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利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利息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10 21:13  字數:3449

妖異的鬼火閃爍著,映落在蘇敗漆黑的眸子上。!

青峰走在前方有些絮絮叨叨道:「難得再次走出執法塔,你就在外面安分些。就算要再進執法塔也得過些日子,你實力不懼這些妖獸,怎麼也得考慮下師兄!」

「師兄可是數夜難眠,早起晚歸的收拾殘局!」青峰有些幽怨道。

蘇敗微低著頭走在其後,聽著青峰的抱怨,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漆黑狹長的走廊中回蕩著二人的腳步聲,執法塔外,斑駁的陽光將高聳的鐵塔渲染的一片炫目,枯黃的樹藤爬滿了朱紅的城牆,猙獰刺目。

牆內,三道筆直的身影突兀而立,中年人等三名執法者微閉著雙眼。

牆外,無數道翹首以待的身影猶如石像般凝固在秋日的餘暉中,一動未動。

一眼望去儘是黑壓壓的一片人群,其中有著華麗衣著的青年才俊,也有著衣衫襤褸的宗門弟子,他們有些是屬於上等人的宗門翹楚,有些是屬於中等人的王公貴族,有些是來自貧民窟的下等人。往日里,這三等人是不會如此安靜的站在一起,就像龍不與蛇群居,而此刻,四周卻鴉雀無聲,無數道目光就像中了魔咒似的,落在漆黑的鐵塔

秋風驟起,掀起了滿地的枯葉,古道上,一道猩紅的帖子刺目無比,肅殺的冷意就像秋風席捲而現,不少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這就是林師兄三日前的戰帖?」

在遠離執法塔偏僻的閣樓上,身著如雪衣裙的步韻寒優雅而立,迎面而來的清風吹拂著清冷的玉容,就像懸崖峭壁上的雪蓮,裙角緩緩飄舞著,步韻寒眸子平靜的注視著漆黑的鐵塔,沉默不語,不過當那一抹猩紅出現在她視線中的時候·步韻寒清冷的玉容上漸漸泛起一抹冷意,在三日來,她雖處在驚仙峰,然關於蘇敗的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似的·通過下人的口吹落在她耳中,「凝氣境欺負半步凝氣,現在這外門弟子是越來越有出息了!」

不過一想到蘇敗,步韻寒漂亮的眉微微一蹙。

秋日陽光沒有夏日的灼熱,甚至有些懶洋洋的溫和,不過就算如此,原本有些寂靜的人群中也漸漸出現了些躁動·不少弟子有些不耐煩:

「蘇敗這傢伙該不會是死在執法塔中?」

「不過說來也奇怪,林師兄到現在也未出現。」

「以林師兄莫不成也要親自在這裡等待蘇敗?等蘇敗出現之後,林師兄自然會出現。」

躁動的人群中·一名眉宇間泛著少許倨傲的青年越眾而出,挺拔的身軀站在人群中有些卓爾不群。四周數名來自西秦的琅琊宗弟子見到這青年,紛紛行禮點頭道:「冷刃師兄!」

「這個是自然,林師兄怎麼會像我等有如此閑聊的時間,自然不會將大多數時間去關注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先前抱怨的弟子紛紛改口道,看向這青年。

「況且,若他死在執法塔中,林師兄來這裡豈不是白等了!」冷刃眼瞳釋放著寒意,他是最早追隨林釋晨的人·也是追隨中實力最強的人,半步凝氣的修為足夠讓他在外門十強中佔據一席之地,不過實力雖強·冷刃往日里對林釋晨可是十分的信服,然而對於眼前這件事情他卻的有些不以為然。擊殺蘇敗又何必弄的如此鄭重,像他那樣的人·就應該卑微的死去才能體現他的身份。雖如此,冷刃還是一早就出現,等待著蘇敗出現,他就立即通知林釋晨。

咔擦!漆黑鐵門嘎吱嘎吱的退開,瞬間就將全場的目光吸引過去。

秋日的餘暉被高聳的鐵塔割成道道光束投落而來,蘇敗微微抬起頭,目光掠過塔外的三道身影·落在朱紅的高牆外,那黑壓壓的一片人群。

青峰走在其後·語重心長的吩咐著:「這次出去就好好享受下明媚的陽光,別過三五天就再進來!」說到這裡,青峰聲音嘎然而止,彷彿注意到了什麼也是抬起頭,當看到高牆外那涌動的身影時,眼神微變,有些狐疑的看了蘇敗一眼,「他們是來接你的?」

「應該是吧!」蘇敗點點頭道。

「那你人緣不錯,居然有這麼多人惦記著你!」青峰眼前微亮,彷彿找到了勸說蘇敗安分的理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腳的道理,就算你覺得執法塔好玩,也應該為你這些朋友想想,別接二連三的讓他們擔心你。好了,大道理我也不多說,或許你覺得我這個師兄有些迂腐!」

話落,青峰拍拍蘇敗的肩膀,轉身走去。

就在青峰即將退至執法塔的時候,蘇敗卻開口道:「師兄能否在這裡多待片刻?」

「為何?」青峰止步,轉過身有些困惑的望敗。!

「師兄不是說很久沒看到陽光,難得出來此就好好看下,況且,待會兒讓師兄多跑一趟,你又少不了一陣嘮叨。」蘇敗徑直的朝前走去,步伐不徐不疾,就像他數日前走進執法塔那般從容,只是一襲白衣此刻已化成血衣,猩紅刺眼。

「什麼意思?」青峰看著蘇敗遠去的背影,喃喃道。

中年人睜開雙眼,看著走來的蘇敗:「就像你所說的那樣,有時候退一步是為了更好的邁出一大步,那退兩步又何妨?」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蘇敗卻聽得懂中年人的意思:「執法者大人認為我會敗?」

「凝氣境與半步凝氣,恐怕在場沒有人會認為你會勝,他們只是來這裡看你笑話的!」中年人冷峻的面容有些柔和道,撇開這少年是那人的兒子,經過數次的接觸,他倒也欣賞這個遇事從容不驚的少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