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九十五章 血戰洗禮

第一百九十五章 血戰洗禮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11 22:02  字數:3136

火紅的夕陽已墜至地平線盡頭,幽暗的夜色正欲露出其獠。

昏暗的林道中充斥著嘶嘶的聲響。

背負著青峰古劍,蘇敗走在蓬鬆的雪地上,每一步都未在其上留下絲毫的腳印。

青銅戰衣折射著淡淡的光澤,蘇敗舉步間神情淡然無比,每一步跨出的間隙都極為有規律。

風雪鋒利如刀刃般吹刮而來,砸在蘇敗臉上有些刺痛。

這茫茫林海彷彿沒有盡頭似的,蘇敗就像是位迷失方向的苦行僧,始終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接連數十日的廝殺,蘇敗整個人變得更加銳氣逼人,身上瀰漫的血腥味更加的刺鼻。無數次戰火的洗禮將蘇敗身軀打磨的更加硬朗。搖曳的青銅戰衣間,隱約可見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無際的蒼莽中,凶獸猛禽橫行於間,就算是蘇敗時刻保持著警惕,也會遇見恐怖的凶獸。其中數場廝殺蘇敗更是用盡渾身解數才幸活下來,至今回想起來蘇敗就有些後怕,低眸望著布滿疤痕的雙手。

無數次的廝殺讓蘇敗對於劍意的控制漸漸熟練,特別是以劍意演化劍陣,蘇敗曾修習過無數次。正是因為如此,蘇敗才能屢次化險為夷,就算遇見相當於凝氣九重的妖獸,他也能夠活下來。

如今,蘇敗能夠在不傷雙手的情況下以劍意凝聚出劍陣。

不過前提只是針對於最初掌握的劍陣,至於一元劍陣,蘇敗只能做到單手將之凝聚而出。

在劍墓中,蘇敗得到三門劍陣,一元,兩極,三才。

在這數十日中,蘇敗除了加深對一元劍陣的控制外,也忘記研究這兩道劍陣。蘇敗發現這兩極劍陣的玄奧程度是一元劍陣的數倍·同時三才劍陣的玄奧也是兩極劍陣的數倍。就算以自己的資質絞盡心思也只能勉強掌握這兩極劍陣。至於三才劍陣,蘇敗可是滿頭霧水。

不過蘇敗也沒有絲毫的氣餒,他發現兩極劍陣是在一元劍陣的基礎上構建而成,而三才劍陣是在兩極劍陣的基礎上構建而成。只要自己對一元劍陣和兩極劍陣的掌握加深·總有一日也能掌握四象劍陣。

「一元、兩極、三才。按照這規律,其後應該還有數道劍陣,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宮、十方。」蘇敗乾裂的嘴唇微動,眸子中掠出一抹期待的神情:「一元劍陣和兩極劍陣就如此恐怖,也不知道其餘的劍陣威力如何。不過手札下卷中應該會有所記錄。」

就在這時,蘇敗身形猛地止住,腳掌攜帶著恐怖的勁道在雪地上重重一踏·手掌豁然握住背後的青峰古劍,揚起出鞘帶起雪亮的劍光,猶若直墜而下的流星狠狠的插在面前的雪地上。

青峰古劍半截劍身沒入雪堆中·猩紅的血光迸濺而出。

蘇敗微眯著眼眸,手腕翻轉,長劍立即挑起,「嗜血鼠。」

鬱鬱蔥蔥間有著無數凶獸橫行,而在皚皚雪地中同樣隱藏著無數殺機,這種噬血鼠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種。數日前蘇敗就曾遇見一隻仿若鱷魚般的妖獸埋伏於雪地中,張著血盆大嘴,若非他反應及時,這雙腿恐怕已經被妖獸所咬斷。回眸望著其後搖曳的風雪·留下的腳印立即被風雪所掩蓋,在這裡的修行比起琅琊閣更加的枯燥乏味。

茫茫的天地間除了鬱鬱蔥蔥和皚皚白雪外就只剩下自己一道身影,可謂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荒涼孤獨的感覺,這是蘇敗數十日以來唯一的感受。

冷冽的寒風呼嘯而來,摻雜著可怕的勁道。

在這樣的情況下前行極為吃力·不過對於蘇敗而言,這亦是種修行。青銅戰衣厚重無比,蘇敗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同時微垂的左手卻翩然而動,可怕的劍氣在指尖輕吐著。道道凝練的劍印迅速的凝聚而出,又潰散開來。體內雄渾的真氣瘋狂的流動著,蘇敗每踏出一步·體內的真氣就會消耗許多。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蘇敗體內的真氣變得無比凝練。

昂!

一道高亢的嘶鳴聲穿雲裂石而來·急促的破風聲漸起。

蘇敗眉頭微挑,抬起頭望著天空中翻滾的雪絮,一道渾身布滿著青色鱗片的雄禽長翅擊天,俯衝而下,速度猶若閃電,凌厲駭人。

「又被這畜生盯上了,青鱗鐵鷹。!」蘇敗右手翻轉,青峰古劍立即微垂,斜斜指著冰雪,森冷的劍峰上輕吐著可怕的劍氣。蘇敗身形巍然不動,平靜的望著這俯衝而下的青鱗鐵鷹。

昂!

啼鳴聲越發的高亢,這青鱗鐵鷹那仿若鋼鐵澆鑄而成的雙臂割開風雪,猶如一道鋼鐵洪流而來。

鱗甲上閃爍著金屬光澤,刺目無比。

就在電光火石間,蘇敗右腳微微的上移半步,身體猶若清風般飄忽不定,與此同時,手中的青峰古劍微微上揚,輕描淡寫的刺落在半空中,看似隨意的一劍卻流轉著渾然天成的意境。

鏗鏘!

金鐵相交的撞擊聲迸發而出,青鱗鐵鷹龐大的軀體立即倒翻而出,狠狠的甩出數十米。

「叮,恭喜宿主一品武技劍刺之法熟練度rl」

血滴從青峰劍刃上滴落,重重的砸落在雪絮上,融化一灘血水。蘇敗抬頭望著略微有些昏暗的天色,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昨日和今日遇見的青鱗雄鷹越來越頻繁,這些飛禽的習性是生活在草原中。看來在過些時日我就能夠走出這片林海。」低眸看著全身的傷痕,蘇敗眉頭卻是一皺,體內凝練無比的真氣充斥於各個角落,按照他本來的打算,是將劍刺之法修鍊至一代宗師的境界。

這些時日的廝殺時刻壓榨著自己的精力,其進步可謂是突飛猛進。甚至蘇敗能夠察覺到凝氣五重瓶頸的存在,「武道之途沒有任何的途徑可言,若真有捷徑的話,那應該是自身努力和經歷血戰的洗禮。」

「要將劍刺之法提高至一代宗師境界還需要些許時間。」

感受著體內充實的力量之感,蘇敗抬眸望著遠處起伏的林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過若經過一次酣暢淋漓或許也能夠突破自身的瓶頸。蘇敗脫下身上的青銅戰衣,露出一身猩紅的血衣,整個身子徒然一輕。

咻!

蘇敗腳尖輕輕點落在雪絮上,整個身影似浮光掠影般的消散在原地,迅速的對著鬱鬱蔥蔥飛掠而去。

一股恐怖的氣息充斥於林海中,而這股恐怖的氣息就是蘇敗的目標。

經過這些時日的廝殺,蘇敗已經能夠大概估測出凶獸的實力,這是凶獸的實力約莫凝氣九重左右。

凝氣九重,蘇敗眼中露出一抹期待的神情。

遮天蔽日的參天古樹下,搖曳的樹枝間,一道細小的妖獸正匍匐於其上,血紅的眼瞳正在林海中掃過,其鋒利的爪牙咬著一道不知什麼妖獸的斷臂殘肢,尖銳的牙齒啃在其上,咔咔作響。

在這隻妖獸享受著晚餐的時候,一道矯健的身影在樹冠上飛縱著,如履平地,龐大的軀體卻橫衝直撞,粗壯的樹藤咔咔而斷,這道矯健的身影至樹冠上暴射而下,鋒利的獠牙張口閉合間直接這細小的妖獸吞入腹中,甚至連啃咬都沒有,噗,血光迸濺,這道龐大的身影如同巨石般墜落在地,一道道裂痕至地面蔓延而出。

與此同時,蘇敗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樹冠上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嘖嘖直嘆。弱肉強食是叢林法則,在這裡可是體現的淋漓盡致。微蹲著身子,蘇敗細細打量著這隻妖獸,這是一隻猿類凶獸,比起他曾擊殺過的血猿更加的雄壯,足足有三餘米之高,特別是那微凸的猩紅線條讓人可以想像出其中充滿的力量。在黃昏的夕陽下,這隻巨猿站在那裡,就如同座巍峨的山嶽,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

就算相隔數十米,蘇敗都能夠察覺到這隻巨猿身上瀰漫的血腥味。

「可怕。」這是蘇敗的感覺,雖然斬殺過凝氣九重的妖獸,不過蘇敗卻知道這隻巨猿比起以往更加的可怕。

「上還是不上?」蘇敗略微有些遲疑,就在這一剎那,蘇敗感受到兩道森寒的冷芒向著自己投射而來。蘇敗抬眸迎上,恰好對上巨猿那閃爍著妖異光芒的血紅瞳孔,無奈的搖搖頭,妹的,這隻巨猿的察覺能力未免有些敏感了。

戰,只能戰了。

蘇敗起身,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