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零七章 他死定了

第一百零七章 他死定了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03 09:50  字數:3589

薄霧已經散開,陽光正明媚。

無數道呆若木雞的臉龐猶如中邪似的,獃滯望著眼前這一幕。

柳風瘋狂的退著,眼中充斥著恐懼。

那一襲飄然的白衣是如此的刺目,璀璨如虹的劍光好似撕開了虛無的空氣,壓抑無比的氣息瀰漫在柳風心頭。

柳風驚駭的發現,無論自己的速度有多快,那疾馳而來的劍光在他的眼瞳中飛快的放大著。

噗!直至蘇敗長劍指向柳風咽喉的剎那,柳風后退的身體徒然一震,如同重擊般被掀翻,狠狠撞上地面,滾落至安嫵的身前。

猩紅的血如柱般迸射,柳風單手捂著脖頸,眼中滿是恐懼,好似要說些什麼,無力的倒在血泊中。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安嫵那嫵媚動人的雙眸泛起一抹錯愕以及恐懼。

瘋子,這傢伙完全是瘋子。

安嫵注意到,蘇敗出劍擊殺柳風的手,沒有任何的顫抖,始終那麼平穩。

殺人在他眼中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安嫵第一次在蘇敗那平靜的臉龐下感到了其冷酷和果斷。

世界上沒有生而知之的人,到底要殺多少人,才能做到蘇敗這般隨意。

秋風,微冷,吹起劍尖上的血花。

蘇敗抬眸,有些戲虐的望著有些錯愕的安嫵和張帆,輕笑道:「安嫵師姐,你覺得是我的劍快。還是執法者的速度更快呢?」

噙著笑意的淡漠聲猶如嚴冬的寒風般吹刮而過,冷冽刺骨。

「你已經無路可退!」安嫵貝齒微咬著朱唇,儘管她時刻掩飾著內心的慌張,但是嫵媚動人的聲音中還是泛起了一絲急促。

「至少也能夠拉上幾個墊底的。」蘇敗輕笑道,劍眉卻是徒然一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猶如巍然的山嶽般轟轟而來,在這股氣息前,他的呼吸第一次變得沉重無比。

咻咻!兩道凌厲無鑄的破風氣勁掀翻滿地的枯葉,毫無徵兆的出現在蘇敗的腳下。

咔咔!蘇敗腳下的石塊咔咔而碎,這是警告。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安嫵臉上再次迸發出笑意。她知道是執法者出現了。

靜默的場合中徒然響起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讓開!」

緊接著就是一陣略微有些凌亂的腳步聲泛起。駐足觀望的琅琊宗弟子紛紛朝兩側退去。

三道冰冷充斥著殺戮氣息的身影踏碎了石道上的落葉,龍行虎步的朝著庭院而來,兩側弟子紛紛低下頭,不敢直視。

蘇敗抬眸盯著走來的三道身影。皆是猩紅如血的宗衣。刺眼無比。

隱約間。蘇敗嗅到了一股極為濃厚的血腥味。

這三道身影的步伐看似緩慢,然卻疾快無比,越眾而出。走在最前方的一名中年人,面容冷峻,行走間好似正暗中蓄勢的凶獸般。

見到這道身影,安嫵美眸深處掠過一抹莫名的笑意,微低著頭,退於一旁。

張帆更是拘謹,有些不安的站在安嫵身後。若是死了謝知一人還好,這次可是死了四個人,這事情說小不小,說大不大,若是執法者追究起來,他也難逃一些責罰。

隨著這三道身影的出現,四周的空氣好似有些凝固。

中年人目不斜視的從安嫵面前走過,眼角的餘光淡淡的望了滿地的狼藉,「有趣,將近半年沒有人敢在宗內殺害同門師弟!」

說到這裡,中年人沒有任何情緒的目光落在蘇敗身上,「是想反抗,還是自動跟我們走?」

中年人的語氣好似帶著詢問的口吻,但蘇敗知道,自己一旦選擇前者,這傢伙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迎上中年人的目光,蘇敗卻是笑道:「在絕對力量鴻溝前反抗只是徒勞,反正結果都是一樣。我又何必受這些苦,我選擇跟你們走。」

蘇敗的回答算是預料之內,不過看其一臉的笑意,不少人暗自咂舌,這傢伙難道不知道待會兒等待他的下場會是什麼。

中年人也有些訝然的望著蘇敗一眼,後者臉上的笑意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同時,後者那漆黑的眸子中隱約間可見到少許期待。執法這麼多年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如此平靜。

「走吧!」中年人若有深意的看了蘇敗一眼,轉身,順著來時的路退去。

蘇敗還劍歸鞘,稍微整理了些凌亂的衣衫,一臉悠然的緊隨其後。

看著蘇敗如此乖順,安嫵和張帆臉上皆是浮現出一抹詫異,不過一想到執法塔的恐怖,安嫵柔媚的嘴角旁就泛起了一抹笑意:「這就是為愚蠢而付出的代價!」

「或許他天真的認為在執法塔中待上三日,就能夠出來。」見執法者未多詢問這事情的經過,張帆不由暗鬆了口氣,帶著輕鬆的口吻道。

靜,兩側的琅琊宗弟子都有些憐憫的望著蘇敗,若是他今日不如此莽撞,或者答應安嫵師姐的邀請,今日也不會冒出如此動靜的事情。同時,以前者的實力也能夠在外門十強中佔據一席之地,可謂是前途一片光明。有時候莽撞和無知也會毀掉一個人,不少弟子暗中告訴自己要引以為戒。

直到蘇敗的身影徹底消失時,圍觀的琅琊宗弟子方才嗡的一聲,炸了鍋,議論紛紛。

有惋惜,有同情,有嘲笑!

各種情緒不一的神情洋溢在琅琊宗弟子的臉上,唯一一點相同的是,這些人中沒有人認為蘇敗能夠活著。

執法塔,這耳熟能詳的名字就像一把利劍時刻懸在眾人的心頭,在他們加入琅琊宗的第一條。就被師兄師姐們告知這執法塔的恐怖。

甚至他們也親耳聽到少許執法塔的事情,聽說被押送至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