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會回來的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會回來的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07 09:46  字數:4034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第一更求月票

漆黑狹長的走廊中,簇簇鬼火閃爍著,倒映在蘇敗有些白皙的臉頰上。

沉穩的腳步聲在走廊中回蕩著,青峰走在前方,實在承受不住這沉默,率先開口道:「我叫青峰!」

「我知道!」蘇敗淡淡道。

「我是執法者青峰!」青峰重申一遍。

蘇敗抬起頭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青峰,旋即低著眸繼續思考著,執法塔三日,斬殺數千妖獸,功點值將近萬,可是修鍊了三日,所剩的功點值也僅僅數千,這數千的功點值也只夠自己修鍊數日,想到這,蘇敗就有些苦惱,甚至覺得賴在這地方不走。

「我真的是執法者青峰!」青峰止步,轉過頭望著低頭走來的蘇敗,嘴角微微抽搐,自己都三番兩次的自我介紹,這傢伙難道不開口介紹下自己?

看著青峰停下來,蘇敗狐疑的望著四周閃爍的燈火,「到了?」

聞言,青峰不禁有種無力的潰敗感,「只是想恭喜你成功的走出了執法塔,做到以往我不敢做的事情,由衷的佩服你的實力和勇氣!」

「你殺過人?」蘇敗停住,狹長清冷的眸子落在青峰這張平凡的臉上,一張很平凡的臉。

「若非殺過人又豈能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執法塔中,又豈能過著見不得人的生活。」青峰喉嚨微微起伏了下,好似想了什麼,感慨道:「這是一個很畸形的世界,往往很多時候大多數人都是因為一言不合而出劍傷人,很不幸,當初我也沖昏了頭腦。殺了人。」

「確實是個很畸形的世界,往往很多時候你不想找麻煩,麻煩卻不斷找上來!」蘇敗有些贊同的點點頭,雙眼微眯,略微打量了青峰一眼:「你就不想走出這執法塔嗎?」

「不,我喜歡這樣的生活,雖然枯燥乏味,卻平淡,沒有過多的勾心鬥角。最多就是被雲霄那傢伙擠兌幾句。」青峰搖著頭,繼續前行。

看著青峰的背影,蘇敗沒有說些什麼,就像他說的那樣,這是一個很畸形的世界。往往很多時候,大多數人的命運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很多時候對於很多人而言,人命如草芥。

蘇敗知道,當你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改變這個世界的時候,只能去適應這個世界,雖然才接觸這個世界數月,蘇敗卻完全適應這個世界。很無法適應這個世界的。只能選擇逃避,就算眼前的青峰。不知為何,蘇敗卻想起了滄月和吳鉤,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一抹笑意。那兩個傢伙,殺起人來比自己還要乾淨利落,也不知道這兩個傢伙在各自的宗門中混的怎麼樣,至少沒有自己這麼差勁。

走廊的盡頭處。一座古老的祭壇矗立著,有些滄桑。

青峰止步。指著祭壇道:「這祭壇是道簡單的傳送陣,通往執法塔外。」

蘇敗徑直的走向祭壇,挺拔的身影還是那麼單薄。

「難得離開這鬼地方,希望師弟今後就不要再進來,誰來這裡都是遭罪!」青峰拱手道:「好好享受外面的陽光,那種站在陽光下的感覺還真懷念。」

蘇敗微微轉身,看著青峰,嘴角卻綻放起一抹笑意:「這裡對於我而言是天堂,青峰師兄,我們會再次見面的,相信不會太久。」

話落,蘇敗轉身邁入祭壇之上,無盡的黑暗猶如潮水般吞噬了他的身影,唯獨一道笑意的聲音回蕩著:「還有,我叫蘇敗!」

青峰身子猛地一挺,口中喃喃著:「蘇敗?不錯的名字,不過他先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們會再次見面,難道這小子還要出去殺人?」

看著祭壇上空蕩蕩的空氣,青峰也不管蘇敗能否聽得見,喊道:「你小子出去就好好修鍊,別再來這鬼地方了!」

……

秋高氣爽,天高雲淡!

初升的旭日閑照著蒼穹,數道老長老長的背影被拉在鋪滿枯葉的石道上。

乍起的秋風,捲起了滿地的枯葉,這數道身影就像石像般,一動未動。

「還有兩個時辰,若是大門未開啟,他就是死在執法塔內了!」中年人淡淡道。

美眸凝視著猙獰的鐵塔,步韻寒柳眉微蹙,看著腳下翻滾的秋葉,她心頭也泛起了少許煩躁,不管是哪兩種結果,她都有些不願看到。若是蘇敗死在執法塔中,她深信父親會愧疚一生,甚至她自己也會有些愧疚,若自己未答應父親的約定,父親也不會袖手旁觀。同時,若蘇敗真的有幸走出執法塔,那也就是意味著自己要嫁給這個模糊只記得起名字的人。

畫眉緊鎖,步韻寒貝齒輕輕咬著嘴唇,她甚至有種要掉頭離開的衝動,她從來沒有想過時間會是如此的漫長。

嘎吱!嘎吱!

就在這一刻,這龐大猙獰的鐵塔中緩緩泛起刺耳的聲響,四道目光齊刷刷的向著緊閉已久的漆黑鐵門望去,就像一隻巨獸爭開了血嘴,腥臭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鐵門緩緩打開,無盡的黑暗讓人看不清。

「執法塔開啟了?」兩名執法者難以置信道,聲音中有著掩飾不了的錯愕。

「開啟了!」步韻寒修長白皙的手緊握著搖動的衣角,其美目停落在無盡的黑暗中。

「他真的走出執法塔了!」中年人的聲音也泛著少許激動。

就算先前猜測蘇敗會走出執法塔,只是親眼目睹這一幕的時候,饒是以中年人的性子也難得泛起了一抹激動。這數年以來,執法塔可是成為墳墓的存在,他可是未曾見過有人能夠走出。

砰!砰!

細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