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四章 引薦

第二百零四章 引薦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16 22:57  字數:3434

夜明星稀,琉璃燈火在街道兩側搖曳著。!

整座玉門關並未深夜的降臨而有所清凈,其繁華的夜景正緩緩的揭開。

比起遠處的人聲鼎沸,街道盡頭處的劍殿就顯得有幾分死寂。

匆匆而過的行人都有些詫異的望著明亮猶如白晝的劍盟閣,在他們的印象中,這劍盟閣一般在最後一縷晚霞消散的時候就緊閉著,哪像今日大門敞開著,甚至有無數道身影涌動著。

數十米開外的街道上,泰華等人端坐在酒肆中,其目光卻遙遙注視著遠處的劍殿。

「上次段岳哥參與考核也只是用了三四時辰的時間,今天怎麼這麼晚還沒出來。」星夕洛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別樣的神情,晶瑩剔透的眸子正流轉於敞開的劍殿之門上,握住酒杯的玉手有些發白,顯然是有幾分緊張。

緩緩的端著酒杯抿了口烈酒,泰華隨意的抬了抬眼:「也不知道我那小師弟能不能通過這考核。」

星夕洛黛眉微蹙,玉手鋝過額前的青絲,笑道:」段岳哥曾數次參與這劍盟的考核都未沒有通過,你那師弟初次參與這考核會通過嗎?」

泰華有些認可的點點頭,段岳在劍陣上的造詣他可是知曉,以段岳的實力都曾數次未通過考核,可想這考核有多恐怖。

「不過到現在,我都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牧小兄居然是名劍陣師。」星魂絕洒然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嘖嘖,新晉內門弟子就擁有凝氣六重的實力,加上這劍陣師的手段。我琅琊宗果然是迎來了一個盛世,先有楚修,空,悲戀歌等人物,接著就是這牧崖師弟。哈,將來我琅琊宗必然是百花爭鳴,鼎盛至極。」泰華輕嘆道。

「有人出來了。」星魂絕手中的酒杯咔咔落地身影猶如鬼魅般消失在酒肆中,直奔劍殿。

泰華和星夕洛也紛紛起身,迫不及待的向前掠去。

三人並肩而立站在劍殿前,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

「是段岳哥。」星夕洛輕聲道雙手緊攥著:「成功了嗎?」

段岳失魂落魄的走出劍殿,迎著冷冽的夜風時他呆若木雞的臉色方才有所好轉,至今他還沉浸在先前的那一幕之中,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謂的天才。曾經,段岳以為自己的資質雖比不上那些妖孽,也算是頂尖的存在。但過了今日,段岳才知道比起那些妖孽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四個甲級。」段岳輕聲嘀咕著,魂不守舍,直至星夕洛走上前搖晃著段岳的身體時段岳方才反應過來。

「段岳哥,成功了嗎?」星夕落美眸目不轉睛的盯著段岳。

「成功了。」段岳輕吐道,語氣卻沒有任何的雀躍,今日他可是經歷了太多的打擊。

「我就知道段岳哥你是最棒的,一定能夠成功。」星夕洛歡呼著,緊緊抱著段岳,靚麗動人。

「段兄,恭喜。」星魂絕恭喜道。

「嘖嘖,一旦成為劍盟成員段岳兄今日前途不可限量。」泰華輕笑道,踮著腳眺望著燈火通明的劍殿,疑惑道:「奇怪。我師弟不是和段岳兄一起進劍殿的怎麼他現在還沒出來。段岳兄,我師弟的考核怎麼樣?」

聞言,段岳神情明顯一怔嘴角泛起一抹苦澀的笑意。

「怎麼?看來是失敗了,不過我師弟年紀尚小,數年後應該能夠通過劍盟的考核。」泰華有些惋惜道。

「不,他成功了。」段岳眉頭微皺道。

「成功了?」秦華有些傻眼。

「段岳哥你沒說笑吧。」星夕洛微張著紅唇,驚愕的望著段岳,試圖在他的臉上找到笑意,可是後者卻是一臉的凝重:「我是四個丙級

勉強才通過劍盟的考核,而他卻是四個甲級我敢說笑嗎?」

四個甲級。

這在劍盟中也是頂尖的存在,劍盟橫跨數域,然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人屈指可數。至少在老者的印象中很少。劍盟閣守衛最森嚴的殿宇中,蘇敗坐在有玉石雕刻而成的玉椅上,眼眸如夜空中的繁星,靜靜望著端坐在正對方的老者。第四關的考核極為簡單,主要是考核劍陣師的整體實力,這實力自然不是針對於修為,而是關於劍陣。就如同先前那般,蘇敗在第四關上也取得了甲級的評定。

四個甲級。

對於蘇敗而言只是數字而已,不過對於老者,整個劍盟閣而言卻是驚天駭浪的存在。

老者手指輕輕敲打著玉桌,有些顫抖的聲音在空中振響著:「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夠親手測試出一名四個甲級存在的種子成員,特別是在這劍陣落沒的荒琊州中。」

頓了頓老者眉頭卻是輕微一擰,有些遲疑。!

蘇敗嘴角抿了抿:「前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老黑我看過你先前所填寫的信息,你是琅琊宗弟子,據我所知現在琅琊宗很少有劍陣宗師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師從琅琊宗的哪個劍陣師?」老者問道。

「我只是新晉內門弟子,沒有任何的師傅。」蘇敗搖著頭道。

新晉內門弟子。

老者雙手搓了搓有些熱情道:「你也知道劍陣之道玄奧無比。修行這條路上若是有個良師帶著,那就會少走許多彎路。」

「再怎麼完美的玉石只有經過雕刻後才能展現出最美麗的一面。」老者目光在蘇敗有些過分年輕的臉龐上掃過,語氣中驚嘆道:「特別是像你這樣的瑰寶璞玉。」

蘇敗端起茶杯輕輕抿了口,張嘴看著老者道:「前輩是想要收我為徒?」

老者愕然的望著蘇敗,胸脯急促的起伏著,其呼吸甚至沉重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