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九章 傻逼女人

第九十九章 傻逼女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30 18:53  字數:3792

燦爛的陽光穿過霧霾,一縷縷地灑滿在鬱鬱蔥蔥上。

就算秋風瑟瑟,也吹不黃這翠鸀。

陽光明媚的庭院四周卻充斥著蕭殺,一道道身影佇立於風中,斑駁的陽光掩蓋不住這些人身上的冷意,他們就像一群出籠的巨獸般,血紅著雙眼尋找著獵物,一旦發現獵物就會猛撲上去。

清晨恬淡和寧靜被這些人破壞的丁點不剩,而在遠處,一道道涌動的身影正踮著腳尖遠遠注視著一幕,好似等待好戲開鑼的賓客,伸著長長的脖子,時而對著一旁的人道:「看到了沒有,是韓烈師兄,林崖師兄,柳風師兄他們,安嫵師姐的魅力還真大,居然能夠驚動閉關以久的他們!」

「韓烈師兄等人皆是人中之龍,又何必為這雞皮蒜毛的小事出現。」一名梳著辮角的少女酸溜溜道,因為激動,臉上那幾顆不顯眼的雀斑變得明顯起來。

無數道目光掠過道道身影,一動不動的落在為首的三道身影上。

三道不算挺拔但站在數百道身影中卻顯得卓爾不群,三人都微閉著雙眼,好似在等待些什麼,其後的一名青年在三人的耳旁低聲開口道:「根據數名弟子親眼目睹,昨夜他住在這座庭院中,恐怕這小子還在睡著!」

聞言,其中一名身軀頎長筆直如劍的青年睜開雙眼,眼中帶有精芒,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凌厲氣勢,單薄的嘴唇微抿著,輕笑道:「那就讓我們見識下,能夠讓安嫵師妹感興趣的男人,到底長的怎麼樣。」說完,青年嘴角微挑,向著身後的青年點頭。

青年龍行虎步的向前走去,微握著手中滲著寒光的劍,目光有些戲虐的望著緊閉的竹門,「今日我等會讓安嫵師姐知道,讓他感興趣的人比起我等是如何的卑微。」

話音話落,青年粗壯的右臂猛地一抬,手中的劍器猶如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狠狠的撞上那翠鸀的竹門。

嘭!鋒利的劍身半截沒入竹門之後,木屑紛飛,整座竹屋好似動蕩起來。

「琅琊外門弟子謝知前來挑戰!」青年微挺著胸脯,挺拔的身體佇立在風中,冷聲道。

微冷洪亮的聲音清晰的傳遍在場所有人的耳中,無數人微捏著拳頭,眼露興奮之色,遠處的竹屋中也有人影走出來,望著這一幕,咂舌道:「娘的,今天是什麼日子。」

眾人的目光好似洶湧的洪水般,衝擊著竹屋。

不知經歷多少滄桑的竹屋發出數道咯吱的響聲後就徒然死寂下來,陽光落在那寒光閃閃的劍器上,折射出的光芒刺痛著青年的眼睛,青年轉過身,帶著少許詢問的意味:「韓烈師兄!」

韓烈,既為首的那名青年,眉頭微皺道:「他在這裡面?」

「數位師兄弟親眼目睹的,想必他們也不敢欺瞞我們!」青年解釋道。

「破門!」韓烈乾淨利落道。

「諾!」青年眼角挑起一抹期待,興緻沖沖的向前走去,「在我看來,這小子或許是注意到我們的到來,想躲在其內,不敢出來。」青年邊走邊說,嘴角不經意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咯吱!就在青年剛剛邁出數步的時候,緊閉的竹門卻在咯吱聲中緩緩打開。

見到竹門打開,青年抬起的前腳停落在半空中,微握著拳頭,「終於捨得出來了。」

蕭殺的秋風捲起門前枯黃的落葉,一道道噙著各種情緒的目光迅速的投落在微開的竹門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漫長的猶如一個世紀般漫長,直至竹門打開時,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樸實無華的宗衣掩蓋不住那單薄卻挺拔的身影,蘇敗一臉平靜的走出來,邪魅的俊臉映著屋檐處漏下的淡淡天光,平靜的臉龐上不起任何的波瀾。

看著這道文弱如書生,邪魅如月光的少年,不少人眼前微亮,就算前者那洗的發白的衣服,也掩蓋不住那出塵的氣質。

四周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只剩下風的呼呼聲。

蘇敗低眸望著竹門上的劍器,一點點寒意在漆黑的眸子中凝聚著,在最後關鍵的時刻被人打擾,若是再多出數息時間,自己就可以完全攻克下第一道劍印。

「終於捨得出來,我還以為你要繼續躲在屋內。」青年斜斜瞥著蘇敗,「長的還有幾分礀色,怪不得能夠被安嫵師姐看上。」

礀色這玩意用在女人身上是誇獎,然而用在男人身上,就是一種貶義。

蘇敗冷冷的看著一臉冷笑的青年,眼角的餘光掃過庭院外的百餘道身影,眸子深處閃過一抹沉思,在踏出竹屋的剎那,蘇敗就注意到了這些人的存在,原本他以為這些人是因為昨夜的事情而來,然聽著青年的這句話,蘇敗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端坐而又嫵媚的倩影,以及昨日的那驚鴻一瞥,隱約間好似猜測到了些什麼。

蘇敗微低著頭,思考著。

「小子,我不知道你哪點讓安嫵師姐感興趣,但是今日我卻讓安嫵師姐看到,能夠讓她感興趣的人是多麼的不堪一擊,我謝知今日向你挑戰!」青年雙手微握著,語氣有些激動,眼神卻漸漸變得凌厲起來,抬步向著蘇敗走去,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他的體內洶湧而出,每一步好似猶如中高山轟落般,荒野的地面輕微一震。

蘇敗聽著這句話,緩緩抬起頭,漆黑的眸子迎上抬步而來的青年,一股怒意猶如cháo水般至蘇敗雙眸中迸發而出,儘管只聽這青年的隻言片語,他卻將事情猜出了個大概,那個叫安嫵的**女人昨日不知道哪個神經錯亂了說了些對自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