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六章 地獄

第九十六章 地獄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9 10:03  字數:3409

望著躺在地上的林軒,四周略微死寂半響後立即騷亂起來。

各個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幕,見鬼,在正面對抗中,林軒居然被撞到了。

這些情緒不一的目光齊聚在蘇敗那有些單薄的背影上,卻無法阻止蘇敗的身形,蘇敗瞬息而至林軒的面前。

白皙的右手猶如鋼鐵般握住林軒的脖頸,蘇敗直接將林軒提起來。

看著林軒那錯愕和駭然的神情,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意:「想說些什麼嗎?抱歉,我卻懶得聽你繼續廢話。」

話音未落,蘇敗左手微握,一股尖銳的破風聲在半空中響起,旋即對著林軒的肩膀落去。

咔擦!

清脆的骨骼碎裂聲在死寂的夜空下泛起,壓過了眾人那沉重的呼吸聲。

蘇敗這一拳直接將林軒的手臂骨打斷,林軒整個臉色漲得通紅,這痛楚讓他驚呼而出,然蘇敗的右手卻死死的握住林軒的脖頸。

「好像弄錯了,你當初是想打斷我的腿!」蘇敗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微握的拳頭卻暴射而出,狠狠的砸落。

咔擦!咔擦!

在蘇敗拳頭轟落在林軒的膝蓋時,又是兩道清脆的骨骼碎裂聲。

四周鴉雀無聲,這些往日里時刻保持著風度和氣質的琅琊宗弟子,此刻再也保持不住臉色的優雅和從容,滿臉錯愕的望著這一幕,這傢伙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打斷林軒的雙腿。

林軒整張臉變得猙獰無比,冷汗直冒,其目光恐懼的望著近在此尺的這張身影,他沒想到記憶中那懦弱的少年會變得如此狠辣。

一旁,陳婉俏麗的臉頰布滿了駭然,微微起伏的胸脯顯示著她此刻的不平靜。

啪!蘇敗緩緩鬆開右手,林軒整個人都趴在地面上,雙膝和肩膀上傳來的痛楚讓他慘叫而出,聲音比起夜風更凄厲。

抬步,蘇敗一腳踩在林軒那唯一骨骼未碎的肩膀上,黑色的眸子帶著漠然的望著前方滿臉獃滯的**,「還有幾個人在哪裡?」

**有些不敢直視這道平靜的目光,在他眼中,蘇敗儼然和惡魔一般,其聲音變得嘶啞和顫抖,「還有柳見,黃崖,吳峰,石天和石浩他們幾個!」

這些名字雖然不如林軒顯赫,不過在琅琊外門中還是挺有名氣的。

柳見面無血色,其眼神卻是一狠,拔劍,勁風崩裂,嗤嗤聲不斷響起,向著蘇敗的後背刺去。

「柳見!」蘇敗嘴角噙著這些陌生的名字,不就是林軒先前旁邊那傢伙。

「就是老子!」柳見猙獰道,其劍距蘇敗的身影不足半米,如此之短的距離,柳見相信蘇敗不會輕易的躲閃過,但蘇敗好似事先就預料到他會出劍,身形一晃,猶如清風般向前落去,同時

其白皙的右手猛地握住劍柄,鏗鏘一聲,一抹雪亮的劍光綻放,吹起一抹觸目驚心的嫣紅。

噗!一道血洞在柳見的右肩膀上泛起,血濺如柱。

「我生平最討厭的事情有三件,一件是受他人威脅,一件是討厭麻煩,還有一件就是討厭別人在我背後出劍!」蘇敗有些認真道,他的右手翩然而動,好似指著墨筆在宣紙上揮灑著,幽暗如水的劍影激蕩而起,分別落在柳見的左肩膀和雙膝上,柳見慘叫而出,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在地上翻滾著。

這暴戾的一幕讓四周人暗自咂舌,特別是蘇敗那噙著笑意的俊臉,讓他們直打了個寒顫,一股莫名的寒意在心頭瀰漫著。

璀璨的煙火下,蘇敗的身影依舊有些單薄,但這一刻,沒有人再敢小覷這道身影,那張平靜的臉龐下藏著惡魔,眾人如是想道。

「黃崖,吳峰,石天和石浩他們現在在這裡嗎?」蘇敗另一隻也踩在林軒的背上,居高臨下漠然的對**道。

「在!」**聲音有些無力的掃過四周一動未動的人群,最後停落在數名青年身上,這些青年臉色劇變,正欲抽身離去,然一道平靜的聲音卻讓他們動彈不得:「我記得,有你們!」

這四名青年面若宣紙般慘白,有些語無倫次道:「蘇敗,當初我等也是受到林軒的慫恿才對你出手,你也知道我們和你無冤無仇,又豈會自找麻煩去惹你!」

持著淌血的劍,蘇敗徑直的走向四人,沒有理會四人的話語。

「而且往日里我等也未曾主動找你的麻煩,最多是尾隨林軒和劉東之後。」

「我吳峰發誓,今後不會再與你作對!」

「對,我石天也發誓!」

四周的琅琊宗弟子紛紛朝兩側退開,為蘇敗讓出一條道路,這四人好似被孤立出來。

直至蘇敗距四人還有數米的時候,四人都沉默了下來,他們知道就是自己解釋再多,也無濟於事,在這一刻,一股凌厲的氣息至四人的身上瀰漫而出,隱約間入道七重的波動起伏著,幾乎同時,在蘇敗前腳未落的剎那,這四人紛紛出劍,鏗鏘,四道微寒的劍光乍現,旋即激蕩起道道劍影,猶如萬木齊顫,無邊落葉紛紛而下,一道道劍影將四人的身影籠罩在內,四人好似刺蝟般,只要蘇敗再次向前,那麼這劍絕對會落在蘇敗身上。

而在四人驚疑不定的目光中,蘇敗走來的身影驟然止住,就在四人臉色漸泛起雀躍的時候,蘇敗猶如一頭蓄勢待發的怒獅一般,猛衝而出,手中的劍化作一道道模糊的劍影卻帶著劈山斷岳的凌厲,一往直前,摧枯拉巧般的撕開這重重劍影,毫無憐憫的划過四人的臉頰,一抹血色驟然噴涌而出,染紅四人的視野,四人只舉得數道撕心裂肺的痛楚至雙膝和肩膀上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