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四章 震撼

第一百六十四章 震撼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28 17:52  字數:3763

!

細微的腳步聲在劍塔內緩緩響起,漸盛。

這腳步聲好似雷鳴般轟擊著眾人的心弦,李安臉上的狂笑凝固住,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這劍塔。

啪!

一隻略微有些慘白的手緩緩至漆黑的劍塔中探出,握在厚重的鐵門

毫無血色的手卻像把尖刀,狠狠的插入眾人的心頭。

這是蘇敗的手?無數人心頭泛起這樣的疑問,西門求醉整個人直綳著身子,目光一眨未眨:「一定是你。」

「時間到了嗎?」平靜帶著些許嘶啞的聲音在黑暗中泛起,半響後,蘇敗一臉平靜的徐徐行出。

白衣如雪,望著眼前這名臉色有些慘白的少年,全場徒然死寂下來。

蘇敗,他真的在劍塔中支撐了一日。

璀若星辰的眸子中泛著淡淡的疲憊,蘇敗神色未有其他人那般慌張,反而眉宇間流露出少許意猶未盡的神色。聽得蘇敗這句平靜的話語,老者眸子微垂,緊緊盯著一臉平靜的蘇敗,笑眯眯的點點頭,眼中帶著少許稱讚嘆道:「老朽守塔數十年,見過能夠初次在劍塔中待上一日的弟子屈指可數。小傢伙意志力不錯,在武道上天賦固然重要,不過意志才決定能否成為強者的關鍵。」

蘇敗微微點頭,的確那種死亡帶來的痛苦至今讓他刻骨銘心,未曾忘記。

「他成功了。」林瑾萱貝齒輕咬著嘴唇,眼角泛著不加掩飾的震撼,目光掃向蘇敗那張平靜的臉龐,眸子中掠過如釋負重的笑意,心中喃喃道:「世界上任何事情在他手中都有奇蹟發生,丹田破碎卻凝氣成功,短短數月就問鼎琅琊,加上眼前這琅琊劍閣,蘇敗師弟·你真是一個讓人相信奇蹟存在的人。」

羅風的臉龐變得有些陰晴不定,手掌微微緊握著,低聲冷笑道:「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在劍塔中待上一日。若是他並未選擇與鐵騎碰撞·而是選擇躲閃,在場很多人都能做到這一步。」

聞言,莫圖眉頭微皺,望向蘇敗的眼中儘是慎重。

李安更是如同中了邪似的,一動未動,直至聽到羅風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方才有些血色。對·一定是這樣的,否則以蘇敗凝氣四重的實力怎麼能夠在劍塔中支撐這麼久。

蘇敗走出劍塔,目光平靜的掃過前方的李安等人·旋即落在那高聳的石劍上,最後停留在第四百九十五石劍上,當瞧見其上流轉的光幕時候,蘇敗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第四百九十五。」

在他人眼中,這或許是很耀眼的成績。

不過在蘇敗眼中,這成績真是弱的可以。

「他會在第幾名?」書生難得摘下草帽,庸懶的向石劍橫掃而去。

西門求醉等人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似的,緊握著手中的劍卡。

「我就不相信你的名次會超過我。」李安兩兄妹也是轉過身。幾乎在這一剎那,眾人的目光極為有默契的向著高聳的石劍望去·在劍塔中待了一日,衝上劍閣排行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只是會位於第幾名次·眾人心裡一陣沒底。西門求醉眉頭微皺,沉吟道:「應該是第四百九十左右的名次。」

「第四百九十名,這有些誇張了·畢竟他是第一次衝擊劍閣排行。」

「第四百九十名?難道你們以為劍閣排行上的人都是吃醋的不成。」李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故作鎮定的樣子,只是在下一秒,李安臉上的鎮定立即蕩然無存。一道璀璨耀眼的光柱在斑駁的陽光中衝天而起,磅礴大氣,筆走龍蛇的碩大字眼就像懸掛的皓日半,緩緩而現·倒映在眾人的眼瞳中。

蘇敗,第四百八十名。

望著這驟現的字眼·李安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一雙大手緊握著。

死寂,鴉雀無聲,書生,林瑾萱,西門求醉等人此刻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閃爍的光幕,心中猶如翻江倒海一般。在先前,他們就猜測蘇敗的名次應該會很超前,卻未想到有如此震撼。要知道這劍閣排行上,每一名次前後的積分差距極大,要前進一名可是困難無比。就算李安接連進了數次的劍塔,也才進一兩名。

他如此年幼,實力尚在凝氣四重,初次進劍塔就沖至第四百八十名的位置。西門求醉雙手微顫著,臉上有著壓制不住的狂喜,第四百八十名,絕對是賺大發了。各個如同打了雞血似的,轉過頭望著臉色漠然如雪的蘇敗,嘴角微微抽搐著。在如此年紀和修為就做到這一步,只能用妖孽來形容這新晉弟子。

「第四百八十名。」蘇敗眉頭微寧,略微有些不滿意。他自己已經忘記在劍塔中到底殺了多少鐵騎,也忘記了死了多少次。那暴漲的熟練度卻足以說明死在他劍下的鐵騎還是很可觀的,以這樣的成績才衝上劍閣排行第四百八十名。不過一想到這劍閣排行是按照積累的積分來算,又有些釋然,蘇敗抬起眸,看著那高聳入雲的劍石劍,「這差距還真是不一般的大,就算是衝進前百恐怕也要些許時日。」

「不過這第四百八十名的名次遠遠超過第四百九十四名。」想剿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意,緩慢而又有力的向著李安走去,冰冷如刀鋒的眸子中寒意漸漸湧現,鎖定一臉震撼的李安。

砰!

砰!

蘇敗每邁出一步,風雪就越盛,一股冰冷無比的殺意洶湧而出。

在劍塔中經歷無盡的殺戮,就算蘇敗極力的收斂自身的氣息,不過這殺意還是不經意間流露而出。

李安臉色劇變,在蘇敗這非常有韻律的腳步聲下,李安有種難以言喻的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