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一十五章 矚目

第二百一十五章 矚目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22 17:39  字數:3857

玉衡閣。!

旭日餘暉中的玉衡閣格位的神聖。

比起開陽閣和搖光閣的動蕩,玉衡閣就顯得平靜無比。有人的地方就有爭端,而玉衡閣領袖徐荒憑藉著手中的巨劍讓這些爭端蕩然無存。很難想像,徐荒就憑著自身的實力和魅力,將玉衡閣變成一個整體。

數百名玉衡閣弟子端坐在演武廣場上論劍,講述自身的心得。

有一道身影匆匆忙忙的流轉於其間,點頭哈腰,厚著臉皮向這些弟子討教些修鍊心得。

林瑾萱款款而來,看著那道身影,輕喚道:「楊修。」

清脆婉轉的空靈聲讓廣場隨之一寂,人群中,楊修身形微顫,轉身望著佇立在風中的林瑾萱,臉上湧出狂喜的神色,立即迎上來。當察覺到林瑾萱身上瀰漫的氣息後,楊修臉色微喜:「瑾萱師姐,你突破了。」

看著楊修臉上的捏痕和塵埃,林瑾萱秀眉微蹙:「你沒有必要這樣去求他們。如果他們真的想為你指點修鍊上的問題,也不會這般戲弄你。」

擦拭臉上的塵埃,楊修微搖著頭,輕笑道:「瑾萱師姐,你也知道我的資質本就不行。成為內門弟子數年,修為還是這般。講堂上那些心高氣傲的講師不會替我解答這些淺白的修鍊心得,你又在閉關,我只能向這些師兄弟求教。況且,我和這些師兄師姐們陪練,也能起到磨練自己的作用。」

林瑾萱驀然一嘆:「他的死並不是你的錯,你又何必這樣折磨自己。」

「瑾萱師姐。」楊修肅容道:「我沒有許多師兄弟那般出生於顯赫的家世,然而像我這樣生存在低層的人更懂得世間冷暖。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世界,我這樣的人就算是死去也沒有人惦記。偏偏在那樣的情況下,蘇敗師弟還庇護著我,如果不是他時刻保護,我早就死在劍墓中。」

「曾經,我想過,像我這麼平凡的人·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取得什麼傲人的成績。」

「不過現在我卻不想這樣平凡下去。」楊修低眸望著自己粗糙的手掌,其上有數道觸目驚心的傷疤。這傷疤將楊修的針整隻手破壞的面目全非,楊修低沉道:「師姐你曾說命運就像手心的掌紋,生來就註定。我將這些掌紋盡數毀去·毀去那平凡的命運,為的就是創造新的命運,將之掌握在自己手中。」

揚起頭,楊修眼神堅定的看著林瑾萱:「變強。總有一日,我會親自去闖名劍客之墓。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就算蘇敗死在劍墓中,我也不願讓他被遺棄在劍墓中·我要親自帶回宗。」

楊修的聲音鏗鏘有力,仿若宣誓。

「說的好。老子也不相信蘇敗會死在劍墓中。」一道洪亮有力的聲音在楊修身後響起。

林瑾萱微行著禮:「見過西門師兄。」

「西門師兄。」楊修轉過身望著擠過人群而來的西門求醉。比起數十日前,西門求醉整個人憔悴了不少。西門求醉滿眼放光的望著林瑾萱·眉飛色舞道:「瑾萱師妹,數日未見,風采依舊。凝氣五重的修為,師妹你現在可具有衝擊琅琊劍閣的實力。師妹不妨前往琅琊劍閣一試?」

「西門師兄好久不見。」林瑾萱沖著西門求醉盈盈一笑道:「西門師兄難不成最近沒去撿漏?」

西門求醉欲言又止,旋即壓低聲音道:」師妹,楊修師弟,師兄最近可是看中了一注,絕對能賺,奈何囊中羞澀。正所謂有錢大家一起賺·今日來找你們兩位接濟點。」西門求醉搓著手,眯著雙眼向楊修和林瑾萱仲手道:「嘿嘿,師兄縱橫劍閣數年的輝煌·兩位是知道的,接師兄些貢獻點,一起去押注。」

「師兄是來借貢獻點的?」林瑾萱錯愕的望著西門求醉·旋即揚起自身的劍卡,掩嘴笑道:「我這還有百餘點貢獻點。」

「我也有百餘點貢獻點。」楊修輕聲道。

「幾百點?」西門求醉目光徒然一黯,幾百點能做什麼。奶奶的,難不成真的要蘇敗的那些押注拋售,不行,要是這傢伙有幸活下來,我將這些押注拋售·虧的就是老子。西門求醉懊悔無比,媽的·當初就不應該把這些押注全收過來,完全砸在自己手裡。就在西門求醉和楊修閑聊的時候,有數名臉色震驚和訝然的玉衡閣弟子在廣場上走來走去,好似在找誰,當看見西門求醉的時候,紛紛迎上來:

「哎喲,西門師兄你在這裡。西門師兄你上次不是說囊中羞澀,找小弟借些貢獻點,奈何小弟上次資金抽不回來。先前小弟抽回了些貢獻點,來,西門師兄借你一萬貢獻點。」

「西門師兄你上次不是說要拋售手上的押注。唉,這次我下山探親才知道,原來那蘇敗的祖輩和世家有些關係。罷了罷了,看在祖輩的臉面上,西門師兄你手中的押注。我要一百注。」

看著湊上來的幾名青年,西門求醉神情一怔,奶奶的,這些龜孫子態度怎麼轉變了。

就在這刻,又有數名青年迎上來,哭喊著要購買西門求醉手中的押注,這讓西門求醉覺得這件事情更加蹊蹺。微眯著雙眼,西門求醉上下打量著這些青年,冷聲道:「話說,諸位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見西門一副滴水不進的樣子,先前出聲的那數名青年各個嘆了!羨慕道:「大官人,你可是賺發了。那新晉領袖居然沒死,先前在搖光閣出現過。」

「蘇敗沒死?」西門求醉虎軀一震,雙眼發光:「老子發了。奶奶的,我就知道像蘇敗師弟那樣的人物怎麼會死在劍墓中。」

「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