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五十六章 刺殺

第一百五十六章 刺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07 20:52  字數:3652

昏暗的蒼莽中傳出陣陣膽顫心驚的嘶吼聲,瞬息後,一道白的身影破風而來。

這是一隻雪狼,矗立在雪地上,挺拔修長的軀體上布滿了璀璨的鱗甲。

望著這驟然而現的雪白巨狼,蘇敗臉龐揚上了笑容,迎著巨狼碧綠的眼瞳,蘇敗知道自己完全被這巨狼盯上。微握著青峰古劍,蘇敗身體不退,反而雙腳猛地在雪地上一踏。瞬間,蘇敗身體閃電般的向著這巨狼暴射而去,凌厲無比的氣息破體而出。

冷風中驟然有著肅殺之意瀰漫。

經過無數次死亡的洗禮,蘇敗一旦出手都帶著一絲滔天血海的血腥味。

「嗷嗚!」

狼嚎聲響起,顯然這巨狼具有靈性,似乎感受到蘇敗實力的可怕,雄健的四肢微弓著。

在蘇敗身影距這巨狼不足數丈的剎那,巨狼嗷嗚聲變得高亢無比,綠油油的眼瞳中充斥著熠熠凶光,四肢周圍的鱗片微晃著,雄健的軀體朝著蘇敗疾馳而來,以著橫衝直撞的方式。

凌厲的勁風撲面而來,蘇敗眼神古井無波,青峰古劍輕斜於地,一道道裂痕至劍刃處迅速的蔓延而出。迎上猛撲而來的巨郎,蘇敗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凝氣五重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呢?

在二者即將碰撞的剎那,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以著一種最乾淨利落的方式遞出,破山劍式。

劈山斷岳之勢,就算眼前這巨狼軀體龐大無比,在蘇敗青峰古劍點落在其軀體後,摧枯拉朽般的撕開其上的鱗甲,將之撕成兩半,血花狂濺。蘇敗雲淡風輕的掠出數米,回首望著慘死的巨狼,眉頭卻猛地一皺。

嗷嗚!嗷嗚!

「雪狼是群居的妖獸,這是巨狼的軀體明顯雄健於普通的雪狼。」蘇敗抬起頭望著有些陰暗的蒼莽·其內一道道幽綠的眸光直攝人心,兇狠無比,鋒利雪白的牙齒比起冰雪更冷。

不過比起眼前這雪白的牙齒,蘇敗的眸子卻更加的冰冷刺骨·平靜的望著聚攏而來的雪狼。

在血煉中,蘇敗就曾無數次被妖獸圍攻,在執法塔中更是屢見不鮮。青峰古劍微揚,蘇敗巍然不動,「這雪狼單體實力雖不算強悍,只有凝氣五重左右。不過若是遇見一群雪狼,就算是凝氣七重的武者恐怕也要暫避鋒芒。」

地上猩紅的一灘血跡瀰漫著血腥味·嗆鼻無比。

嗷嗚!

在血腥味的刺激下,這群雪狼幽綠的瞳孔中蔓延些許血絲,舔著如刀鋒利的牙齒·憑藉著速度優勢,猛地從四面八方直掠而來,氣勢駭

「不愧是最難纏的妖獸,居然懂得配合。」蘇敗望著四周密密麻麻的雪白身影,腳掌再次猛踏地面,隨著尖銳的破風聲漸響,蘇敗身形閃電般的直掠而出,手中的青峰古劍微微一緊,旋即夾雜著恐怖的劍氣赫然停頓在半空中。

鐺!

金鐵相交的清脆轟鳴聲劃破雲霄·直衝而來的雪狼其龐大的軀體猛地撞上青峰古劍的劍身。

一股磅礴無比想像的力道在青峰古劍上洶湧而出,這隻雪狼仿若重擊般向後拋出。

劍擋之法!

蘇敗掌握的另一門武技。

嘭!白衣身影似浮光掠影般拖動著道道殘影,手中的青峰古劍更勢如閃電的點落而出。這隻雪狼根本來不及發出任何哀嚎聲·整個頭顱在蘇敗凌厲無匹的一劍下切斷,夾帶的勁道硬生生的將這具厚重的軀體甩出數十米,猩紅的鮮血灑滿了整片雪地。

「百餘只雪狼·其中的貢獻點還是極為可觀的。」蘇敗舔了舔嘴唇,悍然的衝進雪狼群中,劍勢時而大開大合,掃蕩一切,時而柔如細雨,帶起血痕。

「凝氣五重,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都有所提高。」

「特別是身體變得更加輕靈·輕若無物。」蘇敗踏著詭異的步伐,身影似清風。

修為的提高讓蘇敗應付眼前這群雪狼更加遊刃有餘·許久未染血的青峰古劍透著陰冷的血光,劍動血濺。群狼的嗷嗚聲伴隨著陣陣轟鳴聲,直撼雲霄,整片雪地都被血水所浸透,猩紅無比。

幽暗的森冷中響起稀稀疏疏的破風聲,數道猩紅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

當見到遠處那激戰的群狼和蘇敗時,這十餘道身影紛紛止住,全身的氣息完全收斂起來。

「頭。」帶著些許雀躍的低沉聲音響起,這十餘人目光紛紛落在為首的青年身上。

青年雙眸微眯,眼縫間透露出的寒光讓人不寒而慄:「這些時日算是沒有白費,獵物再次出現。」

獵物!

當提到獵物兩個字眼的時候,這群人眼中紛紛露出興奮之色。在數日前他們就曾斷定獵物已經死在劍墓中,如果不是頭主張在這裡等待數日,或許他們真的要錯過這次的獵物,空手而歸。

「是蒼莽雪狼,這傢伙運氣好些有些倒霉,居然會在這裡撞上這群蒼莽雪狼。嘖嘖,蒼莽雪狼可是比擬凝氣五重左右的武或許今日根本不用我們出手,這獵物就會自己葬在雪狼■。」

一名約莫三十餘歲的中年人矯健無比的掠上樹梢,動作迅速無比,不過這人顯然對自身力道的控制極為恐怖,無聲無息,居高臨下,俯視著遠處猩紅一片的雪地,語氣帶著些許嘲弄的口吻道。

聞言,青年身影猶如鬼魅般,轉瞬間就出現在樹端上,整個人匍匐於其上,眯著雙眼。震耳欲聾的狼嚎聲和轟鳴的鏗鏘聲蔓延而來,同時,蘇敗和群狼激戰的一幕也清晰無比的落入青年眼中。

比起中年人臉上的嘲弄,青年淡然的臉龐上卻是浮現出一抹訝然:「這獵物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