萱和楊修投去放心的眼神。重新坐在山石上,囑咐道:「我修習劍陣的時候,你們儘可能的遠離我。你們也看見我正修習的劍陣隨時都會崩潰。免得誤傷。」

「我不知道你修習的劍陣是什麼劍陣,不過我知道你修習這道劍陣是要應付接下來的秦獄。不過按目前的情況而言,這劍陣的修習顯然是兇險無比。倘若你在修習劍陣中受傷,那麼就未免有些得不償失。」徐荒皺著挑挑眉,望著蘇敗。

蘇敗是整支隊伍的主力,他們之所以能夠接連二三的擊敗其他隊伍,正是因為蘇敗的存在。倘若蘇敗這關頭出事的話,那麼接下來前往凶島中央註定是險惡無比。

蘇敗輕吐口氣道:「我自有分寸。」

微閉這雙眸,蘇敗眉宇間布滿著思索之色,胸前血氣微微翻滾著,顯然先前承受那股衝擊力的時候,蘇敗也受了些許輕傷。

不過這些輕傷對於蘇敗而言倒不是什麼事情,雙手相合,蘇敗心神微動,瘋狂的劍氣至手指間輕吐而出,隨著蘇敗手指的扯動,這些劍氣再次凝聚成道道劍印,可怕的力量再次蕩漾而出。

書生無奈的聳聳肩道:「放心吧!領袖再怎麼玩命也不會把命搭進去。不過在領袖修習劍陣的時候不能受到絲毫的打擾,我們要時刻戒備著,絕對不能讓林海中的妖獸靠近這裡。」

「諾!」燕間和莫雲楓等人齊聲應道,紛紛向著四周散去。

就在書生等人遠離時,陣陣轟鳴聲再次響起,蘇敗身體再次如遭受重擊般,狠狠砸落至幽潭中。可怕的餘波橫掃而出,倒泄而下的銀色瀑布硬是被撕扯成兩半,聲勢浩蕩。

目睹這一幕,西門求醉呲著牙,倒吸口冷氣道:「嘖嘖,怪不得蘇敗師弟能夠在琅琊劍閣中支撐那麼久。這般衝擊帶來的痛楚不亞於撕心裂肺,師弟他倒是面不改色。」

「人若不瘋魔又豈能成功。」七罪輕笑道,眼前不禁浮現出蘇敗在外門那瘋狂修鍊的一幕。

轟!

轟鳴聲如同雷鳴般肆虐於天地間,連綿不斷,似玉如銀的水珠至幽潭上濺起。

看著蘇敗接二連三的失敗,又面不改色的坐在山石上。阡陌微咬著貝齒,美眸轉向一旁的徐荒,咯咯笑道:「當初見到領袖師弟的時候就覺得你是世上最倔強的人,現在看來蘇敗師弟比你更加的倔強。」

徐荒微點著頭,眸中掠過一抹敬畏,目光卻是徒然凌厲起來,其身形晃動間就掠至蒼莽林海中。半響後,數道鏗鏘有力的金鐵相交聲在林海中響徹,伴隨著數只妖獸凄厲的哀嚎聲。

「這裡聲勢如此浩蕩,恐怕會引來許多妖獸,諸位還是不要分心,多加戒備。」七罪提醒道。

震耳欲聾的轟鳴和哀嚎的獸吼聲盤旋於這片天地間,蘇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失敗了多少次,對失敗就是成功他媽的真理蘇敗是深信不疑,略微平靜浮躁的情緒,蘇敗再度開始,不知疲倦的修鍊著,對於地劍印從最初的生澀逐漸變得熟練,就算是天劍印,蘇敗也能凝聚出第十二道劍印。

就在夕陽最後一縷餘暉退至天際時,蘇敗高度集中的狀態出現一絲鬆懈,方才凝聚而出的劍印再次崩潰,蘇敗再次狠狠甩落至幽潭。

許久之後,蘇敗方才鑽出腦袋,麻木的身體向著山石游去,撕心裂肺的痛楚席捲全身,蘇敗無力的躺在山石上,微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