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進軍的弱雞(上)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進軍的弱雞(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20 21:18  字數:3638

明亮的燈火在風中搖曳著,林立的劍閣樓宇中此刻燈火通明。

燕間盤坐在有些陰暗的床榻上,陰冷的眸子在闌珊的火光中有些冷冽刺骨。

作為分宗新晉弟子的翹楚,燕間在這些弟子中的聲望可不低。

就算燕間並非是領袖弟子,身旁也有數十名弟子追隨。

這些弟子以往大多數都是殺手。

此刻,燕間正欲微皺著眉頭看著正前方數名新晉弟子,緘默不語。

這數名新晉弟子是來自西秦,此刻已脫離蘇敗的團隊,加入其他領袖的退伍。其中一名較年長的弟子正繪聲繪色道:「燕間師兄,你的實力是在場諸位有目共睹的。像你這樣的天才若是待在蘇敗的團隊中,只能說屈才。在內門中,時間也就意味著資源,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最多的資源才能更好的提高實力。」

「梵歌領袖曾言若是燕間師兄加入他的團隊,他會給予師兄最大的資源。」這名弟子見燕間絲毫不為所動的神色,喋喋不休道。

「梵歌,那名來自西秦的領袖嗎?」明暗處,燕間低沉的聲音漸起。

「是的。」這名弟子臉色立即泛起少許雀躍之色:「不過燕間師兄放心,梵歌領袖雖來自西秦,不過他舉賢不避親,唯才是用。」

「送客。」燕間打斷這名弟子的長篇大論,冷冷道。

「燕間師兄你不妨再考慮下,以其明珠暗投。何不追隨梵歌領袖。」這名弟子有些不死心道。緊隨他而來的西秦弟子也紛紛出言,企圖改變燕間的注意。

咻!

一縷尖銳的劍氣至明暗中洞穿而出,划過這名弟子的臉頰。

鮮血迸發,這名弟子慘叫而出,理智上告訴他現在應該識趣退去,不過臉頰上這撕心裂肺的痛楚讓他臉色有些猙獰:「燕間,別給臉不要臉。蘇敗曾殺害我西秦的秦政皇子,梵歌領袖必然與他不死不休。你若是待在這個團隊中,必然受到梵歌領袖的打壓。」

話落,這名弟子立即憤憤的拂袖而去。

其餘弟子也是瞪了盤坐在床榻上的燕間一眼。目光有些戲虐。不知好歹的傢伙。

隨著這些弟子的離去,雅閣中難得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半響後,雅閣中方才泛起一道聲音:「燕間哥,這名弟子或許說的有幾分道理。這些老牌領袖在搖光閣雄踞了數年。手中自然掌握了不少資源。若是我等能夠投奔這些老牌領袖。得到其重視。必然得到諸多資源。在短期內,實力會得到突飛猛進。」

燕間眸子微抬看著出聲的青年,這名青年叫血羽。與他相識數年,實力在自己等人中也僅次於自己。見青年臉上有些意動的神色,燕間眉頭微皺:「你想脫離這團隊?」

「嗯。或許蘇敗的領袖比我們強,不過論底蘊和團隊實力,他是無法比上這些老牌領袖。」

「燕間哥你也不想在數年的時間盡耗在這搖光閣中。」

水是往下面流,而人往往很多時候都要向上走的。這名為血羽的青年,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我等數年的殺手生涯才好不容易換來晉陞內門弟子的資格,誰都不會將這來之不易的機會放在一名年紀輕輕的領袖身上。」

燕間眉頭皺的更深,看向其餘一路緊隨而來的兄弟:「你們的想法呢?」

迎上燕間的目光,大多數人都有些沉默的低下頭。

「人各有志,我並不勉強諸位,不過一世人兩兄弟。有些話或許你們不想聽,但我還是想說。人往往很多時候並不能局限於眼下,而是要往前面看。」短暫的沉默後,燕間率先開口道:「那名西秦的領袖也罷,盛唐的領袖也罷,對於琅琊七閣而言,他們始終是被時代淘汰下來的失敗者。為何要將來之不易的機會放在這些人身上?」

「血羽,在這世界上錦上添花固然可貴,而最能讓人記住的卻是雪中送炭。」燕間輕微一嘆,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或許格位珍惜彼此間的溫暖。話落,燕間就微閉著雙眼,直至數道急促的腳步聲漸去漸遠時,燕間驀然輕微一嘆。

這樣的一幕在這群新晉弟子中時刻上演著,有些固執的留下來,有些懷著雄心壯志毅然離開這裡,加入西秦領袖亦或盛唐領袖的團隊。

諸多劍閣中燈火正閃爍,早已人去樓空。

方才喧鬧的下層區域再次恢復了以往的蕭索,唯獨數名留下來的新晉弟子在風中輕嘆,目光遙遙的注視著位於正中央的劍閣。至始至終,這座緊閉的劍閣都未曾開啟過。

書生和七罪站在闌珊的琉璃燈火中,靜靜望著這一幕。

「他們會後悔的,後悔到腸子都青。」七罪冷冷道。

「正是因為他們的後悔才會讓留下的人覺得自己是有多幸運。人各有志,說不出誰對誰錯。」書生抬起頭,草帽下的雙眸燦若星辰:「到現在為止,離開的人有多少?」

「很多,甚至其餘分宗的新晉弟子也離開了不少。」七罪有些認真的掰著手指數道。

書生瞪了七罪一眼,唬道:「到底多少人?」

「到現在算上領袖,還剩下一百零五人。」七罪輕嘆道,語氣驟然一冷:「這兩名領袖倒是好手段,不費吹灰之力就瓦解了新晉弟子,同時壯大自己的團隊。」

……

地下室中,蘇敗緩緩睜開雙眼,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盡收斂而起。

看著地上那觸目驚心的劍痕,蘇敗略微有些滿意的笑了笑,在這裡無論是出劍還是對身體的控制都不如以往那般隨意,經過今日的苦修算是將水平恢復至外界那般。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