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八章 蕭殺

第九十八章 蕭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30 09:05  字數:4091

夜深人靜,明暗的天穹中掛著一輪殘月。

微弱的燈光在竹屋中晃動著,透著紗窗,淌落在窗外的樹梢上,留下婆娑的樹影。

乾淨寬闊的床上,蘇敗和衣靜靜盤坐著,其漆黑深邃的目光此刻正一動未動的盯著手上晶瑩剔透的玉片,在燈光的折射下,其上玄奧的印紋泛著淡淡的銀光,每一道條紋就好像雕刻師精心雕刻出來似的,縱橫交錯在一起,令人炫目。

蘇敗盯著傳承玉片片刻,其上微冷的觸感讓蘇敗的心境格外的平靜,嘴角噙著一抹期待:「傳承玉片!」在見識劍陣師那舉手投足間,劍氣縱橫,山崩地裂的一幕之後,蘇敗心中就壓制不住對劍陣師的嚮往。微微輕吐了口氣,蘇敗咬破自己的指尖,一滴猩紅的鮮血緩緩落在玉片的正中央,只見這玉片上有著暗紅色的光芒閃爍而起,其上雕刻而出的條紋好像活了似的,遊動著,一股滄桑的氣息迸發而現。

蘇敗握著這玉片,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在心頭瀰漫,旋即,有如潮水般的信息至玉片中洶湧而出,就像找到了宣洩口似的,盡數的灌注至蘇敗的腦海之內。

蘇敗微閉著雙眼,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許久之後,這種感覺方才有所緩解,睜開雙眼,黑色的眸子中泛起一抹思索之色,這傳承玉片中所記錄的傳承的確是劍陣,而這傳承玉片就像是一雙無形的手,為蘇敗揭開劍陣師那神秘的一幕。

劍陣師,簡單而言就是通過某種特定的方法將劍氣凝聚成陣,從而引起天地靈氣的共鳴,藉助天地轟殺一切,然而一道劍陣的形成卻極為的複雜,就像蘇敗前世的萬丈高樓,有無數道磚頭堆砌而成,而一道劍陣就是有無數道劍印組合而成,簡單的劍陣有數十道的劍印,而複雜的劍陣就需要成百上千道劍印。但是每道劍印間的組合并非是無順序的,而是按照某種規律。劍陣師將劍印組合記錄下來,稱之為陣圖,就像前世樓房建設前的圖紙。

這片傳承玉片內記錄的信息就包括如何凝聚劍印,如何將劍印組合起來,環環相扣,以及一道完整的陣圖,記錄著一道劍陣,一道有十餘道劍印組合而成的劍陣。

蘇敗反反覆復的將這些信息看了數遍之後,方才輕吐道:「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在蘇敗看來,這劍陣師就像前世的建築工程師,以劍氣為基礎凝聚劍印,以劍印構造劍陣,其中不能有絲毫的差池,一厘米的誤差就能讓萬丈高樓轟然倒塌,而這毫釐的失誤,同樣會導致劍陣崩潰,所以要成為劍陣師首先就要有天賦異稟的靈魂力,同時無論是凝聚劍印還是構造劍陣,都需要驚人的計算能力和分析力,如何將丁丁點點的劍氣排列組合,形成劍印。

冰冷的月光透過窗戶,化為一道道光柱,投射在蘇敗那張白皙有些過分的俊臉上,竹屋內安靜的針若可聞,蘇敗再次微閉著雙眼,臉露著迷之色,這些玄奧複雜的劍印就像前世那複雜無比的數學公式,枯燥乏味無比。

然就是這枯燥乏味的東西卻能讓蘇敗為之瘋狂,從本質上而言,蘇敗的骨子裡有著研究學者的瘋狂,若非如此,他前世也不會初次羅爾、拉格朗日、泰勒定理、柯西中值定理、洛必達法則等數學公式時,像個瘋子般瘋狂的研究著這些公式的推導,本質。

用著他前世的話而言,往往很多時候,這些東西就像風韻猶存的少婦,讓我情不自禁的動手將她們脫光。

蘇敗心神微凝,完全沉浸在這些玄奧的劍印之中,往往是最基礎的東西卻隱藏最本質的真理,蘇敗不知道是誰創造了劍印,但是能夠創造這劍印的人註定是有耐性的人,將劍氣按照某種特定的軌跡以及結點形成劍印,從而構造劍陣,這看似簡單其實卻複雜無比,誰也不知道多出一點結點,或者少一道結點,會不會導致劍印崩潰,嚴謹的結構才是劍印的基礎。

蘇敗心無旁駑,儘管未踏入凝氣境,無法修鍊這劍印,但這絲毫阻擋不住蘇敗對這些劍印的好奇,靜靜苦思著這些劍印,猶如坐禪的老僧般,一動未動,眉頭時而微皺,時而舒展開來。

這傳承玉片雖只傳承了一道劍陣,但卻包含了太多劍陣的基礎,而這些基礎對於初次接觸劍陣的蘇敗而言無疑是最重要的,就像他在接觸乘法的時候,最先接觸九九乘法表。

窗外,風正冷,幽靜的竹屋靜靜佇立於月光中。

蘇敗知道自己有個不好的習慣,當自己對某件事情專註的時候,往往都忘記了時間。

破曉的晨光鑽過疊疊雲層,放出淡淡的耀眼的白光。

無盡蒼莽中,陣陣秋風,吹散雲霧,悠揚無比的遠古洪鐘聲迸發而現,就像是老者低沉而有力的嘶吼聲傳遍了整個琅琊外門,直插雲霄的劍殿樓宇中響徹起清脆婉轉的劍鳴聲,一道道矯健而又靈活的身影直掠而出,沖向氣勢恢宏的演武廣場。

林立的棚屋中,一道道身影好似螞蟻般邁出,迎著朝霞,這些琅琊外門弟子身上也難道泛著幾分朝氣,向著佇立於斑駁晨光中的劍殿樓宇投去嚮往的眼神,只是他們的目光觸及那偌大的空地時,眼神出現了些漣漪,震撼和複雜。

那是一灘血跡,猩紅觸目。

璀星廣場上,盛宴的背景尚在,暖玉泛著淡淡的白光,柔軟的皮毛迎風而動。

一道道身影就像風中徒然佇立的枯樹,目光有些發楞的望著璀星廣場,在那裡,旭日的光輝形成一束束粗粗細細的光柱,把皮毛上的數灘血跡映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