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一章 測試(上)

第二百零一章 測試(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15 21:38  字數:3475

和煦的陽光帶著些許暖意投落在劍殿前,偶爾清風拂過捲起遍地殘雪。

高聳的劍殿靜靜矗立於風雪中,安靜的街道上有著數道錯愕的目光投落在那道單薄消瘦的身影上。劍盟閣猶若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存在於玉門關,段岳和蘇敗的舉動也是讓無數匆匆而過的行人為之側目,傻傻的站在原地。

泰華呼吸略微有些急促,正欲上前阻攔蘇敗:「師弟,你瘋了不成。」

「這裡是劍盟閣,雖說我們琅琊宗雄踞於荒琊州。不過這劍盟可是雄踞末劍域的存在,就算是門中的執事,長老若不是劍陣師也不能夠強行闖入劍盟閣。」

望著段岳消失在恢宏劍殿中的身影,蘇敗腳步微頓。這一幕落在泰華眼中立即讓他暗鬆了口氣,只是在下一剎那,泰華的整個心臟猛的揪住。

蘇敗沒有絲毫的遲疑,繼續向前走去,一道噙著些許笑意的聲音在泰華的耳旁響起:「師兄,我也是名劍陣師。」

高聳的劍殿劃破雲霄,兩名全身充斥著凌厲氣息的中年人猶如標槍般佇立在劍殿前。

在蘇敗走來的剎那,這兩名中年人的雙眸乍睜,可怕的精光閃爍而過,緊接著就是猶如潮水般的恐怖氣息向著蘇敗涌去,漠然的聲音漸起:「劍盟閣重地,閑人勿進。」

蘇敗手指輕輕彈了彈,翩然而動。

可怕的劍氣在蘇敗的指尖輕吐著,眨眼間就凝聚成數道劍印。恐怖的波動在其劍印上一閃而過。兩名中年人臉色微變,旋即露出恭敬的神情向後退出數步:「請。」

咔!

蘇敗撤去指尖牽扯的劍印,想要進這劍盟閣很簡單,只要你展示出劍陣師的手段即可。

看著蘇敗安然無恙的走進劍盟閣中,泰華和星夕洛等人一陣錯愕。星魂絕艱難的轉過頭盯著泰華道:「他真的是劍陣師?」

「如果眼前這兩名武者眼睛沒有瞎掉的話,我想他是劍陣師。」泰華語氣有些顫抖道。

古樸的青色石階彷彿和眼前的劍殿接連在一起,蘇敗踏進其中,一道鏗鏘的劍鳴聲立即撲面而來。整座劍盟閣空曠無比,古樸的樣式搭配滲透出滄桑的氣息。

蘇敗抬目望去只有寥寥無幾的數道身影,顯得有些冷清。

「劍陣師的存在是萬眾挑一。難怪這劍盟閣如此冷清。」蘇敗打量著眼前古樸的劍殿。卻發現失去了段岳的身影。

就炸這時,一名女子好似注意到了蘇敗,裊裊娜娜而來,玉臂半裸。雙腿修長。走動間。體態曼妙讓人目不暇接。這名女子美眸微掃視蘇敗後,臉上露出些訝然:「您好,我是玉門關劍盟的劍侍。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助您嗎?」

儘管前者的年紀有些出乎意料的年輕,不過這侍女貝齒微啟的時還是用上了敬語。

在女子美目的注視下,蘇敗方才開口道:「我想成為劍盟中的一員,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程序。」

「閣下是劍陣師?」女子貝齒微啟,美眸間露出錯愕。

「不像嗎?」蘇敗淡然道。

「不,我沒有質疑閣下的意思。」女子臉上立即露出歉意,素手優雅的向蘇敗做出請的動作「您這邊請。」

在這女子的帶領下,蘇敗幾乎沒有任何阻礙的便進入這座劍殿深處,片刻後蘇敗被帶到一座偏殿中。其內,段岳略微有種急躁的來回走動著,當見到蘇敗時,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你怎麼進來了?」

「原來段岳閣下認識這位閣下,他和你一樣都是前來接受劍盟審核的。」女子盈盈沖著段岳一笑道。

「你也是劍陣師。」段岳這句話帶著無比肯定的口吻,也只有劍陣師才能進入這劍殿。

「算是吧。」比起段岳的急躁,蘇敗顯得就有些平靜,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一臉平靜的蘇敗,段岳臉色變化不定,身為鳳歌書院的翹楚他是驕傲無比的。正是因為這種驕傲,這一路而來,段岳很少和蘇敗有過交流。在段岳看來,蘇敗實力雖不錯,不過不是自己這個圈子裡的人。不過當目睹蘇敗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段岳心中還是有些震撼:「他居然是名劍陣師,而且還如此年輕?」

「兩位在這裡稍等片刻。」女子行禮退出偏殿。

「你掌握了幾門劍陣?」段岳臉上緩緩收斂了震驚的神色。

「段兄你掌握了幾門劍陣?」蘇敗抬眸看了段岳一眼,有些意外這傢伙居然會主動找自己談話。

段岳輕微嘆息道:「劍陣之道玄奧無比,我自幼就接觸劍陣,到現在也只是掌握兩門劍陣。」

有這麼難嗎?蘇敗心中嘀咕一聲,臉上卻是一副極為贊同的樣子:「劍陣雖是劍道的旁支,不過卻是玄奧。先前我聽師兄他們說,段兄你曾經歷過劍盟的審核,難道以段兄你掌握兩門劍陣的實力也無法通過這審核?」

「劍盟的審核如果只是測試你掌握數門劍陣就簡單了。」段岳搖著頭道:「至於具體的審核,一會兒自然有執事告知於你。」段岳抬眸望著遠處的長廊,先前離去的女子裊裊而來,潤澤紅唇微張:「執事有請,兩位可做好準備了?」

整座劍殿看似簡樸,不過其內的構造卻有些複雜。

蘇敗和段岳在這名女子的帶領下走過狹長的走廊,走向一座燈光明亮無比的石室,整座石室遼闊的有些離譜。蘇敗舉目望去這座石室中居然有著方方正正的青色石台落在其上,這些石台晶瑩剔透,仿若精雕細琢出來,其上甚至布滿了道道玄奧的紋路。

此刻,一名行將就木的老者正端坐於石台正〖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