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章 玩火

第一百八十章 玩火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1-05 14:17  字數:3424

昏暗的走廊間,蘇敗身若清風般飄逸。

望著近在此尺的恐怖屍體,蘇敗白皙的臉龐上滿是堅定之色,一雙如星辰璀璨的眸子中迸發而出的精光更是如同實質劍芒:「好不容易從死屍中爬出來,這多彩多姿的世界我還沒有真正看過,怎麼能死在這裡。」

嘭!嘭!

一道道轟鳴聲在走廊間回蕩著,盤旋的劍影盡數落在石板上,劍氣縱橫間,恐怖的屍體猶如重擊似的砸在石門上,塵埃紛紛洒洒而落。沉重的石門輕顫著,赫然發出低沉的鬼嘯聲。

翩若驚鴻,蘇敗白衣立於數米開外,左手結出一道劍印,可怕無匹的劍氣正縈繞其上,目光盯著後退的屍體,蘇敗注意到屍骸的雙臂晶瑩如寶玉一般,閃動著猩紅的血光,劇烈的抖動著,黑霧至體內洶湧而出,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焰,讓他全身籠罩在其中。

屍體仰天咆哮著,滾滾音嘯劃破半空,震耳欲聾,其龐大的身軀帶著沉重的壓迫感俯衝而來,雙臂好似勾起了翻騰的黑霧,傾泄而下。

唰!

蘇敗身體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似流星逐月一般,微揚的青峰古劍猛地一捏,剎那間,一股所向無匹的凌厲劍意頃刻間撕裂天地般的洶湧而現,璀璨的劍光如那彗星閃過長空一般,臨世而現,驚艷絕倫中透著無盡的殺意。這世間劍本是染血的劍器,就算最驚艷的劍也是如此。

先前那一幕再次上演,無匹的劍光撕開滾滾黑霧直指屍體的頭顱,蘇敗身子卻是一錯,身影瞬間變得模糊飄渺,以著一種最心驚膽顫的方式避開這橫掃而來的雙臂。

鐺!

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鋒聲爆鳴而出,餘音不絕,冰冷的劍峰正直指這具屍骸的頭顱,劍意像是九曲黃河般洶泄而下。匹敵的劍意摧枯拉巧的震潰這黑霧,滲著屍水的噁心面孔上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細微劍痕,僅僅這抹劍痕卻讓蘇敗的眸光迸發出兩抹精光,有戲。

凌厲無鑄的劍氣無法撕開這具骨骸,而劍意卻能夠在其上留下到劍痕,這足以讓蘇敗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絲曙光,腳步錯開,蘇敗身若清風般,爐火純青的化風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經過短暫的交鋒,他注意到這具屍骸最恐怖的是他的力量,而或許佔據力量上的優勢,這具屍骸的攻勢是最莽撞直接的,遊走於其間,蘇敗每一劍都令人髮指的點落在屍骸的頭顱上,一劍接著一劍,無匹的劍意從最初的虛浮至最後漸漸凝練而起,在其頭顱上留下的劍痕也是越來越清晰。

不過這遠遠不夠,至少無法破開這具頭顱的屍骸。

每一劍蘇敗好似貫徹全力,接連數十劍後,蘇敗漸漸感覺到了一絲力竭,這註定是一場拉鋸戰,抽劍而回,蘇敗疾馳如電的朝後退去,避開其鋒芒,趁著間歇的時間瘋狂的運轉起劍魔心經,「劍意和身法這是我佔據的兩種優勢,一旦我身體出現停滯的剎那,這屍骸的雙臂就會洞穿我的胸脯。」

盯著猶如鬼魅般緊隨而來的屍骸,蘇敗劍峰微轉,雪亮的劍身奪目而出,一道劍光瞬間點落在屍骸的頭顱上,旋即這抹劍光又好似如水幽影般夢幻,剎那消散,蘇敗眸子寧靜的猶如一灘死水,「從我最初進入這通道的地方距這裡有數千米的地方,以我的速度若是退回,需要數十息,將近百餘息的時間,這些時間足夠讓我和這鬼東西拉出些許距離,同時趁著這功夫也能夠恢復不少的真氣。」

心頭瞬間閃過無數道念頭,蘇敗冷靜的分析著彼此間的差距,整條走廊在屍骸橫衝直撞下瘋狂的輕顫著,二者間的距離在蘇敗的控制下漸漸拉開。

然就在蘇敗退出數十米的剎那,身軀猛地止住,目光以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盯著遠處的屍骸,這具屍骸彷彿受到了一股恐怖壓力的轟壓,無法逾越出石門百餘米的範圍。

「這鬼東西無法逾越出百米範圍?」蘇敗嘴唇微顫,旋即一抹燦爛的笑意不可壓制的在他嘴角溢出,眯著雙眼,身體猶如獵豹般暴射而出,青峰古劍揚起幽暗如水的劍影盡數點落在這屍骸上。不過這次蘇敗並非是點落在屍骸的頭顱上,反而是點在其他的部分,更像是欲激怒這具屍骸。

果然在劍氣洶湧而出的剎那,這具屍骸的嘶吼聲越來越瘋狂,猶如被激怒的凶獸般。蘇敗猛地抽劍,迅速的朝後退去,目光卻直勾勾的盯著這具屍骸。見這屍骸瘋狂的掙扎著,卻無法逾越半寸,蘇敗方才鬆了口氣,「看來這四周確實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了這鬼東西,也就是說這鬼東西的活動範圍才百餘米。」

低眸望著一身的狼狽,蘇敗嘴角微挑,「鬼東西,老子非得磨死你不可。」

話音未落,蘇敗迅速的朝後退去,足足退出數百米後,蘇敗方才止住身影,望著遠處有些模糊的身影,甩動著握劍的右臂。如果不是在搖光閣中經歷負重的苦修,僅僅先前交鋒中反彈而來的力道都差點讓他的右臂麻木掉。盤膝而坐,蘇敗心神微凝,迅速的恢復著,同時也時刻警惕著四周。

一場拉鋸戰才真正的開始,蘇敗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就像前世遊戲中殺那終極怪物一般,慢慢的將之磨死。出劍收劍迅速後退,然後修鍊。

這動作周而復始著,而在這恐怖的壓迫下,蘇敗發現無論是真氣,還是身法亦或者是劍式都精進了不殺,特別是對於劍意的運用,從最初的陌生到現在也漸漸熟練起來。

「果然在死亡的壓迫下才能真正的激發出一個人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