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三十七章 崢嶸

第二百三十七章 崢嶸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2-06 22:38  字數:3141

暮色初現,蘇敗緩緩而來。!

死寂的氣氛隨著蘇敗的腳步聲而打破,這是一種有著獨特韻律的腳步聲,沒有任何的慌亂。

一道道錯愕以及好奇的目光齊刷刷的向著蘇敗望去,修長的身影在飄揚的衣襯托下顯得有些夢幻。踏著風雪,蘇敗猶如謫仙臨塵般,白皙的臉龐帶著溫而儒雅的笑意,靜靜的站在執法塔前。

眼皮微抬,蘇敗看著遠處那涌動的人群,臉上的笑意更盛:「聲勢還真浩大,簡直比的上一場盛事了。」

「這兩傢伙的氣息比起以往更加的悠長,看來執法塔的磨練對於他們而言也是受益匪淺。」

蘇敗平靜的目光迅速的掃過遠處的身影,看見簇擁在一起的書生和七罪等人,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這執法塔對於常人而言猶如墳墓,對於我們領袖卻如同兒戲。」燕間踮著腳遠遠眺望著蘇敗,見前者那絲毫不損的模樣,燕間冷峻的面容上也是泛起一抹笑意,只是這抹笑意隨著他的目光移到而消散:「秦獄絕對不會輕易罷休,我先前打聽過,這群天樞閣弟子中對蘇敗有意見的不僅僅就秦獄一人,還有一名叫做洛凱的人。領袖,今日的處境有些不妙。」

書生懶散的抬著眼皮,看見蘇敗那熟悉的面容,輕笑道:「洛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琅琊宗的長老中就有一名洛姓長老。這洛凱應該和那長老有些關係。呵,對方若是不知好歹出手的話,我們也不是吃素的。棘手的是那秦獄,雖說領袖掌握劍陣,不過秦獄的修為畢竟是天罡境。」

「在修為上,領袖絕對沒有辦法和秦獄較量的。雖然不知道領袖會採取怎麼樣的方式彌補二者之間的差距,不過我相信領袖絕對有些把握,往往他露出這樣笑容的時候就是他穩操勝券的時候。」七罪輕聲笑道。

在琅琊宗中最熟悉蘇敗的人莫過於七罪和書生,他們看的出·蘇敗這份從容不迫的氣度並不是假裝出來的,而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在七罪這番話的感染下,燕間等人紛紛暗鬆了口氣。

「走吧!讓夥伴孤零零的作戰可是件不道德的事情。」書生壓低著草帽,無視四周那驚愕的目光·率先朝著蘇敗走去。七罪右手按在劍柄上,眸中掠出些許戰意:「要流血就要一起留,也不枉年少輕狂一回。」

燕間點著頭,戰意沖霄,緊隨其後。

其餘的新晉弟子略微有些遲疑,書生此舉看似是在支援蘇敗,同時也是給他們一個選擇·是去還是留?這事關自身前途的事情,書生不願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譴責亦或者壓迫這些人,把選擇的機會交給他們自己。或許是蘇敗往日里創造的奇蹟太多·大多數新晉弟子都願意蘇敗能夠繼續創造奇蹟,略微遲疑後就抬步上前。

林瑾萱美目望著越來越清晰的身影,纖弱的柔眉微微一蹙,先前他就讓西門求醉偷偷的聯繫執法塔內的執法者,讓他轉告蘇敗塔外的情況,想讓蘇敗不要出塔,顯然,事與願違。

楊修驀然嘆了口氣,到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希望蘇敗能夠逃過今日這一劫,抬步,在四周詫異的目光中向蘇敗走去。在這個時候走出·顯然是聲援蘇敗,同時也是對秦獄的挑釁。

林瑾萱蓮步輕移,緊隨其中。西門求醉在一旁喋喋不休·滿臉的無奈:「這傢伙簡直比牛還倔,忍一時之氣又算的了什麼。親娘的,你可要保佑這小子能夠度過今日此劫,否則你兒要建尼姑庵的宏願就要化成泡影了。」說著說著,西門求醉微挺著胸脯,有模有樣,大搖大擺的走出·顯然一副上戰場的樣子。

「他就是那傳的沸沸揚揚的新晉領袖嗎?蘇敗。」洛凱嘴角抿出一不屑的弧度,銳利的眸子猶如鷹眼般·好似數息間就將蘇敗完全看透。洛凱淡淡一笑,轉頭對著一旁的秦獄道:「不知道這小子究竟有什麼本事,能夠讓秦宇師弟,秦獄師兄,不妨讓我出手試探試探他,順手將他擊敗。」

「你就這麼想親自擊敗他。」秦獄面色森然無比,深邃的瞳眸透著嗜血的猩紅,雙手緊攥著高台周圍的護欄,劍氣流轉,十指在其上留下數道凹痕,殺機迸現。

「估計很多天樞閣弟子都想擊敗他。」洛凱輕笑道,眉宇間露出一抹桀驁,昔!老一輩所承受的恥辱,他們這一輩自然要討回來,只是比起·前輩,這傢伙的實力的未免太弱了,還真是應了那句話一代不如一代。

聽到洛凱這句話,秦獄擰在一起的眉頭舒展開來,挑起,如同出鞘的利劍:「那就勞煩洛凱師弟將他打個殘廢半死,至於下死手的事情還是由我自己來。」秦獄並非是莽漢,否則也不會憑藉一己之力成為天樞閣的一名領袖。通過洛凱的隻言片語和數日前步韻寒的那番警告,秦獄知道蘇敗在琅琊宗的背景絕對不簡單,這樣的人若是讓他親手殺了,肯定會惹得一身騷。最好的辦法就是要拉上一些人下水,而這洛凱就是最好的人選,畢竟洛凱在琅琊宗的背景也不簡單。

反正秦獄要的就是親手活剮了蘇敗,至於是誰將蘇敗打個殘廢半死,他是不介意。

全場的目光此刻都齊聚在蘇敗和秦獄等人身上,任誰都能夠察覺到那份悚然的殺意。

蘇敗閑庭信步般的向前走去,當瞧見迎面走來的書生等人時,無奈的攤攤手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我當初就說過了我們是個團隊,一榮俱榮。」書生懶散笑道,神情沒有因為這樣的場合而有所拘謹,只是走上前時,眉頭徒然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