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四十三章 琅琊傳奇(下)

第二百四十三章 琅琊傳奇(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2-10 00:34  字數:2489

這是個波瀾壯闊的時代,亦是無數傳奇和奇蹟的締造者輩出的時代。

數十年前的荒琊州被稱呼為最鼎盛的時代,無數英雄輩出。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時代中,一個名字卻掩蓋住了所有人的鋒芒,讓整荒琊州成為他的舞台。強如楚歌,庄不周等強者都只是他的陪襯。

蘇贏,這曾是荒琊州數百年以來最閃耀的名字。

三歲拾劍,五歲亦至入道之境。

十三歲就問鼎琅琊外宗,名動琅琊。

十六歲就踏至天罡之境,二十歲以一劍問鼎鳳歌,劍指五宗翹楚,無人敢與其爭鋒。

二十五歲就已是琅琊第一人,劍寒末劍域,令末劍域諸多強者聞風喪膽。更是以一己之力讓琅琊宗雄踞荒琊州,丈夫只手把青峰,掃群雄,誅君皇,滅諸宗,締造無數傳奇。

無盡的浩瀚雲煙籠罩而下,成片的劍閣樓宇接連成一片,仿若屹立於月光之的宮闕。李慕辰負手而立,俯視著下方那若隱若現的劍殿屋檐,面帶著追憶之色,敘述著塵封已久的故事。

蘇敗站在其後,閃爍的星光灑落在蘇敗的臉龐上,靜靜傾聽著,彷彿看到那些淹沒在時間長河中的那些畫面。一名白衣劍客朝手持三尺青峰,問鼎琅琊,橫掃群雄,劍指蒼穹,無人敢接之。

「宗主曾說過生在那個時代的人是不幸的,再怎麼璀璨耀目也只是成為他的點綴。用那些老一輩話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哀。無數驚才艷艷的天才都是為了仰望他而存在,如同群星的璀璨去襯托出日月的光輝。」李慕辰轉過聲,深邃如星空的眸子凝視著蘇敗的側臉,語氣徒然帶著些許沉重:「然而就是這樣的存在,卻如同天穹中最璀璨的明星直墜而下。也正是因為他的隕落,強如宗主,庄不周等驚世強者才漸漸展現出鋒芒,直至現今的如日中天,名動荒琊。」

「呵。你同樣是不幸的,不幸的成為他的兒子。」李慕辰看著蘇敗。平靜的說著:「很多時候上一代的恩怨就如同血脈傳承般延續在後一代身上。昔日那些敗在他手中的強者或許因為臉面不會自降身份來尋你麻煩,不過肯定會在暗中示意他們的後人尋你麻煩。」

「就如同那名洛凱?」蘇敗雙目格位的明亮:「他的父親就曾敗在家父劍下?」

「洛威還沒有資格讓他出劍,當初你父親不過只是出一指而已就擊敗他。對於這件事情,他可是耿耿於懷。」李慕辰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道:「洛威囑咐洛凱挑戰你。為的就是讓自己兒子擊敗他的兒子。企圖為昔日自己的失敗找回些安慰。嘖嘖。整個宗門亦或者荒琊宗中有這想法的可不在少數。」

蘇敗看著李慕辰眼中泛出的不屑,面容有些燦爛的笑道:「儘管我對家父的印象極為模糊,甚至忘記他的模樣。不過家父以敗作為我名字。我自然不會辜負他的厚望。昔日,他能夠以一劍贏盡天下群雄,君皇。今後,我亦能以一劍敗盡天下群雄。」

蘇敗這番話若是讓其他人聽到,肯定會惹來一番嗤笑。正如李慕辰所言,那是個鼎盛的時代,只是無數天才被蘇贏掩蓋住其鋒芒。然而經過數十年的積累,這荒琊州中可是強者無數。

李慕辰盯著蘇敗的眼睛許久,後者那平靜的聲音卻透著一股讓人無法質疑的自信。半響後,李慕辰那冷峻的面容上漸有笑意浮現而出,輕聲道:「我也希望你如同你父親那般,掩蓋住這個時代的所有鋒芒。」

「他到底是怎麼死的?」蘇敗看著李慕辰那期待的面容,忽然開口問道:「整個宗門對於家父更是緘默不語,甚至將家父當做禁忌的存在。家父到底做出什麼事情居然會讓宗門如此抹去他以往的貢獻。」蘇敗目光緊逼,他知道,李慕辰肯定知道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因為當初的一場災難。」李慕辰語氣變得沉重無比。

「到底是怎麼樣的災難?」蘇敗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那場災難對於蘇贏,亦或者琅琊宗而言都是毀滅性的存在。不過,就是因為那場災難才有你的出現。」李慕辰輕輕拍著蘇敗的肩膀道:「用蘇贏和宗主話而言那是一場美麗的錯誤。」

隱約間,蘇敗好似猜出些端倪,凝聲道:「這件事情和我母親有關係,對嗎?」

迎上蘇敗逼問的目光,李慕辰嘴角泛起一抹苦澀,其眸中甚至閃過一抹黯然,盤膝而坐,至芥子鐲中取出一壺酒壺,獨自長飲,靜靜望著眼前翻滾的雲霧。許久後,李慕辰方才開口道:「這些年,你也沒少追問驚仙關於你父母的事情。對於此事,我們昔日就曾約定對你緘默不語。因為你當初丹田破碎,就算是修武也無法凝氣。將這些事情告知給你反而是禍害了你。」

頓了頓,李慕辰好似在組織下言語,繼續道:「大荒遼闊無比,有數百域。每個域都有著無數悠久的傳承以及勢力。比起那些勢力,琅琊宗只是滄海一栗而已。在末劍域中,實力最強的勢力莫過於西陀爛柯殿,秋道武宗,劍盟以及武周皇庭。」

「你老該不會想說我的母親就是屬於其中一股勢力?」蘇敗忽然說道:「由於某種原因,我母親流落於荒琊州。然後機緣巧合下遇見我父親,兩人一見鍾情,於是就有了我。接下來我母親所屬的那股勢力得知我母親和家父在一起的消息,立即雷霆大怒,棒打鴛鴦。我父親誓死不從,以命反抗?」

李慕辰神情一怔,旋即苦澀笑道:「哪有你說的那般狗血。你母親確實是四大勢力中的人,她是西陀爛柯殿的聖女。西陀爛柯殿在末劍域擁有極高的聲望,歷年爛柯殿都會譴派無數弟子前往末劍域各州宣揚。偶然有一次,爛柯殿聖女出巡荒琊州。那時,蘇贏是荒琊州最矚目的存在,被爛柯殿邀請陪伴聖女出巡。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就算傳奇如蘇贏那般也不例外。」

「在出巡的一年時間中,兩人暗自私生情愫。也就是那一年中,你母親懷了你。」

「爛柯殿的規矩是聖女不容玷污,自然雷霆大怒,譴派無數強者追殺蘇贏以及你母親。在那一年中,蘇贏和你母親幾乎過著逃亡的生活,直至你母親生下你後,蘇贏就帶著你和你母親回宗,將你交給驚仙。誰知道宗門中出現姦細,將這消息走漏給爛柯殿。爛柯殿譴派無數強者,圍堵於宗前。也就是那一日,你父親和母親紛紛戰死宗前,甚至連同琅琊宗在內都受到爛柯殿怒火的波及。」李慕辰聲音帶著些許沉重,狠狠的飲盡壺中之酒,遙遙指著遠處那屹立於雲霧中的山門:「昔日,你父親就是戰死在那裡。」未完待續。。&%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