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五十五章 悲戀歌

第二百五十五章 悲戀歌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2-17 23:28  字數:3741

晨風中搖曳的雪絮驟然停頓,蘇敗的聲音如同刀鋒般冷冽般的逼向秦獄。

氣氛在這一剎那凝固住,整個廣場顯得有幾分死寂。

轟!

恐怖無比的氣息在洛凱身上洶湧而出,洛凱身體已是如同箭支般衝出,直接橫跨出數十米。尖銳的破風聲漸盛,眨眼間洛凱就已經出現在蘇敗面前,微捏著拳頭,可怕的勁氣在其上洶湧而現。洛凱眯著雙眸直盯著蘇敗,嘴角露出一抹戲虐的笑意:「狂妄至極。」

拳頭迅速的在蘇敗眼中放大著,蘇敗白皙修長的手掌緊握成拳,沒有任何徵兆般的對著洛凱砸去。

嘩!強悍無比的劍氣至蘇敗的拳頭處暴射而出,方圓數丈內的雪絮在這股劍氣橫掃下化作冰屑紛飛。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一道猶若金鐵相交的爆鳴聲驟然響起。洛凱臉色微變,其身形赫然朝後退出數步,甩著手掌,眼露訝然之色望著蘇敗,這傢伙的修為有幾分古怪。

望著正瞪著自己的洛凱,蘇敗眸子中湧出些許寒意,拳頭也是舒展開來:「他的修為突破了。」

稟獄停下步伐,抬起頭望著蘇敗那溫和燦爛的面容,目光先是掃過一旁的徐荒和阡陌,旋即望向蘇敗,眼中帶著些許悚然的殺意,淡淡道:「不錯。比起數日前,你的實力倒是提高不少。

「我這點微弱的實力在你眼中再怎麼提高也是枉然,不是嗎?」見到秦獄這冷厲的目光,蘇敗神色淡然,嘴角卻是掀起一抹嘲諷的笑意:「不過憑藉這微弱的實力要打斷你的雙腿倒是不難。」

在兩人對話的時候,高台上的氣氛變得更加死寂。

「好戲終於要開始了。」遠處的高台上,鬼不凡靠著欄杆,懶散的望著蘇敗和秦獄的背影,轉過頭對著滿臉陰沉的葉軒樓道:「這算不算是狗咬狗呢?不過以秦獄的性子絕對不會在此刻大打出手,最多就是言語上有些交鋒罷了真是夠掃興的。」

「真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來自哪裡?打斷秦獄的雙腿?」

「秦獄的實力在天樞閣中也屬於前幾,他難道以為擊敗洛凱就能夠擊敗秦獄?」望著秦獄的背影,葉軒樓捂著斷臂,旋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終究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秦獄現在就像要發狂的凶獸般蘇敗還挑釁著。嘖嘖,我倒是希望秦獄現在就開始出手撕碎蘇敗。」鬼不凡微笑著,其目光已經轉向在蘇敗的面容上,見後者一副不驚不懼的樣子,鬼不凡眼中的戲虐更盛。

微風,刺冷。

雙目在半空中相遇,隱約間有著實質般的火花浮現緊繃的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蘇敗能夠察覺到秦獄眼中充斥的怒火,然而蘇敗卻沒有絲毫的擔心,他知道秦獄絕對不會在這時刻出手否則的話他最近的隱忍都白費了。

「打斷我的雙腿。」凝視許久,秦獄嘴角處驀然的挑起一抹笑意:「我很欣慰這句話能夠從你口中說出。原本我還擔心你是否會參與這次名額爭奪賽,現在我倒是放心了。這句話我記住了,我倒在名額爭奪賽中是誰打斷誰的腿。」

說到這裡,秦獄再次向前邁出一步,看著如臨大敵的西門求醉等人,輕笑道:「放心。數十日的時間都能等下來,也不差這些時間。不過讓我有些詫異的是,居然有人如此不長眼加入你的隊伍真是可惜了。」秦獄眼角餘光掃過一旁的徐荒,旋即便是轉身對著其他高台走

「徐荒領袖,將自己的前途押在一名死人身上可不是你往日里的作風。若是識趣的話就不要攙和這件事情免得引火燒身。」洛凱冷笑的望著徐荒,意味深長道。

徐荒微閉著雙目,直接無視洛凱的話語。洛凱不以為意目光轉向蘇敗,摞下一句狠話:「希望在名額爭奪賽中你別那麼早遇見我們,倘若你真那麼不幸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嘗嘗失敗的恥辱。」

蘇敗臉色不起波瀾,白皙的面容上只有古井無波的平靜。望著秦獄和洛凱離去的背影,蘇敗嘴角也是緩緩的挑起一抹森冷的笑意,轉過頭向西門求醉問道:「如果現在殺人的話刑堂會不會取締參賽名額?」

西門求醉心頭猛挑,惡狠狠的目光在洛凱背影上收回苦笑道:「我不知道會不會被取消資格,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話你是無法參加這次的名額爭奪賽,那些執法者會直接將你送進執法塔。」

聞言,蘇敗有些失望的嘆口氣。

「往日就聽過蘇敗師弟在琅琊七閣中仇敵極多,現在看來還真是這樣。」阡陌翹著嘴角輕笑,其語氣卻凝重起來:「我在天樞閣中有一交好的姐妹,我可是聽說這洛凱在這數十日中閉死關。如今見他意氣風發的樣子,顯然是在修為上有所突破。蘇敗師弟你若真是遇見他的話,還是要多加提防。」

「當初你就應該把他給宰了,這洛凱終究還是個麻煩。」西門求醉惡狠狠道。

「他的話,算不上什麼麻煩。」蘇敗笑道:「數十日前我就能夠收拾他,現在我照樣能夠收拾他。只是洛凱句話說的不錯,你們和我在一起終究會引火燒身,現在若是退出隊伍的話,還來的及?」

「你看我們像那麼怕事的人嗎?」莫雲楓反叛道,其眼神莫名的狂熱起來,直勾勾的盯著廣場處的一角:「他來了?」

「誰?」楊修有些困惑,他很少見到莫雲楓會露出如此狂熱的神情。

「悲戀歌。」

這三個字彷彿帶著莫名的魔力,就連正在打盹的書生也猛然起身。

蘇敗眼神微變,他明顯察覺到四周如同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