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三十九章 碾壓!

第二百三十九章 碾壓!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2-08 01:10  字數:2813

蘇敗手指璀璨如劍光,帶起道道幽暗的劍印,形成猶如的劍影向著洛凱而去。

「劍陣?」高聳的石台上,秦獄整個趴在護欄上的身軀立即緊繃著。

葉軒樓更是滿臉的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他雙手沒有凝聚劍印,居然凝陣成功?

「單手凝聚劍陣?見鬼,真的有人能夠做到這一步。」

「就算是他單手凝聚劍陣,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震驚的嘩然聲席捲全場,無數道目光都落在那道矚目的身影上,眼中儘是不可思議之色。

書生唇角掀起些許笑意,暗鬆口氣:「單手凝聚劍陣,這傢伙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看他如此熟練的樣子,顯然很久以前就已經修習劍陣。怪不得他對名劍客之墓的任務勢在必行。」

西門求醉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其心臟更是砰砰加快跳動著,老子真的是撿到寶了。只要蘇敗師弟不死,老子要建百座尼姑庵都不成問題。

比起其他人,洛凱心中更是掀起轟然大波,他自幼就修習劍陣,自然知道單手凝聚劍陣意味著什麼。劍陣威力極為恐怖,凝聚劍陣時必須要集中注意力,一旦其中一道劍印凝聚錯誤,引起的反彈絕對會重創自己。因此,正常的劍陣師都不會有單手凝聚劍陣的想法,誰知眼前這傢伙居然能夠做到。

媽的,這下子真的是踢到鐵板了。洛凱望著那閃現著恐怖劍氣的劍影,體內的真氣瘋狂的運轉著,雄渾無比的氣息蕩漾而現,洛凱迅速在半空中凝聚出道劍印,同時,其身形更是瘋狂的朝後退去,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他可是無法凝聚一道劍陣,只能暫避鋒芒。

只是蘇敗又豈會讓他如意青峰古劍頃刻間就撕裂那盤旋的劍印,左手看似緩慢,實則迅速無比的向前按去,瞬間手中盤旋的劍影帶著可怕的威壓和鋒芒,猶如直墜而下的星辰拖動著璀璨的光芒,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劃破長空對著洛凱轟落。

短短數米的距離,洛凱是無可退避,只能硬著頭皮迎上。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劃破雲霄,震潰搖曳的風雪。緊接著就狂暴無比的勁風至二者之間橫掃而出整片的青色石板接連被掀翻,無盡的天氣靈氣狂涌而現,整個虛空不復真實。站在其後的書生等人臉色微變抬步向後急速的退去,這恐怖的力量讓他們壓抑無比。

氣浪洶湧,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噙著些許驚恐響起,只見洛凱身體如遭受重擊般的倒射而出,同時嘴中鮮血狂濺,其雙臂處更是血淋淋的可怕,依稀可見那森白的骨骼。

在無數道駭然的目光中,洛凱的整個身體重重的撞上遠處的石台,最後落在石板上道道裂痕布滿整塊石板。洛凱整個身體抽搐著,好似吐出些許碎肉,雙目更是迅速的黯淡下去。

唰!

蘇敗的身影在半空中沒有任何的停頓如同大風車翻轉,其次就鬼魅般的向著洛凱衝去,黑色眸子中滲透而出的殺機讓圍觀的眾人倒吸口冷氣蘇敗這舉動顯然是要對洛凱下死手。

尖銳的破風聲在耳旁漸盛,洛凱艱難的起身,望著那在視線中迅速放大的身影,洛凱猛然打了個寒顫,仿若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一抹恐懼也在他心中蔓延著,這小子想要殺我?有秦宇等人的前車之鑒洛凱而可不相信蘇敗會手下留情,冷汗直冒欲朝退去,奈何全身的痛楚讓他動彈不得。

就在這時,一股強悍的氣息毫無徵兆的在石台上空泛起。

緊接著,一道身影如同炮彈般朝地面直射而去,最後身體狠狠的砸落在地面。恐怖的勁道如同洪水洶湧而現,這道身影所站的雙腳處立即浮現出道道裂痕,碎石狂飛,濺落在洛凱臉上,洛凱沒有慘叫,反而如釋重負的輕吐口氣,自己這條小命算是保住了。!秦獄。!」蘇敗眼瞳微縮,劍微挑,風雪中驟然透出一抹璀璨的劍光。

「螢火也敢與皓月爭輝。」冰冷的聲音帶著悚然的殺意,秦獄右手緊握轟然打出,無盡的劍氣縈繞於其上,這一拳可崩山石,在眾目睽睽之下,撕開風雪,帶著無匹勁風,重重的轟落在蘇敗的青峰古劍上。

在這一瞬間,大多數人心頭都不由泛起一抹螳臂擋車的感覺,當然,蘇敗就是那螳螂。

鏗鏘!

璀璨金光,秦獄的拳頭如同金鐵般,堅固無比,鋪天蓋地的勁道狂泄而出。強烈無比的勁道順著劍身,衝擊著蘇敗,蘇敗臉色微變,腳底清風閃現,緊接著就輕若無物的向後飄去。

砰!砰!

接連退出數步,蘇敗方才止住身形。

秦獄冰冷的目光死死盯著蘇敗,其身形卻巍然不動,當注意到蘇敗嘴角那滴落下來的血跡時,秦獄冷峻的面孔上終於泛出些許笑意,只是這笑很冷:「洛凱,看來這麻煩還是要我自己解決了。總之,你這份情,我秦獄記下了。」

捂著胸脯,洛凱艱難的起身,陰測測道:「秦獄領袖你若真記住這份情的話,一會兒擒住這小子時可要給我留條腿,我要親手將他給剁了。」洛凱說出這番話,臉色越發的慘白。

蘇敗舔去嘴角的血跡,眼神也是越發的冷冽起來。很強,這是蘇敗初次與秦獄交手後的感覺。眼前的秦獄簡直如同人形凶獸,舉手投足間都有著摧毀山石,折斷金鐵的力量。最讓蘇敗在意的是秦獄的修為,真氣雄渾如海。

「他肉身的強度足足有我的五倍,甚至六倍之強。」

「而修為是天罡境。秦宇數日前施展的封劍技,這秦獄肯定也會,一旦他動用封劍技的話,其力量肯定再次暴漲。肉身加上修為,這兩者就足以橫掃天罡境以下的武者,加上天罡境武者所獨有的劍罡。我如今的勝算應該只有四成左右,甚至更低。」瞬息間,蘇敗就已冷靜的分析著敵我之間的優劣勢:「除非以劍意凝聚出三才劍陣,否則的話,很難擊敗他。」

看著一臉怡然不懼的蘇敗,秦獄嘴角的笑意立即消散,冷聲道:「如果你我之間若是沒有恩怨,我想你會是我往日里想深交的對象,可惜。」

「是有些可惜,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如果。」蘇敗不可置否的輕笑道,其眼神卻鋒利如劍光,體內的真氣在蘇敗的控制下恐怖的運轉著,功點值所化的能量如同洪流般,在蘇敗的體內亂竄著。

「所以你今日必須要死。」秦獄話語逐漸轉冷,森然道。

「就算是死我也會拉上個墊背的。」蘇敗淡淡道,其左手已是輕揚,翩然而動,瞬間有數道劍印勾勒而出,瀰漫著強大無比的氣息,與此同時,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也是揚起,吐露著劍意,

「我欣賞你的膽識。」秦獄向前邁出一步,旋即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心驚膽顫的力量至秦獄身上蔓延而出,緊接著,秦獄身上驟然湧現出數道閃爍的光芒,這些光芒極為鋒利,璀璨耀目,縈繞於秦獄的四周。

「劍罡。只有天罡境強者才能夠具有。」

「嘖嘖,好戲終於上演了。所謂的劍氣在劍罡前簡直如同虛設,秦獄師兄絕對完虐蘇敗。」看著被數道劍罡襯托如神靈般雄偉的秦獄,不少見識不俗的弟子紛紛出聲道,望向秦獄的眼神中帶著些許敬畏。

比起秦獄的聲勢,蘇敗就顯得有些平靜,只是黑色的眸子如同玉石般透澈,滲著寒意。

隨著兩人目光的接觸,方圓數丈內的空氣頃刻間凝固住似的,氣氛劍拔弩張,隨時就會被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