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14 19:02  字數:4200

白衣劍客紅顏俏佳人永遠都是這波瀾世界最好的點綴,劍客最耀眼的動作並非是他十步殺一人的背影,而是在拔劍的剎那。

內斂的鋒芒迸發而現,若扶搖而上的鯤鵬。

鏗鏘!

金鐵清鳴聲刺耳沖霄,蘇敗白皙的劍指微揚間,雪亮的劍身就像黑暗中一閃而過的閃電狂暴撕裂風雪而出,划出一道優美的軌跡,璀璨奪目的劍光似若游龍。

在登山道的時候,蘇敗就收斂起了自身的鋒芒。

這種鋒芒在這一剎那淋漓盡致的洶湧而出,猶若橫跨天際而來,遊走於漫天的劍雨中,這一劍看似緩慢無比,但在輕描淡寫的遞出後,其產生的壓迫感如同鋒利的刀鋒般,讓四周的眾人感覺的臉頰生痛。

他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是首當其衝的七罪。

黑衣青年眼瞳劇縮,電光火石間洞穿而出的劍影就像遭遇座大山般的轟壓,猶若點在巍然山嶽上,其次就是一道雪亮的劍光攜帶著破山之勢,劈開這無形的大山,點落在自己手上長劍的劍尖上,鏗鏘。

一連串的火星迸發而濺,黑衣青年右臂有些發麻,正遇抽劍輾轉挪身,一襲飄揚的白衣卻以著最悍然的姿態撞進黑衣青年的眸子深處,三尺青峰若長虹,若游龍瞬間就出現在黑衣青年額頭前的一寸處,只要再逾越半寸。這劍尖上就會綻起最猩紅的血蓮。

這一劍彷彿就是停格在這一剎那,黑衣青年額頭出滲出少許冷汗。眸抬,冷峻的目光凝固在這泛著寒光的劍尖上,抽回的長劍歸鞘,「我輸了。」

震撼以及不可思議,這翩若驚鴻,卻攜帶破山之勢的一劍完完全全的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就像印在腦海深處,久久不散。這就是蘇敗的劍。一劍擊敗七罪。

蘇敗依舊保持著出劍的姿勢,瀟洒優雅,臉色上一如既往的古井無波,站在風雪中,蘇敗是那麼的矚目。在斑駁陽光的照耀下,那白衣有些刺眼。

至少在數名少女眼中,此刻的蘇敗有些炫目。美目中異彩連連。

步韻寒玉唇微啟,屹立在石台上的白衣修長身軀居然勝了?恍惚間,步韻寒覺得在那無盡黑暗中,那一點微弱的星光此刻漸漸變得璀璨耀眼。

「我現在有些期待了。」黑衣青年低語道:「期待你與他們兩的一戰。」

「不會讓你失望的。」蘇敗收劍淡淡道,抬眸望著第二座石台,雲霧裊裊。已至雲端。

在蘇敗錯身而過的剎那,黑衣青年轉過身看著蘇敗的身影,有些單薄,卻猶如高山那般挺拔:「如果你拳頭夠大的話,順帶幫我狠狠揍牧崖一頓。」

揍牧崖?第一座石台上。書生臉色有些受傷,眼神幽幽的看著黑衣青年。

牧崖!

蘇敗抬起眸看著至於雲端中的石台。一道懶散的身影就像蟄伏於雲層中的凶獸。

在蘇敗目光投來的剎那,書生也看了蘇敗一眼,嘀咕道:「能夠在七崖的秋雨劍中不敗,甚至出手將之擊潰,不錯。」

抬步,蘇敗向前走去,單薄的身影時刻牽扯無數道目光。李慕辰略微有些得意的看著一旁有些錯愕的幾人,爽朗笑道:「怎麼樣,我說他能夠會像他老子那般,強大的讓同齡人感到絕望。一劍,娘的,就像當初他老子那樣風騷。」

就算有心反對,然而眼前這一幕卻足以說明了這一切。不過先前出聲的那名長老躊躇了數息,半響後方才緩緩道:「第二座石台可是來自西秦的皇子,他在劍術上的造詣可不低?」

「挑了西秦劍術館,造詣就不低?龜縮在彈丸之地的的劍館會有出色的劍客?就是一群孩子過家家而已。」話雖是這麼說的,李慕辰語氣卻未像先前那般肯定,他也目睹了秦政和七罪那一戰,這來自西秦的皇子確實有幾分本事。

目光凝固在蘇敗的身影上,李慕辰晨低語聲:「小傢伙你能走多遠呢?若是未能走向盡頭,給真要讓你老子蒙羞了。」

居高臨下,秦政凝目看著走來的蘇敗,這次他第一次如此正視打量蘇敗。

在西秦,秦政有著無數光環,他是西秦皇帝最鍾愛的皇子,他是西秦百餘年以來最出色有天賦的劍客,他這一生至現在就註定著璀璨。

在他出現琅琊的第一日,卻有人莽撞的對他出劍,甚至公然破壞迎接自己的盛宴,這或許對於常人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對於他而言卻是不可饒恕的事情,不過身為高高在

上的皇子,他有著自己的優雅和高貴,並未出手教訓,而是讓林釋晨解決這跳樑小丑。

甚至因為安嫵,秦政也曾無趣的聽過關於蘇敗的一些事情,丹田破碎,在血煉中在唯一的倖存者之類。不過聽過了,也差不多都忘記了。

這件事情已經漸漸淡出了秦政的記憶,他卻萬萬沒想到,蘇敗會再次出現,當著他的面殺了自己的心腹。這對於出生皇室的他而言,就是一種挑釁。

細微的腳步聲越盛,秦政微低著眸子,不溫不火道:「有時候偉大和笑話往往只有一步之遙,你能夠站在這裡,對於以往的你而言已經夠偉大了,若你再踏出一步,這偉大就會變成笑話。」

聽到這句話,安嫵微微拉攏著身子,站在秦政身後,狹長明媚的美目望向蘇敗。後者彷彿沒有聽到的秦政,步伐不徐不疾的走來,直至踏上第二座石台的剎那,蘇敗抬起頭,白皙的臉龐上緩緩的勾起一抹森冷:「小小年紀裝深沉可不是什麼好事情。而且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裝逼臭屁的樣子其實有些惹人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