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零四章比吃屎更噁心的事

第一百零四章比吃屎更噁心的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2-02 09:55  字數:3672

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通過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

在很早以前,安嫵就這樣認為。

盛唐國在荒琊州中可謂是強國,軍事力量雄厚。安嫵作為盛唐國的皇家之女,自幼就見慣了爾虞我詐,所以她更懂得如何利用自身的優勢立足於皇室。

而自身的美貌就是她最大的優勢,在盛唐國,她就利用自身的美貌將王公貴族玩的團團轉,在琅琊外門,亦是如此。儘管打心裡瞧不起這些琅琊外門弟子,她卻始終未流露出厭惡的情緒,而是盡情的展現自身的美貌,讓這些人成為自己的裙下之臣,她看重的是這些人背後的勢力,這些勢力足以影響著她在皇室中的地位。

安嫵是個很有野心的女人,也是個懂得挑逗男人的女人,同時也知道取捨,所以在棄青衫向她提出賭約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猶豫的應諾。

棄青衫,在安嫵眼中是值得征服的男人,只是不幸,她已經死了。

而眼前的蘇敗,同樣也是值得征服的男人。

只是二者間又有些區別,安嫵看重的是棄青衫的未來,她知道,以棄青衫那樣的天才,若是進入外門,必然綻放出最耀眼的光芒。

而對於蘇敗,安嫵看重的卻是他的現在,她想知道,蘇敗在血煉中到底經歷了什麼,是怎麼樣的機緣才能讓廢物在短短數月前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蛻變,他在血煉中得到了些什麼?

薄霧已經散開。安嫵佇立在陽光中,斑駁的光束落在她的臉上泛出了淡淡的神聖,神聖和嫵媚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出現她身上,安嫵唇角微揚,美眸凝視著站在庭院中有些平靜的蘇敗,再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她想過種種情況,蘇敗狂喜異常的答應,有些靦腆的答應,有些不知所措。像個雛兒一樣。

他會答應的。安嫵對自己的魅力一直很自信,何況前者暗戀著自己。

不僅僅安嫵有這樣的念頭,其他人也是這樣想的,望向蘇敗的眼神是又羨慕又嫉妒。

「沒興趣!」平靜的聲音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卻猶如一柄鋒利的刀鋒。撕開這斑駁的陽光。將這片天地置於冰天雪地中,冷的可怕。

靜,四周死寂的可怕。好似只剩下那秋風卷過落葉的沙沙聲。

若不是胯下那撕心裂肺的痛楚,韓烈都要跳起來罵娘了,他曾經無數不眠的深夜幻想過與安嫵飲酒作樂,抒發他的雄心壯志,可是卻未曾有這機會。而今日,安嫵眾目睽睽之下向蘇敗發出邀請,後者居然一句沒興趣就打發了,這句話聽來來都不像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就是說,蘇敗他想都沒想,就開口拒絕。

挺著身子的眾人猶如集體遭受了一場地震,臉上布滿錯綜複雜的情緒,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眼神都有些獃滯。

安嫵胸前那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急促的起伏了下,明媚的雙眸中也泛起了一抹獃滯,她想過很多種情況,卻未想到蘇敗會有這樣的回答,這算是什麼?拒絕嗎?

在安嫵記事以來,她從未被一個男人拒絕過,現在沒有,今後也會沒有,安嫵凝視著蘇敗瞬息,噗嗤一笑,玉手輕輕攏了一下瀑布般的長髮,嬌媚的柳腰微扭著,款款向著蘇敗走去,有時候拒絕只是因為誠意不夠,看著蘇敗那平靜的臉龐,安嫵有些幽怨道:「難道師弟覺得和我坐在一起吃飯是件很無趣的事情,這句話可是真傷人。呵,我聽說師弟曾經經常在琴台閣下聽著我的琴聲,恰好在數日前,我又學會了數首新曲,正少了個傾聽者。」

蓮步輕移間,安嫵的聲音就像最醇厚的美酒滴落在玉杯上明潤柔滑,讓眾人心中剛剛泛起的竊喜再次崩潰,又是邀請!

被拒絕之後,再次發出邀請。

媽的,這沒天理,往日里高傲如天之驕女的安嫵,居然放下了姿態,接二連三的向蘇敗發出邀請,這又陪吃,又是舞袖拂琴,安嫵師姐這是要鬧哪樣?

蘇敗目光清明的望著安嫵,這是個懂得隱忍的女人,也懂得如何給男人尊重的女人,也唯獨這樣的女人才能將這些青年玩弄於手掌間,想讓自己成為她的裙下之臣嗎?蘇敗笑的有些燦爛,就在安嫵即將邁入庭院的剎那,他開口了:「這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情。」

安嫵美波微轉,楚楚動人,彷彿再接下來她就能聽到蘇敗說出我很樂意之類的話語。

「你身上沒那玩意,你若是踏入庭院,我要踢爆你哪裡呢?」蘇敗很是傷腦筋道。

安嫵嬌軀微顫,臉上的笑意立即凝滯住了。

其後方的琅琊宗弟子臉上立即布滿了憤怒之色,怒聲道:「蘇敗,注意你的言辭!」

就算是畏懼蘇敗的實力,不過佳人當前,誰都不會放棄如此獻殷勤的機會:

「真是好大的架子,安嫵師姐三番兩次的邀請你,那是你的榮幸,別不知好歹。」

「人應該貴有自知之明,安嫵師姐這樣的人豈是你能三番兩次侮辱的!」

靜默瞬間蕩然無存,一道道氣氛喧雜的聲音猶如雨後春筍般冒騰而出,這些琅琊宗弟子儘力的喝斥著,儘管這一幕是他們樂於看見的。

蘇敗不顧這些喧雜聲,目光一動未動的盯著安嫵,這自我感覺太良好的傻逼女人。

安嫵胸前那尖突圓潤的雙峰急促的起伏著,捏著衣角,眼瞳急促收縮顯示著她內心的不平靜,她目光緊盯著蘇敗,那眼神中已經流露出一絲慍怒,他現在可以肯定這傢伙並非是年少的靦腆而拒絕自己,而真是有些不知好歹。只是這抹蘊含瞬息就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