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七章 優雅的劍舞

第八十七章 優雅的劍舞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4 19:07  字數:4039

在這些黑衣人出現的時候,蘇敗的手就按在劍柄上,他在等,在等最佳的出手時機。

蘇敗知道,一旦自己轉身離去,林瑾萱等人陣亡在這裡,以自己的實力是無法躲過這些黑衣人的追殺。

就在這一刻,蘇敗出劍了,在楊修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他瘋了?

漆黑的眸子透著無比的冷靜,蘇敗手中長劍猶如長虹般,爆發出一片絢爛的光芒,撕開這斑駁的陽光,卻有些無力的刺向虛無的半空。

「因為畏懼而隨意出劍嗎?」楊修有些無奈。

這刺目的一劍在黑衣人眼中看起來那麼微不足道,半步凝氣的小子也敢對自己出手。

然他的身體卻讓他感到莫名的恐慌,輕輕的向前傾斜而去,而這位置,恰好是蘇敗劍所指之處。

在楊修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黑衣人就這麼傻傻的撞上蘇敗這一劍。

噗!一股穿金裂石的力量在劍上洶湧而現,蘇敗的劍直接洞穿了這名黑衣人的頭顱,一道肉眼可見的猩紅血洞出現。

血如柱般濺射而出,黑衣人的劍距楊修不足數寸,楊修依稀可感覺到劍尖上縈繞的劍氣,凌厲無比,神情獃滯,楊修至今還未明白眼前這詭異的一幕。

「恭喜宿主獲得功點值80!」

抽劍,蘇敗一襲血衣不徐不疾的向前掠去。

他殺了凝氣三重的存在?楊修突然為自己這想法感到心顫,這可能嗎?然眼前這具冰冷的屍體卻赤裸裸的告訴他,先前那一幕是真的。

楊修至今還記得蘇敗拔劍,出劍的一幕,行雲流水般流暢,沒有任何的僵硬。

「他算計好了,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在算計,他那一劍絕非巧合,而是他已經料定那人將出現在那位置!」

黯淡的眸子中湧出莫名的寒意,楊修猛的抬起頭,望著眼前這道消瘦單薄的身影,這道在謝勝的目光下退後的身影,在這一刻,就像那在風中搖曳的落葉般,赫然迎上那縱橫的劍氣。

「他瘋了,他只是半步凝氣的修為,只要少許劍氣就能夠破開他的胸膛!」楊修心中掀起了轟然大波,心中喃喃自語著,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在他看來蘇敗衝進其內和送死無疑,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片孤舟,隨時都會覆滅,艱難的起身,楊修重新握住出劍,不管是步驚仙的吩咐,還是蘇敗先前那一劍救下他的恩情,他都要阻止蘇敗這瘋狂的舉動。

可是楊修在前腳剛剛抬起的剎那,身形就像風中搖曳的樹枝,驟然死寂,蘇敗以最優雅姿態,似清風般,似蝴蝶般翩然,閑庭信步的前進著,每次都精確的預測出即將橫掃而來的劍氣,雲淡風輕的避開,他就像在刀尖上向世人展現著最驚心動魄的舞姿,飄揚的血衣彷彿和那搖曳的血花不分彼此。

錚!蘇敗手中劍再次出鞘,透著一點寒芒,就像寒冬皚皚天地中的一點墨梅,以最鋒利的姿態,悍然的撞上一名噙著冷笑的黑衣人。

出劍,抽劍,瑟瑟秋風吹起了蘇敗劍上的血花,也吹起了楊修心中的寒意。

「恭喜宿主獲得功點值65!」

系統的聲音冷的像蘇敗手中的劍,如寒星般的長劍勢如破竹般,以最摧枯拉巧的姿態出現在一名名琅琊宗弟子的視線中。

每一個動作,每一道劍式都那麼雲淡風輕,微不足道,卻如同藝術般的優雅,瞬息間就將三名激戰中的黑衣人抹殺,猩紅的血衣上濺滿了血,更加的刺眼。

一剎那間,琅琊宗弟子對於蘇敗的形象轟然顛覆?怯弱?沒骨氣?見鬼去吧,誰能夠以半步凝氣的修為沖入眼前這戰局中,誰能夠在殺人後還保持著那麼淡然的表情。

看著蘇敗好似舞劍的風姿,楊修心頭好似刺進了一柄鋒利的刀刃,那乍現的劍光是那麼的目眩。

「還要發獃到什麼時候?」蘇敗的聲音掠過滿地濺起的血花,若清風般吹過楊修的耳旁,楊修目光一凝,凶神惡煞的望著略微有些反應不及的黑衣人,猛撲而上。

在先前無論是天罰還是琅琊宗,蘇敗是如此微不足道的,然就是這看似卑微的蝴蝶,卻掀起了一場颶風,掀起了眾人心中的寒意,靜靜站在血泊中,蘇敗持著淌血的劍,其目光緩緩在這些黑衣人身上掃掠而過,就像一隻等待出手時機的獵豹,劍挑起,雲淡風輕的帶走一名凝氣武者的生機。

「恭喜宿主獲得65點功點值!」

蘇敗微眯著雙眼,目光緩緩落在另一處戰場上,林瑾萱和那名中年人身上。

死在自己劍下的黑衣人已經有五名,也就是說,在人數上琅琊宗已經佔據了上方,局勢完全偏向於琅琊宗這一方。

蘇敗靜靜觀望著中年人出劍,他的劍兇狠無比,好似凶獸出籠,將霸道和速度二者結合,體現的淋漓盡致,看似被林瑾萱的攻勢壓制住,但是蘇敗知道,一旦林瑾萱出劍的速度出現一絲緩慢,那中年人的劍就像蓄勢已久的巨獸般,張開血嘴,直接將之吞噬。

蘇敗知道林瑾萱的窘境,卻未動身,對於這些黑衣人,自己或許可以憑藉著身法和令人髮指的判斷力避開那橫掃而來的劍氣,但這中年人,蘇敗卻不敢保證,那激蕩的劍氣只要落在自己身上,蘇敗毫不懷疑絕對會要了自己的小命,就像在黑暗中蟄伏的凶獸般,蘇敗靜立不動。

同時,激戰中的林瑾萱見到蘇敗那璀璨刺目的一劍劍時,美眸深處不可控制的湧出錯愕之色。

中年人也注意到後方的異樣,其眼神微寒,漸漸開始展開出鋒利的劍勢,大開大合,