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章 蘇敗是誰?

第九十章 蘇敗是誰?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6 10:44  字數:4849

ps:強推中,四千字大章奉上,求收藏,點擊,推薦!

這是個草芥如人命的世界,這也是波瀾壯闊的時代。『文學館』

在片浩瀚星空下,無論是卑微的乞丐還是出生不凡的貴族公子,她允許你擁有夢想。

琅琊宗就是這樣的舞台,就像一艘行駛在這大時代中的孤舟,或許她可以掀起滔天的巨浪,亦或無聲無息的覆滅,濺不起任何的浪花。

蘇敗就這麼悠然的闖進這樣的時代,背負著長劍,行走在精緻而古典的建築間,蒼翠的古樹龍鍾老態的盤旋扭曲在一起,偶爾有銀河般的瀑布飛流而下,濺起的水霧點綴著鬱鬱蔥蔥,垂落的夕陽餘暉撕開疏密有致的梧桐,簌簌落在蘇敗的身上,將他的背影狠狠的印在這歷經多少春秋的古道上。

蘇敗抬起頭遠遠眺望著這鱗次櫛比的修鍊殿堂,連綿不絕的謝水走廊,氣勢恢宏的演武廣場。

依稀間,蘇敗可見到演武廣場上縱橫交錯的身影,以及洶湧澎湃的驚天劍氣,陣陣悠揚而清脆的劍鳴聲飄蕩於宮殿屋舍間。

同時,蘇敗也見到一名名弟子穿著整潔的宗袍,神色或匆忙,或悠閑的在謝水走廊上交錯而過。

站在這裡,蘇敗微閉著雙眼,好似有種回到學生時代的感覺。

半響後,蘇敗睜開雙眼望著猩紅如血的殘陽,晚霞彼此起伏的有些璀璨,點綴這片天穹。

天穹之下,這是通往未知未來的起點,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意,迎著漫天的朝霞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亭台樓閣,雕樑畫棟!

月滿西樓閣,站在這裡依稀可見到遠處那巍峨壯麗的山門。

往日里,樓閣上冷清無比,而如今一道道器宇不凡的身影卻站滿了堆砌枯葉的樓閣上,遠遠眺望著古道。

「據一些師兄弟說,見到莫屠大人帶著十餘只幽冥巨獸離開宗門,聽說是血煉那邊出事情了!」

「能夠驚動劍冥的事情也只有天罰,這個見不得光的組織為何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橫行於荒琊州!」

「這事情還輪到我們這些小人物苦惱,按照幽冥巨獸的速度,參與血煉的弟子應該在今日就可以回來了。」

涌動的人群中,一名身材高挑的青年輕笑道,他有著一頭如墨長發,皮膚非常的白皙,不過其眼神卻帶著凌厲,「我就想知道這次血煉又有多少人可以安然無恙的歸來!」

頓了頓,青年的目光微微一轉,望向站在不遠處的一道倩影,一道足以讓四周目光變得狂熱和蠢蠢欲動的身影。

如血的晚霞下,這道倩影傲然而立,姣好的面容和白皙的臉色讓他如同仕女圖中走出的美人般,青絲微微高聳而起,端的如女神般。

女子柳葉般的眉毛微揚,美目注視著黃昏古道。

「除此之外,我還想知道為什麼往日里厭倦喧嘩的安嫵師妹為何出現在這裡,莫非此次參與血煉的弟子中有安嫵師妹挂念的人?」青年看似隨意閑談,然目光卻一動未動,落在這張絕美的側臉上。在這個世界往往有兩種人最容易成為焦點,其一是璀璨如星辰的人,其二是卑賤如糞土的人,而這女子就屬於前者。

無數道翹首的目光齊聚在這女子身上,而女子好似極為享受這樣的目光,薄薄的朱唇勾勒出妖艷的嫵媚,「嗯,一個你不敢惹而只能仰望的人!」

「那還真是不幸,在這琅琊外門中除了前幾那變態,我張帆還未畏懼過誰!」青年目光中精光一閃,站在人群中他好似眾星拱月般。

「呵,你張帆畏懼前幾那變態,可是在他眼中,那前幾的變態就是踏腳石,他的目光是望向內門,並非是外門!」女子淡淡笑著,淡然的笑意卻帶著鋒芒的凌厲。

聞言,自稱張帆的青年無奈的聳聳肩,「看來真的是棄青衫了,只是我不懂,往日里安嫵師妹和棄青衫並未有過交集,為何你會挂念他?」

「張帆師兄,往往男人和女人相識只要幾秒鐘的時間就足夠了!」女子掩嘴輕笑道。

「親自聽到這個消息,還真是殘忍!」張帆嘴角微揚,微微正色道。

女子美眸微偏,望著這名在琅琊外門威名不弱的青年,「我也想知道,往日里流連忘返於演武堂的張帆師兄為何有如此閒情逸緻站在這裡?」

「因為我和棄青衫有個約定!」青年白皙的臉頰上泛起一抹期待,「這傢伙在參與血煉之比前曾大言不慚的對我說過,他棄青衫可以讓九十多名琅琊弟子倖存下來,我不信,就和他打了個賭。」

「哦!」女子美目略微有些明亮,「恰好,我也和棄青衫也打賭過,就是不知道你和他的賭注是什麼?」

「我!」青年咧嘴笑道,目光緩緩在女子側臉上移開,望向如血的晚霞:「若是我輸了,我張帆就要以他棄青衫唯首是瞻。」

好似聽到笑話,女子婉兒一笑,嘴角也勾勒出玩味的笑意,「看來棄青衫的野心不小,要將琅琊外門第五的收入麾下。」

「那你和他的賭注呢?」男子反問道,四周的琅琊宗弟子也翹首以待。

「我!」女子貝齒輕啟,聲音清脆的猶如清泉流淌過山澗的撞擊聲,「若是我輸了,我安嫵就要成為他棄青衫的女人!」

此話一出,站在亭台樓閣上的眾人眼神皆是一變,青年嘴角微微一抽,憤憤道:「棄青衫還真是個自負的傢伙,這麼荒唐無恥的話他也能夠說的出來,不過安嫵師妹,若是那傢伙真的踩了狗屎運,其餘宗門參與這次血煉的弟子各個草包的話,那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