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章盛宴之上血花綻

第一百二十章盛宴之上血花綻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08 19:10  字數:3448

!

墨硯般漆黑的夜,琉璃燈搖曳閃爍著。

萬籟俱寂,整個世界彷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白衣飄揚,蘇敗平靜的走在石道上,白皙的手按在劍柄上。

咔擦!深邃的夜空中掠起一道數丈之粗的雷蛇,照亮了黑暗的瞬間,也照亮了蘇敗的身影。璀璨廣場上,安嫵就像雕像般凝固住了,嬌媚的花容上猶如被抽去了血色,俏臉煞白,目光有些獃滯帶著難以置信的望著璀星廣場盡頭。

那裡,有著琉璃燈照不到的黑暗。

「安嫵師姐?」秦政目視安嫵那獃滯的眼神,心中微微有不喜,音量不由提高了不少。

身份顯赫,實力超群。

秦政從懂事以來就頂著無數光環,很少有人會在和他交談的時候走神,因為沒有人敢如此無力,而眼前,這個嫵媚的女人卻走神了。

安嫵其目光卻死死盯著那片區域,仿若未聽到秦政的聲音,嬌容上瀰漫的的錯愕以及獃滯就像潮水般洶湧而出,直至最後淹沒了她雙眸:「他來了!」

接二連三的被無視,秦政劍眉微挑,只是冷冷的看著安嫵。

「誰?」林釋晨語氣有些冰冷。

「那本來已死在秋季前的夏蟬,就在寒冬即將來臨的時候復甦!」安嫵喃喃自語道,圓潤的胸脯隨之急促的起伏著,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量,輕吐道:「蘇敗!」

蘇敗!

死寂的璀星廣場上就像驟然遭遇地震的洗禮,無數人抬起錯愕的臉,目光投向那片區域,就連林釋晨也轉過身,目光略帶困惑,蘇敗這個名字在數日前可謂是聲名大噪,然數日過後·這名字就像飄落的枯葉,未有人去注意腳下的落葉。

只是這時候,這個名字卻再次闖入了眾人的視線,就像先前那道閃掠而過的驚雷·毫無徵兆。秦政未轉身,而是靜靜望著安嫵那起伏的雙峰,隱約間可看到那雪花的一片。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輕微的腳步聲響起,那腳步聲異常穩定,就算是未聽到人就能夠聽出這腳步聲中釋放出的驕傲,同時這每一步彷彿踏落在眾人的心頭上·讓人的心臟隨之跳動。

清風徐徐,拂動了蘇敗的白衣,更是顯得飄飄欲仙·蘇敗以著不起波瀾的姿態出現了眾人的視線中,抬起頭,蘇敗看著眼前一張張呆若木雞的臉龐,臉上沒有任何的笑意,臉色一味平靜,不快不慢帶著獨特的韻律走向了璀星廣場。

短暫的安靜,璀璨若白晝般的廣場上徒然掀起了一道道驚呼聲:「蘇敗!」

「抱歉,我從執法塔中走了出來!」蘇敗目光掠過重重人影落在安嫵那獃滯的面容上,淡淡的聲音就像驚雷般在眾人的耳旁轟隆而起。

「他走出執法塔了?」張帆雙瞳猛地巨睜·手上的酒杯砸落而下,咔擦。

微微深呼口氣,安嫵明媚的嬌容上再次綻出笑意:「數千名琅琊弟子死在血煉中·唯獨蘇敗師弟你走出血煉,數年以來未曾有人走出執法塔,而蘇敗師弟你卻再次走了出來。」儘管安嫵極力的掩飾話語中的慌張·但是語氣還是有些急促,不過當瞧見秦政時,安嫵雙眸中不安的急促神色一閃而過。

「你居然沒死在執法塔中!」張帆越眾而出,無盡的怨恨之色在他雙眸中瀰漫,他以為蘇敗死在了妖獸腹中,但是看著蘇敗安然無恙的出現,他心中的殺意和怨恨就像迸發的火山般·洶泄而出。

蘇敗徑直的走來,沙沙的腳步聲在此刻成為了唯一的聲音。

兩側的琅琊宗弟子紛紛識趣的退開·對於蘇敗和安嫵,張帆等人之間的恩怨,他可是有所耳聞,而蘇敗在這時候出現,顯然並不是來打個招呼那麼簡單,不過今日是林釋晨為秦政皇子接風洗塵,若蘇敗在這裡鬮事,恐怕林釋晨也不會袖手旁觀,在他們這些王公貴族眼中,臉面往往很多時候比什麼都看的重要。

這一點,張帆比誰都清楚。

站在正前方,張帆目光陰冷的盯著蘇敗:「怎麼?好不容易走出執法塔就想來鬧事嗎?可惜,這裡註定不是你我撒野的地方,今日盛宴是為秦政皇子接風洗塵!」張帆這是警告,借著秦政皇子的名聲來警告蘇敗。

秦政皇子?

蘇敗未曾聽過,就算他聽過也不會浪費時間去記。

「張帆,你恨我嗎?」蘇敗微微抬頭,在距張帆不足一丈的地方停了下來。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張帆神情一怔,正欲出聲,其一抹幽暗的劍光卻如寒梅般綻放,凌厲無鑄,撕開這黑暗,以著最悍然的姿態出現在張帆的視線中。

張帆只覺得這劍光有章目,鏗鏘一聲,正欲抬劍擋之,其冰冷的劍鋒已至咽喉剎那間,猩紅的血花迸發而現。

嗡!

劍光一閃而逝,琉璃燈下人影涌動,然就在這一剎那,地上卻多出了一具屍體,蘇敗平靜的踏在染紅的紅毯上,目光始終微曾落在張帆的屍體上,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中抬步而出。

「那就帶著對我的恨意下地獄吧!」

微冷的夜風變得更加冷冽刺骨,蘇敗按住劍的手始終那麼平穩,未曾顫抖。滴答!血花搖曳,濺起滿地的血花。安嫵雙眸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她甚至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在經歷前那事情,安嫵只覺得蘇敗有些愚蠢,而此刻,在她眼中,蘇敗完全就是個瘋子:「你殺了他,眾目睽睽之下殺害張帆師兄,你就等待執法者的制裁!」

「制裁!」蘇敗頭微偏,有些認真的看著安嫵這傻逼女人:「若是執法者的制裁對我有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