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牧崖,出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牧崖,出塔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10 10:13  字數:3634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琅琊外宗有數萬外門弟子,然能夠站在最耀眼的地方也只有寥寥數人。◎文學館WWw.WXg.COM◎

整個宗門的焦點始終聚在這些人身上,張帆的死就像一場海嘯般席捲而來,蘇敗,這曾經漸漸淡出視線的字眼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林釋晨,蘇敗,秦政!

琅琊宗中隨處可見這些人議論著,在修鍊枯燥的宗門生活中,殺戮和血腥永遠是最好的調味劑,不少人帶著某種期待的口吻道:「蘇敗不知好歹在林師兄的宴會上撒野,林師兄已經放言,三日後,執法塔外讓蘇敗血濺當場!」

「前提是蘇敗能夠再次走出執法塔,不過蘇敗能夠走出執法塔,其實力還真是不凡!」

「不凡又如何?半步凝氣境和凝氣境的差距猶如天地之隔,再說蘇敗丹田破碎,此生無法凝氣。林師兄要擊敗他,可謂是輕而易舉。」

往日里與林釋晨交好或者想刻意討好林釋晨的弟子,總是當著眾人的面,冷言譏諷著:「在數月前死在林師兄手中的半步凝氣螻蟻就不計其數,還會差蘇敗這一個呢?」

但也有不少弟子發出不同的聲音:

「話不是這樣說的,昨夜蘇敗可是正面接下林師兄一劍!」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衣衫襤褸,顯然是貧民窟,對於生存在那猶如垃圾堆的貧民窟他們而言,蘇敗的崛起彷彿讓他們看到了希望,今後自己或許也能夠像蘇敗這般,走出貧民窟,走在聚光燈下。

只是這些人的言語方出就被無數道譏諷的聲音所吞沒:

「那是林師兄仁慈,若非林師兄仁慈,蘇敗早就血濺當場!」

「凝氣境碾壓半步凝氣。還不簡單!」

整個琅琊外門就像煮沸的熱水般,甚至往日里只知修鍊的弟子也難得有興趣關注這件事情,畢竟數月未見林釋晨出手,若是能夠通過此戰了解林釋晨的實力,在今後的宗考中也能有所防備,抱著這樣的心思,這些人也紛紛露頭,翹首以待數日後執法塔再次開啟的剎那。

幾乎在這一刻,眾多琅琊宗弟子難得慈悲的為蘇敗祈禱起來。希望他能夠再次創造奇蹟,數日後能夠走出執法塔。否則,他們就會錯過一場好戲。

一座陡峭筆直的劍塔上,金屬的光澤為其堵上了一層猙獰。

站在這裡能夠頂著天穹,居高臨下的看著那草木枯榮的世界。

這裡站著一名書生。眉直眼闊,身著素白布袍,眉宇間泛著淡淡的書卷之氣,一頭不算烏黑的長髮批落在雙肩,神色淡然的站在劍塔之上。

同時這書生右手上持著一卷書,其腰間卻系著與他穿著打扮格格不入的草帽。

風起了,書生拿起草帽。壓著頭,展開書卷,目光卻未落在書卷上,反而是轉向身後的樓梯右拐處。「以往日里你的性子不到最後一時刻是不會輕易出關的!」

「聽說宗門中發生了些有趣的事情,就出來看看。再說,數日前修為已至瓶頸,再閉死關也無濟於事。還不如出來透透氣!」沉穩的腳步聲泛起,拐角處。一名身著黑衣的青年走來,面容冷峻,雙目沉靜如深潭,儘管他臉上噙著少許笑意,只是這笑看起來更冷。

「凝氣二重巔峰!」書生收回目光,神情有些懶散的看著正明媚的陽光:「確實是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情,數千名宗門弟子死在血煉中,有人公然殺人卻安然無恙的走出執法塔,西秦來個桀驁的皇子,林釋晨閑著蛋疼開始欺負後輩。」書生扳著修長的手指,有些認真道:「好像這些事情都和一個叫蘇敗的少年有關!」

「蘇敗!」黑衣青年走來,直至站在劍塔邊緣,只要他再踏出一步就會落空,「這可不像你的性子,往日里你都懶得去記住這些瑣碎的事情,牧崖!」

牧崖,外門第一強者。

陽光在這一刻彷彿變得冰冷許多,書生抬起頭懶懶道:「龍雖不與蛇群居,不過也會無聊的低下頭看著那些窩中的蛇,特別是一隻要把我趕下位置的蛇!」

「西秦皇子!」黑衣青年雙眸微眯,臉上漸漸爬出了少許猙獰:「那就將這蛇活颳了,讓他知道琅琊是誰說話的地方,琅琊是琅琊人的地方,什麼時候西秦那邊陲小國都敢在琅琊這邊大放厥詞!」

「你的地域觀念還是如此之重!」書生微低著頭,好似看到書卷上有些有趣的話語,輕笑而出:「溫室裡面的花朵怎麼時候有資格開始嘲笑暴雨中的野草?」

說到這裡,書生抬起頭看著青年道:「我記得林釋晨惹過你?」

「有嗎?我可不是很記仇的人,不記得了!」黑衣青年搖搖頭道。

「那就權當有吧!外門第二的名號落在他身上會讓這些西秦人都忘記了自己姓什麼,拿回來吧!什麼時候,琅琊人在這地方殺個人都需要他西秦人同意?誰定下這麼霸道的規則!」書生輕輕的合上書卷,平躺下來,將草帽壓的更低,遮蓋了他那張有些清秀的臉。

「明明是對方的挑釁讓你不爽,硬是讓你扯出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過我也厭倦了外門第三的名號,被人壓著本來就不爽,更何況是兩個人!」青年抬起頭來,冷峻的面容上掠出一抹戰意。

「那我就打到你爽為止!」草帽下,書生懶懶的聲音響起,旋即就傳出十分有節奏的呼嚕聲。黑衣青年無奈的搖搖頭,想到後者那恐怖的實力,嘴角也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西秦皇子,習慣江川河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